第九章 黄河水妖(5)

  路边这个小面馆不大,只有这两伙人吃饭,那位送棺材的老者,坐在崔老道身后,他和那位大小姐看见崔老道身边两个裱糊匠,虽然穿着破旧,却难掩英爽之气,不由得往这边多打量了几眼,听崔老道说到要变天了,黄河还有大灾,那老者忍不住转过身来请教:“这位道长,我看这两天天气不错,何以见得天气要变?”

  崔老道夸口说:“无量天尊,老道并非未卜先知,只不过占风望气,观天象而知征兆。”

  老者问道:“道长如此本事,不知在哪座名山洞府中修行?”

  孟奔嘴快,不等崔老道答话就说:“什么名山洞府,我家道长又无房舍又无钱,只在城南窑内眠,平日常到城门口摆摊儿算卦。”

  老者闻言笑了一笑,说道:“原来是江湖手段……”随即扭回身去,不准备再同崔老道多说了。

  这事儿要在搁在平时,崔老道也不会计较,此刻却意气用事,心想:“看这老者颇不寻常,那些居于庙堂之中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向来轻视江湖伎俩,今日我若不显些本事,连我这俩兄弟也得笑话我。”

  崔老道动了这个念头,哈哈一笑,说道:“萍水相逢,能遇上就是缘分,老道我今天是张天师卖眼药——舍手传名,给老兄你测个字如何?倘若说的准了,老兄帮我传个名,说的不准还请不要见笑。”

  那位大小姐对此不感兴趣,劝老者别再理会这江湖老道,免得上当受骗,老者却是好奇心重,说道:“好啊,有意思。”当即用筷子蘸着面汤,在桌子上写了个路字,说道:“道长刚才说得不错,咱们正是在半路上萍水相逢,同为路人,那么就请教一个路字。”

  崔老道看了两眼桌上的字,嘿嘿冷笑,说道:“言为心声,字为心画,看老兄这字写得当真有几分挺拔风骨,必是个敢作敢为不肯落后的人物,咱就是这个路字了,不知老兄想问何事?”

  老者说:“道长就看看我是吃哪碗饭的吧。”

  崔老道说:“路字口开头,看来老兄跟贫道一样,同是吃开口饭的。”

  此言一出,那老者和他身边的几个人,均是面露诧异之色。

  杨方和孟奔心中暗笑,又让崔老道蒙上了,那送棺材的老者怎么看都不像种地的,字写得又好,当然是吃开口饭的,而且吃开口饭的人太多了,江湖上算命算卦唱戏说书的都是吃开口饭,这种养尊处优的人不可能做苦累差事,做生意当官全要用嘴说,不也是吃开口饭吗?不过崔老道随机生变的本事,那真是谁也比不过。

  老者说道:“不瞒道长,我的确是个生意人,如今要带这口棺材去办一件大事,尚不知此行结果如何,恳请道长指点?”

  崔老道想也不想,说道:“这个路字,开头是个口,结尾还是个口,口字里头没东西,来时口中空,去时口中空,老道我说句不好听的您别见怪,此字不是吉兆。”

  老者听罢若有所失,一时无言以对,在跟他送棺材的几个人里,那端肩膀的汉子忽然拍案而起,叫道:“老东主,你休听这贼老道胡言乱语,他这江湖本事唬得住你,可不瞒不过我边海龙,这三个分明都是掏坟挖墓的贼人,我进来就闻见他们身上有一股子坟土的阴气,只怕身上还背着贼赃,敢不敢把身后包袱打开来看看……”

  这位边海龙话未说完,伸手从怀中拽出一把驳壳枪,他是想拔出枪来吓唬人,虚张声势并非真打算开枪,谁知刚把枪从怀里掏出来,那边杨方的打神鞭就到了,出手太快,众人只觉眼前晃了一下,劲风扑面,又听“啪嚓”一声响,再看边海龙手里的那把镜面匣子枪,都被铜鞭打在地上砸坏了,震得边海龙手上虎口破裂,身前的桌子也断为两截,呆愣愣站在当场不知所措,没人看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等边海龙回过神来,明白是遇上硬手栽了跟头,没脸再呆了,转身跑出小饭馆,头也不回,远远地逃走了。

  杨方打掉了对方的驳壳枪,气不长出,面不改色,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倒有几分得意,冲那老者一抱拳,道声得罪了,这才收起铜鞭。

  孟奔指着那老者,对面馆老板说:“打坏东西让他赔啊,是他们这伙人先动的手。”

  面馆老板是个老实人,哪敢应声,这时那位大小姐取出钱,说是打坏桌椅板凳,连同这些人的饭钱,一并给了面馆老板,又问老板够不够,面馆老板哆哆嗦嗦接过钱,连说:“够了够了,把我这馆子盘下也够了,几位客官随意……随意……”话没说完,人已躲进里屋,再怎么招呼也不肯出来了。

  那位边海龙口中的老东主,站起身说道:“道长旁边这位兄弟年纪轻轻,身手却是不错,只怕也不是裱糊匠吧,你们真是盗墓的绿林人不成?”

  崔老道等人见对方这伙人文不文武不武,推着口大棺材,还有个带枪的边海龙跟着,说是走镖的又不像,走镖的最忌讳翻脸动手,既然被人家看破了身上包袱里有明器,没法再隐瞒了,但崔老道很会说话,他说:“实不相瞒,老道弟兄三个有名有号,江湖人称铁嘴霸王活子牙崔道成,赛狸猫打神鞭杨方,草头太岁孟奔,我辈素怀忠义,要学古代侠烈之士,立志除暴去恶,扶危济困。如今天下正乱,上无王道,下无王法,老百姓都没活路了,我们兄弟不得不替天行道,前往雷公岭草庐村,挖开了军阀首领屠黑虎的祖坟,此去是要将这些东西换成粮食,用来救济黄河两岸的灾民,咱虽低微贫贱,誓不拿不义之财,也不取无名之物,绝不是盗墓的贼寇。”

  那老者听完,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崔老道等人,正色说道:“闻名久矣,也是老天开眼,让我有幸遇见道长这等高人,有件大事要说给三位知晓。”

  原来军阀头子屠黑虎,暗中盗挖古墓,把国宝卖与洋人,惹得天怒人怨,但世道荒乱,屠黑虎手握重兵,没人管得了他,最近屠黑虎带兵在开封活动,是想挖掘一座消失于北宋年间的古寺,这座古刹殿宇宏大,位于黄河边上,称为护国大佛寺,但黄河水患,自古已有,几千年来,黄河泥沙淤积,使河床逐渐增高,所以说开封是天上河,河比城高,加上黄河几次改道,大水多次淹没这座古都,北宋仁宗年间开封是都城汴梁,在黄河边上造了这座大护国寺,以求万民平安,寺中供奉两尊千手千眼佛像,一大一小,小的那尊千手佛是尊嵌满珍宝的金佛,大宋王朝的无价之宝,没想到后来黄河泛滥,发了场空前的大洪水,大水推动泥沙,彻底吞没了大护国寺,到如今沧海桑田,朝代更迭,谁也不知道泥沙覆盖下的大护国寺到底在哪了。

  军阀屠黑虎听闻寺中那尊千手千眼佛像,乃是价值连城的重宝,便带兵在黄河边上寻找大护国寺的废墟,妄图挖出佛像,交给洋人换取一批军火,这位姓赵的老东主,是个资财巨富的大商人,年轻时喜欢游历冒险,异常痴迷于考古和文物,常找机会到海外回购流失的国宝,得知屠黑虎盗挖重宝之事,连写几封血书给当局,那些官僚们都收了屠黑虎的钱,个个要当好好先生,没人肯做闲冤家,都推说没有真凭实据管不了,赵东主急得没办法,计划抢先找到大护国寺,挖出千手千眼佛像藏起来,免得重宝落入军阀手中,落在军阀手里还好说,如果流失海外,身为炎黄子孙,今后哪还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当逢乱世,以盗止盗,也是万般无奈之举,另外根据史书文献记载,这座被埋在沙土底下的大护国寺中,还有个不得了的秘密。

  这口大棺材里,装着“猎枪、电灯、头盔、铲子”等物品,带猎枪是为了防身,怕遇见土匪,装备全放在棺材里,冒充送死去的亲人还乡,则是便于在军阀占据的地盘上行走,免得引人注目,又用重金请了个叫边海龙的盗墓贼做帮手,不成想此人鼻子不错胆子不大,色厉而胆薄,一动手就让杨方给吓跑了,剩下的人除了赵东主,还有他的侄女澹台明月,另一个留着锅盖头的下人,是赵东主的家仆赵二保,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跟在他身边多年,也是十分忠诚可靠。

  赵东主说没了专门吃盗墓这碗饭的行家里手相助,很难有万全之把握,又要赶在屠黑虎之前得手,时间非常紧迫,来不及再找别人了,请崔老道等人务必相助一臂之力,事成之后,他愿意拿出重金酬谢。

  崔老道刚才都把大话说出去了,什么素怀忠义,什么侠烈之士,这等为国为民的大事怎能不做?他跟杨方和孟奔两人商议了一下,反正只要是跟屠黑虎过不去的事,哥儿几个都愿意干,何况还给钱呢,再说找一尊千手千眼佛像,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活儿,有杨方一个人前去已绰绰有余,崔老道腿脚不利索,先由孟奔送他过黄河,过些天到黄河以北的高台镇会合。

  赵东主得知杨方愿意相助,深感欣慰,心想:“凭此人的身手,尽可以一当十。”

  两伙人当下在小饭馆里作别,杨方嘱咐孟奔:“兄弟,你好生照看道长,我去几天便回。”

  崔老道说:“六弟啊,我看天时不对,可能真要闹大灾了,你们途中务必留神,此外那个屠黑虎太厉害了,他要真想在黄河边上找寻这尊千眼千手佛宝像,难免不会跟你撞上,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吧,记住哥哥这句话,宁在世上挨,不在土里埋,千万别意气用事跟他较劲,古人有言‘霸王自刎在乌江,有智周瑜命不长,多少阵前雄猛将,皆因争气一身亡’,一旦遇上危难,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以你的本事,想要脱身不难。”

分享到:
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