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黄河水妖(2)

  三个人说来说去,合计出一个法子,第二天杨方和孟奔分别找了身道袍,作了道童装束,扮成崔老道的徒弟,都在脸上抹了土灰帖了膏药,一个扛着幌子,一个抱上算卦的匣子,跟着崔老道,到督军府前街摆摊算卦,一面留意进出督军府的人,一面探访消息,这次要探实了屠黑虎祖坟的所在,迁动祖坟毕竟是件大事,不可能瞒得滴水不露。

  那年头迷信的人非常之多,崔老道最擅长江湖伎俩,挑起铁嘴霸王的幌子,自称是“方外全真,云游半仙,传名赠卦,分文不取”,这是不要钱的买卖,凑热闹算卦的人自然就多,加上崔老道又会说,蒙得来算卦的人们心服口服,几天的功夫,已是满城轰传,都赞他是神卦,消息传来传去,很快传到督军府中,屠黑虎当时不在家,崔老道这两下子也蒙不了屠黑虎,但屠黑虎的老婆是个迷信的娘们儿,特别相信这套,听说门口来个老道,算卦看相奇准,就请这老道和徒弟进府,到后堂叙谈。

  崔老道带着赛狸猫杨方、草头太岁孟奔,三个人趁机混进督军府,到后堂一看屠黑虎的老婆是个三十来岁的胖婆娘,个头很高,脸上全是横肉,眼角眉梢带着股子悍劲儿。

  崔老道等人早知道屠黑虎是土匪出身,他的原配夫人又能是什么好货,今日一见,这娘们儿还真是只母老虎。

  母老虎请崔老道落座,那俩道童就让他们在旁边站着,屏退下人,张开血盆大口说:“道长,听说您算卦算得好啊。”

  崔老道双目微闭,口诵道号:“无量天尊,贫道些许手段,何足道哉。”

  母老虎说:“道长要是真会算卦,今天也给我算一卦,您看我……”

  不等说完,崔老道就说:“夫人,请休开尊口,老道看了夫人面相,只说三件事,倘若说错了半件,也不劳您撵,我师徒三人立刻土豆搬家——滚球去。”

  草头太岁孟奔担心崔老道把话说得太大,对杨方连使眼色,杨方也给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崔老道是老油条,糊弄这泼妇还不跟玩似的,甭担心。

  不表那俩人在那挤眉弄眼,单说崔老道口中念念有词:“形貌五官各有宜,原来相法最难知,莫叫一见断吉凶,更须留心仔细推……”说着话,抬眼端详母老虎的长相,赞道:“夫人这面相好啊,面如满月,唇若红莲,声响神清,山根不断,乃旺夫大贵之相,尤其是两只耳朵,一边一只,不上不下,怎么长的这是,当真是恰到好处,我全真相法有言——耳轮贴肉,金玉满屋;耳高眉际,有寿有郎;耳垂厚长,合受天禄,好福相!奈何……”

  母老虎听个起始,只是略略点头,她是督军夫人,富贵自不待言,还用得着崔老道说吗?但听到“奈何”二字,心一下揪起来了,忙问:“道长,奈何什么?”

  崔老道说:“奈何气色衰落,这是时运不趁,命里正犯小人呐。”

  母老虎猛地一拍桌子,脸上横肉和茶碗跟着都颤:“哎呦我的道长,您真是神仙,我如今正是犯小人啊!”

  崔老道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暗笑:“瞧见没,这就蒙对两件事了。”

  算卦相面,第一紧要的是会察言观色,其次是懂得人情世故,这个人要是顺风顺水,绝对想不起来算卦,倒霉才上卦摊儿,而且人们有什么不顺的事,一般都会往犯小人那方面想,谁这辈子还没几个冤家对头,所以算命的说犯小人,一百回里头能蒙对九十九回,加上他一看母老虎这醋坛子似的神情,准知道发迹之后不受屠黑虎待见,天天跟那些姨太太们争风吃醋,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算卦相面的江湖术士懂得灵活运用,一说说到了腰眼儿上,让母老虎佩服得五体投地。

  杨方和草头太岁孟奔两个人,站在一旁看着崔老道蒙得母老虎一愣一愣的,忍不住发笑,又不敢笑出来,只好硬绷着,脸上表情十分古怪。

  母老虎正在夸崔老道看得准,一瞧两个道童又在那挤鼻子弄眼,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拉下脸来问崔老道怎么回事?

  崔老道赶忙遮掩说:“这就是第三件事了,夫人,别看我这俩倒霉徒弟都是不会说话的哑巴,但颇有道骨,生具慧眼慈心,看出您印堂发黑,时运不济,眼看要有场大祸事,他们心中不忍,却有口难言,故此面露悲哀怜悯之情。”

  母老虎半信半疑的问:“您确定您这俩徒弟没面瘫吗,悲哀怜悯起来怎么是这个模样,我怎么看他们俩像憋着坏呢?得了,道长您给说说吧,会有什么祸事,祸从何来?”

  崔老道闭上眼掐指推算,突然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哎呦,不得了,是您夫家的祖坟……”

  这句话是有意试探,说到一半成心吊着不往下说,先看对方反应,拿江湖话说这是“要她的簧”。

  母老虎一听崔老道提及祖坟,果然脸色大变:“我的老仙长啊,动祖坟的事绝无外人知道,这您都给算出来了!我那时候就说祖坟不能随便动,可我们当家的非要迁葬到雷公岭,他硬说那地方的形势叫什么贪狼下岭蛇,我怎么劝也拦不住,这下子真出事了,好端端惹来天大的灾,让我们可怎么活啊?”

  崔老道就等这句话,心说:“什么仙长,你个傻老娘们儿,屠黑虎娶了你算倒了大霉。”他故作淡定,对母老虎说道:“夫人休要担惊少要害怕,其实没有多大事儿,把祖坟迁到别的地方,也不是说不行,不过惊动祖先遗骨为不敬,必须好好做个道场,但天机不可泄露,所以说破了不行,道场做得不周全也不行,老道回山一定替夫人做场法事,消灾减祸,延寿添福,保平安驱小人,夫人今后子孙满堂富贵无限,统统包在老道身上。老道相面算卦,全为舍手传名,结个道缘而已,我们师徒要尽快回山做法,不多讨扰,这就告辞了。”说罢辞别母老虎,带着两个兄弟离开督军府。

  母老虎见崔老道一个大子儿不要,正是高深莫测的神仙踪迹,心中更是信服,此事对谁都没提。

  再说三个人来到城外,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放下装扮,相顾大笑。杨方和草头太岁孟奔都夸崔老道好手段,三言两语套出了屠黑虎的祖坟所在,母老虎那傻娘们儿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全说了,这次应该不会再出差错。

  崔老道说:“真没想到屠黑虎把祖坟迁到了雷公岭,提起那个地方,老道我略知一二,好个猛恶去处,飞云度鸟的一座岭子。”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