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湖底沉城(9)

  大烟碟儿举着火把,边走边嘀咕:“黄巢洞这么深,里面真住着妖怪神仙也不出奇。”

  我说:“当地传说中山洞里曾有鱼神,原本是神仙窟宅,不会有鬼怪。”

  厚脸皮说:“你这话不对,神仙应该在天上,大鱼变的老头住在山洞里,充其量是山妖土鬼。”

  我说:“谁告诉你洞里住的全是山妖土鬼,道家修炼向来在洞府之中,离了山洞还能算洞府?”

  大烟碟儿道:“是有这么一说,别的不提,位列仙班之首的鸿钧老祖洞府紫宵宫便在东北谢家崴子,前两年我出去收东西,到过那地方,是辽宁的一座大山,鸿钧老祖将那个山洞当做他的宫殿,这也是有个起因,据说啊,鸿钧老祖是个大曲蟮修炼得道,土里生土里长,离不开地洞,也不想离开地洞,万一遇到劫数,躲在地洞里才能逃生。”

  厚脸皮问道:“土里生土里长的曲蟮……那又是什么?”

  大烟碟儿道:“咱把话说白了,鸿钧老祖是条大蚯蚓,躲过天地开辟的劫数,后来得成大道。”

  厚脸皮道:“要这么看,大蚯蚓变成的鸿钧老祖,不也是个修炼成精的老怪?”

  我说:“其实是仙是怪,是得道还是成精,全看人们怎么说了,不现原形是神仙,现了原形便是妖魔鬼怪。”

  大烟碟儿道:“说的也是,神仙鬼怪皆由人心所生,但黄巢洞的暗河枯竭多年,深处却好像有呜咽之声?是鱼在哭?”

  黄巢洞又名鱼哭洞,相传洞中鱼神让人吃了,在洞外都能听见它的子孙在哭,大烟碟儿想到昨天半夜之事,兀自心有余悸。我和厚脸皮均以为那是风声,草鞋岭下的山洞太深了,有风声并不奇怪,说话间,那狭窄蜿蜒的廊道转为开阔,我发觉头顶有些轻微的响动,当即停下脚步,举起火把往高处看,火光照不了太高,洞顶仍是一片漆黑,我们睁大了眼,竭力想看清高处有什么东西,但见漆黑的洞穴顶壁上,忽然出现了无数双阴森惨绿的眼,呜咽声如同连山潮涌。

  一怔之下,我们三人已看出洞壁上密密麻麻麻的眼,是成千上万倒悬的蝙蝠,急忙抱着头俯身趴下,此时栖息在洞中的大群蝙蝠,也已受到惊动,尖啸着逃出洞去,火把都被它们扑灭了,黄巢洞中的蝙蝠都是白色,不过手掌大小,但是数量太多,声势惊人,我们闭着眼抱头伏在地上,谁也不敢稍动,过了许久,洞穴中的蝙蝠才尽数飞出,我和厚脸皮拽起大烟碟儿,重新点燃火把,一看周围,是置身于笋柱如林的溶洞大厅,地面尚有半尺深的积水,清澈见底,半透明的鱼在其中游弋。

  我想黄巢洞鱼哭的传说,或许和蝙蝠在洞穴里发出的响动有关,好在这些蝙蝠并不伤人。

  厚脸皮道:“进山这几天,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不如捉洞中肥鱼来吃,还能省下些干粮。”

  大烟碟儿说:“当地山民都不吃这些鱼,因为湖底有僵尸,鱼是吃死人长大的。”

  厚脸皮说:“全是山里人的迷信传说,有多少僵尸能让鱼吃这么些年?”

  我说:“仙墩湖里的鱼吃不吃死人也不好说,山洞里的鱼却是常年不见天日,否则不会变得透明,这地方又没别的东西,它们准是吃掉进水里的死蝙蝠和夜明砂生长,你要想吃尽管去吃,我们却没这等口福。”

  厚脸皮听我这么一说,觉得很是恶心,立时打消了吃鱼的念头,又找借口道:“你们别当真,我也就是说说,勤俭节约是应该的,却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执行。”

  黄巢洞的结构,是一条地下河串起的几处地下湖,廊道长达几公里,连接着几个或大或小的洞穴大厅,其中一两处还有积水,有时走到高处,会无意间看到一些天狗吃月的古老岩画,内容残缺不全,形态诡异,甚至还有些恐怖,让人对这幽杳深暗的万年古洞,望而怯步。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