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十一章 深山屠宰厂

  其余的人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幺妹儿说:“妖仙坟里的人,自然是会妖法,最拿手的是妖法。”

  孙九爷说:“观山太保最拿手的,当然是盗墓和造墓……还专门收藏传古之物。”

  胖子说:“咱管他是谁呀,他什么最拿手胖爷可不清楚,反正胖爷最拿手,并且也是最想做的,就是到他墓中摸金发财。”

  这些人中,只有Shirley杨思路清晰,说得比较靠谱,同我心中所想不谋而合:“观山太保……观山指迷。”

  孙教授听到Shirley杨说出“观山指迷”四字,顿时用力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想到?大明观山太保,最擅长观山指迷,观山指迷应该就是风水之术,难道寻找地仙村古墓的暗示……是以青乌风水来指点迷路?”

  我说倒也未必,后面几句此刻还无法判断,但“好个大王,有身无首”这句,却肯定是个藏风纳水,指点玄机的暗示,先前我只道是“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之术独步天下,常常忽略了“观山太保”之辈,也是寻龙有术的盗墓高手。

  孙教授忽又担心起来;“观山指迷都是极高深风水数术,如今世上所存伪多真少,如果地仙古墓入口的暗示当真暗合青乌古术,我恐怕难当重任……破解不出这些谜团。

  我一边抬头凝视星罗棋布的满壁悬棺,一边对孙教授说;“这事也不用担心,摸金校尉的寻龙诀涵盖天下山川河流;观山指迷却是旁门左道,量他有什么本事,能翻得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地仙古墓如不涉及风水地脉也就罢了,否则绝逃不过摸金校尉的火眼金睛,我不怕他千招万招,只怕他根本没招。”

  我心中有了些头绪,只见高耸的峭壁悬棺密布,由于年代久远,大都风化腐朽了,只怕被人一碰,就会碎为齑粉,为人说得清为何“棺材峡”中会有如此之多的桩岩式悬棺,棺中尸骨是哪朝哪代也无从得知,但以我们摸金倒斗的眼力来看,都是秦汉之前的上古遗存,肯定不是距今几百年历史的明代之物。

  早在西周时期,阴阳风水之术就已存在,在《诗经》中曾有一段描述,是说当年公刘为建造周原选址,“度其夕阳,相彼阴阳……”,说明几千年前的商周王朝,已经开始注重“天人相应”的地理环境。

  在秦汉之前,细致周密的风水理论虽然尚未形成,但搞不懂“形势理气、龙砂穴水”皆从古风水术中脱化而来,也就是说,本周、春秋等比较古老的时代,与秦汉唐宋时期,选择阴阳二宅的基准是一致的,即是“造化之内,天人一体”;但在龙脉的倾向侧重上,可能会因为时代的变迁有所区别。例如春秋战国的古墓多在平原旷野,而到唐宋时期,则多选高山为陵。

  甚至就连原文明周边的地区和少数民族,也深受这一影响,虽然未必有什么具体的风水理念,但坟墓陵寝也多在山势藏纳、流水周旋地“幽深之地”。

  我看那陡峭的古壁上,无数悬棺形成一个无头巨人轮廓,犹如一尊天神镇住峽口,脚踏奔腾翻涌的水流,正如寻龙诀所言“山势如门水如龙,山高水窄龙欲去;长门之内须镇伏,不放一山一水走”,这一片规模巨大的悬棺群,虽不知是何时遗存的古迹,其布置竟暗合古法,并非随便造在此地,几千年来始终镇守持着“棺材峽”内的风水龙气。

  我脑中翻来覆去地回忆着《十六字阴阳秘术》中的所有的细节,想要找出悬棺群所镇的“长门龙气”位置,发现无头巨人正正襟危坐的身影,有几处略显残缺,在其左手处,似乎少了一片悬棺,使得巨掌分出二指,如同掐了个占星的指诀,直指斜对面的古崖,若不是我们站在峡底观望良久,也绝难发觉这个细节。

  我们情知这片悬棺群所指之处必然有异,都回身去看身后的绝壁,但峭壁上悬下削,以我们所处的角度,如果不到另一侧去,就根本看不到上面有些什么,但峡谷中山洪汹涌,根本无法接近悬棺密布的一侧,两壁间虽有铁锁相连,却也只有猿猴可以通行。

  如果想看悬棺群对面的崖壁上藏有什么秘密,只有从嵌在峭壁间的鸟道迂回上去,众人眼见前方峡谷深处道路断绝,无法再向里面行进,众人当即掉回头登上险峻的鸟道,这一段路更是艰险万分,直行到深无日色西沉,峡谷底部都是一团漆黑了,只有高处还有些朦胧的光亮,望望对面悬棺瞒目,才算是到了那无头巨人手指之处。

  这里峭壁天悬,山势几乎直上直下,与挂满悬棺的一侧相反,一具棺木都不得见,只有满山的荆棘藤萝,我看了看脚下黑茫茫的峡谷,心中叫起苦来:“虽然还没到夜晚,峡底却已如同深夜,此时想回头也无法摸着黑下去了,难不成要在峭壁上过这一夜?”

  正在心忧之际,就见前边鸟道下方的石壁上有个洞口,洞口有几丛枯藤荒草,生得兀突古怪,正对应悬棺群布局指迷之处,在几百米高的峡底用望远镜也不易找到,我们虽然不太擅长搬山卸岭那套“观泥痕、辨草色”的本事,却多曾听过其中名堂,知道陡崖峭壁上荒草丛生,不是寻常的迹象。

  我想下去探探究竟,却被Shirley杨拦住,她仗着身子轻灵,用“飞虎爪”攀住峭壁,冒险下去侦察,发现洞内有人工雕琢的痕迹,望内是一道巨型石门,外边落了许多泥土,使得杂草丛生,把石门遮得严严密密,石门俑道前,有许多石槽断木,可能以前曾有宽阔的栈道相通,如今都已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一些残迹。

  我对孙教授说:“看来咱们认定的方向没错,对面的悬棺群果然有些名堂,这隐藏在峭壁上的石门里,八成是通往地仙村古墓的必经之路,趁着天还没黑,先进去看看再说。”

  我和胖子等人,当即分别从鸟道上攀下去,钻进凿壁而开的门洞里,打亮了手电筒一看,只见巨石的门梁上,雕刻有狰狞万状的“乌羊”异兽,洞中石门早已倒塌多年,里面廊道曲折幽深,用“狼眼手电筒”照不见尽头。我便将“飞虎爪”重新收了,让大伙迅速检查了一下随身的照明装备,就要由石门后的俑道进去。

  我们正要动身,忽听幺妹儿奇道:“咦……是那猿狖,它是不是一直跟着咱们?”我拨开石门前的乱草,寻着幺妹儿所指方向望去,就见峡顶余辉中,一个两臂奇长的黑影,正在悬棺峭壁间来回纵跃,一路攀下山来,正是先前在“青溪防空洞”里遇到的猿狖。“棺材峡”中峡谷交错,想必并非再次巧遇,而是它远远地一路尾随我们而来。

  胖子说它能安着什么好心?肯定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可惜连珠弩难以及远,现在手里要是能有一支步枪,胖爷在此只消一枪,便先点了它去阎王殿里报道。

  孙九爷赶紧劝道:“这只巴山猿狖颇通些灵性,从不伤人,想不到隔了这么多年,它这家伙还活着,却不知封团长是生是死?它从防空洞跟过来,可能是想带咱们去找它的主人,你们不要对它下毒手。”

  此时日影下移,整个“棺材峡”彻底坠入了黑暗,再也看不到那巴山猿狖的踪影,我对众人说:“巴山猿狖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地跟咱们进山,但它在防空洞里受了不小的惊吓,绝不肯再轻易接近咱们,此时对其或擒或杀,都不容易做到,但棺材峡不是什么清静太平的所在,凡事都需谨慎对待。”

  我嘱咐众人小心提防,暗中注意巴山猿狖的踪迹,倘若发现它居心不善,就对其格杀勿论,反之也不可轻易动手加害,但目下时分,还是先去石门后的山洞里寻找“地仙村古墓”要紧,天色一黑,峡谷和山腹中已无区别,都是黑沉沉的一片死寂,只有洞穴深处,偶尔会传来一阵阵恶风呜咽地怪异响声。

  藏在悬崖绝壁上的俑道又深又阔,能在此地斩山而入,只有神力造化,并非人力能及,但俑道内极是光滑工整,又不象是天然生就洞窟,两侧穹顶饰有古砖,并有许多石灯石兽,石灯盏都已干枯,不知在多少年前,就已没有了灯火灯油,在十几米宽的俑道地面上,还能偶尔见到兽骨兽甲,以及朽木橼子,但就此看来,这条深不可测的俑道,宛如古城石巷,又有几分像是地宫前的墓道。

  胖子见状顿觉精神百倍,看这情形多半是条墓道,肯定是快到藏满明器的“地仙村”了。

  孙教授却说:“先别急着高兴,我这辈子,没见过有此等墓道,我看如此布置,绝不是普通墓道。”

  胖子说:“孙九爷您太没经验了,这类地方胖爷我可是熟门熟路,敢打保票此地就是墓道,再往里面走,八成就是三重墓室,左右两厢还另有耳室,最中间的就是一口巨椁……不信咱走着瞧。”

  孙教授对学术问题,一向不肯妥协,马上指着地上的一堆兽骨说:“古墓里确实有以人兽殉葬的,那都是在陪葬坑和殉葬沟里,甚至也有在墓室前殿的,从古至今,就没有在墓道中杀殉的例子,你瞧瞧俑道里这些骨骸,如此狼籍散落,所以我敢肯定不是墓道。”

  我走在最前边探路,一路走下去,愈发觉得古怪,听胖子和孙九爷两个在后争执不下,也想跟他们探讨几句,却在此时,借着狼眼手电筒的光束,见到前边俑道已到尽头,两侧各有石壁一方,都似粉彻般雪白,壁上像二鬼把门一般——各绘了两颗血肉模糊的黑猪头。

  石壁下有长方形的石案,案上堆积如山,杂乱地摆放着数千个头骨,皮肉早已消烂干净了,看牙齿和颅骨形状有些像人头,但又不是正常地人头骷髅,而是近似猿狖一类的灵长兽类头骨,如今站在这条古老的俑道中,似乎还能感受到上千年前屠戮牺牲时的血腥之气。

  我心念一动,当即停下脚步来,回头对孙九爷他们说道:“别吵了,不是墓道,我看咱们这是进了肉联厂了。”

  Shirley杨没听过这个词,问道:“什么是肉联厂?”我答道:“常言说——刀光血影肉联厂,肉联厂就是杀猪的地方,我看这里正是一处深山屠宰场。”

  Shirley杨带着幺妹儿跟在我身后,听到我说此地是“深山屠宰厂”,就说:“老胡你又胡言乱语耸人听闻,棺材峡久无人迹,哪有屠宰厂?”但等她们走到我跟前,用手电筒照到密密麻麻的猿狖头骨,又见石壁上栩栩如生地,绘着两个死不闭眼的猪头,也不禁脸上变色,这洞窟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此时胖子和孙九爷也走到了近前,见此情形,也是一发的诧异莫名,孙教授对我们说:“如此更加不像墓道了,又是猿狖又是猪首,难不成是到猴王坟了?”

  我和胖子对他说:“亏您还常说要客观正确地对待历史,怎么连猴王坟都冒出来了?猴王是谁?孙悟空?早就成佛了,哪能有坟墓呢?”

  孙教授自知语失,赶紧说:“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此地猿骨堆积如山,才无意中想起猴王坟的事情,孙悟空去西天取经的故事是小说家虚构的,可在浙江确实有猴王坟古迹,倒不是我杜撰出来的,我和你们不同,你们说痛快了拍拍屁股就走,什么责任不用负,但我这当教授的一样吗?不说话的时候,别人还要千方百计来找我的麻烦呢,所以这些年来,我从不肯说半句没根基的言语。”

分享到:
赞(19)

评论8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8
    老孙是封团长的弟弟
    嘿嘿2017-08-28 3:40:24回复
  2. #87
    我从不说胡话
    教授2017-08-14 19:36:02回复
  3. #86
    我已经说过了
    你就是不是个正常人2015-01-24 20:40:45回复
  4. #85
    你这个傻叉,白天盗墓还不如直接去公安局自首说:“老子就是盗墓的!”
    发丘七叔2015-01-24 20:38:23回复
  5. #84
    专门喜欢挑晚上进古墓,就怕撞不到鬼是吧,呵呵,真有意思,是正常人吗
    和你2014-12-02 10:16:04回复
  6. #83
    怎么你们没事老是叫我,我跟你们很熟吗?
    翻页2013-12-03 5:31:48回复
    • 和你不熟
      你们2014-07-18 2:32:19回复
  7. #82
    九曲回肠,不错啊,开始进入主题了。翻页
    清风明月2013-09-01 11:32:17回复
  8. #81
    本工作室专业代卡各种不可思议物品、比如游泳过后还有点的着的烟…………
    专业工作室2013-07-11 21:39:07回复
  9. #80
    嗯嗯,别急!雪梨杨身后站着一个人影,吓得大叫一声,扑进八一怀里道,八一,我好怕怕!八一淫笑道,怕个叼啊,一会我和胖子让你舒服。
    安慰你得饥渴2013-04-30 20:23:02回复
  10. #79
    怎么都出现什么名词就有人叫什么名词的呢。。。
    求安慰2013-04-17 10:23:20回复
  11. #78
    过几天肉涨价了,
    屠猪宰猿坊2013-03-24 6:43:29回复
  12. #77
    近日又有美味,摸金校尉肉三元一斤,速来抢购
    肉联厂总经理2013-02-23 4:51:45回复
  13. #76
    大家都别走,我今日还没剁呢
    媚媚2013-01-30 21:08:54回复
  14. #75
    欢迎大家前来惠顾,~~!
    肉联厂2013-01-02 9:08:54回复
  15. #74
    不可怕啊
    魔王2012-12-11 23:41:09回复
  16. #73
    7楼的快下来
    wang2012-12-04 21:01:14回复
  17. #72
    7楼的素质都给狗吃了
    ab2012-11-08 7:09:23回复
  18. #71
    7楼的,别不懂装懂,你去过清溪吗?你爬过鸟道吗?
    Shirley杨2012-10-30 3:35:35回复
  19. #70
    妖魔鬼怪快出来,大爷钉死你们!
    连珠快弩2012-10-27 20:14:33回复
  20. #69
    我在这里等你们下来
    团长2012-10-15 10:13:55回复
  21. #68
    好惊啊!我刚看了一半绣花鞋,现在有看鬼吹灯…(脚抖抖手抖抖)你们别看那么快…等等我啊…
    洛欣2012-09-27 10:17:16回复
  22. #67
    一把火烧了'奶奶的
    胖子2012-09-26 21:56:57回复
  23. #66
    看我跟随你们!!!!!
    千年老妖2012-08-21 19:12:16回复
  24. #65
    我祖坟你们也该闯?看我挠死你们
    猿狖2012-08-09 22:23:31回复
  25. #64
    妈呀,午夜时分看这玩意儿,还挺吓人的。
    黑山老妖2012-08-09 6:16:55回复
  26. #63
    呵呵.发现以前是明叔.现在是老孙.胖子和老胡都能在队伍中找个人挤兑,有意思
    吹灯鬼2012-08-05 20:57:00回复
  27. #62
    靠,鬼吹灯
    我一直以为2012-07-20 10:12:15回复
  28. #61
    今天正好是端午节,我平时都不吃粽子的,今天更不吃了!
    魁星踢斗2012-06-22 20:51:23回复
  29. #60
    俺看了,俺都想去了,太精彩了
    地仙村2012-06-14 2:32:26回复
  30. #59
    我还没出场啊
    大粽子2012-06-05 9:07:04回复
  31. #58
    矮油还有不知道悬棺的巫峡人?笑掉大牙……
    满脑子问号看来是腐不起来的某2012-05-04 9:02:21回复
  32. #57
    天下霸唱果然是按照评书路子走的 文风、人物说话风格和跌宕性——南海归墟高潮那么多都是让评书制给闹的 一段段一章章下来 末尾不埋个伏笔就吸引不了听众 但高潮那么多都看疲了 加上处处都要解释个明白 确实显得冗长 但也确实不失为一本好书,有时间可以静下来看,现在急于看故事,就跳过去好多解释的地方一扫而过大概其了解就好。 我觉得就内容设置来说,盗墓一时半会追不上鬼吹灯。 可惜的是一遇到什么民俗啊传说啊甚至切口之类的话却总是不押韵,让人觉得这么难记的话都是怎么传下来的?这算是瑕疵,可惜哇。
    满脑子问号看来是腐不起来的某2012-05-04 9:00:43回复
  33. #56
    突然觉得孙教授就是封团长的话多惊悚。
    觅渡2012-02-06 5:45:43回复
  34. #55
    只要有八一和杨的部分都喜欢看。哈哈。
    余泠2012-01-13 2:04:00回复
  35. #54
    因为我没有头,所以你们也不能有头,都把头留下来罢
    无头大王2011-08-08 8:18:16回复
  36. #53
    下下楼说的也不无依据,你看八一去过的墓有几个完好的,这是情节需要,也是必然,但纳闷的是许多墓八一都能杀回马枪,如献王墓,妖怪都死了,墓又没毁,怎么不去捡妖镜。很多漏洞都是无法避免的
    秦岭神树2011-07-22 0:24:53回复
  37. #52
    霸唱你应该去浙江大学教文学系
    漂亮2011-07-20 2:13:06回复
  38. #51
    中考后就每天在家看笔记和灯写的真的都很赞
    张晓锐2011-07-20 2:11:44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