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十五章 滇王墓(1)

  听他讲到此处,我忍不住插嘴问:“那难道是一间水下墓室?”

  白眼翁慢悠悠地点头道:“不错,我们找到的那间溶洞正是古滇王的墓室入口。”

  胖子一听这话顿时心花怒放,他刚在一旁听白眼翁说故事,都快瞌睡过去了。这下听见“墓室”二字,脸上乐开了花:“滇王的墓室?你是说那个统领多少路铁骑的猎户古滇王?”

  “什么猎户不猎户的,你尊重一点儿。”

  “本来嘛,好好一个诸侯王,偏爱打猎,不是猎户是什么!”

  “随你随你,我这讲到一半,你听也不听,休要插嘴。”白眼翁似乎很讨厌别人打断他的故事。我忙向老人道歉,请他继续讲下去。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一间墓室,只当自己做梦,到了神仙住的水帘洞。我当时对古文并没有研究,也看不懂墙上刻的是什么东西,隐约觉得自己发现了一处了不得的地方,很有可能找到了师父口中的滇王墓。我在那个溶洞里边待了十来分钟,走走停停,也不敢深入。过了一会儿水中忽然冒出了气泡,贝大海跟张大仙两个人先后浮了上来。他们见到这座巨大的溶洞也十分惊奇。张大仙接连说了好几声果真如此。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曾经在云南的时候,听人提起过抚仙湖下葬有滇王墓一事,眼下看来,当真如此。”

  白眼翁对墓葬并没有过多的研究,疯狗村毕竟是个封闭的地方,平日就算死了大户人家,也就是多占两亩地,多盖两层碑,多种两棵树,吹拉弹唱孝子哭丧,做点派头出来就过去了。得知自己眼前就是滇王墓之后,他也没觉得有多新奇,不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吗?但是张大仙却不这样认为,他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说要上前头去看看。贝大海在人前爱说大话,可这人一少,他的胆子也跟着缩水了。他见前方昏暗不明,四周阴暗潮湿,就建议说反正已经知道下边是个什么东西,还是回去多叫些人来才好。

  “我师父可能还在下边呢!要走你自己走!”白眼翁很看不惯这个两面三刀的村长儿子。他取出用油纸和塑料包裹好的手电,径直朝溶洞前方走去。贝大海自然不敢一个人待在原地,只好扭扭捏捏地追了上去。三人一口气走出了近百米的距离,白眼翁不仅好奇道:“不就是个死人墓,怎么这么长,也没瞧见棺材。”

  张大仙笑道:“诸侯的陵墓岂能与寻常百姓相提并论。像滇王墓这种规格的,起码有了神道、前室后室、左右耳室三处地方。这还是因为建在水底下,施工多有不便,换到陆地上,那起码要占一个山头的土地。”

  “这,这么大的地方?埋死人做什么?”

  “当然是占风水抢龙头,安死者贵后人。”

  白眼翁听张大仙说得头头是道也不敢与他争辩,只求快些找到师父的人影。大概走了二十来分钟,溶洞终于见了底,地表上除了一道与来时相同的碧泉之外,四周空无一物。

  “啥都没有啊!我师父呢,师父!师父!”白眼翁见这么简单就到了尽头,一下子心急起来,他满山洞地呼喊,希望能听见嘎苗师父的回应。

  “看来咱们还得再下一次水。”张大仙指着碧汪汪的潭水说,“这是双龙贯珠的局,我们刚才是在小龙的肠子里头,穿过这道水门才能通到正主的胃里边。”

  此时的贝大海已经满头大汗,他脸色有些发青,哆嗦道:“这,这个地方太冷了,再下水,我怕,怕……”

  “怕个蛋。你瞧你这副怂样,难怪丢了媳妇。水下不比这洞里暖和?你那几年洋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白眼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老实说要不是看在村长的面子上,他早就将这个废物丢进水里喂猴子去了。想到此处,他后背不禁犯毛,抚仙湖中以前从未出现过浑身长满白毛的长脸怪,那些白毛猴子又是从水里来的,那会不会是墓室里跑出去的僵尸呢?

  他将心中的疑惑对张大仙讲了一下,后者沉吟了一下说:“你的推断很有道理,只是僵尸多为死人所化,尸体僵直,行动缓慢,也没有思考的能力。而白天在渔船上攻击我们的,明显是一件活物,它能跑会跳,也有一定的智力,实在不像是僵尸,但也不能说它与这湖底墓全无关系。毕竟嘛,抚仙湖是一个老君炼丹的葫芦局,其中收治了一些山怪海精也不是没有可能。”

  “按您这么说,这不是墓,是个炼丹炉,里头装满了妖魔鬼怪?那滇王算什么,他不是也被埋在这里吗?”白眼翁带着满心的疑惑看向张大仙。后者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些我哪里会知道,不过胡乱猜测,来来来,我们快下去。说不定你师父就在前头。”

  白眼翁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但是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加上他十分担心师父的安危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不知道这一汪水的深浅,这次又是白眼翁打头阵。他带了两个新换的水肺,一口气潜了下去。这次下潜给他的感觉十分不同,四周水流不断交织,大小鱼虾在他周围游来游去。他又游了一会儿,发觉根本找不到边际。这时一大群青色的尖嘴鱼从他身边悠然地窜过。他心头一紧,这种青尾尖嘴鱼是他们抚仙湖的特产,外地是绝少见到的。紧接着更多的青尾鱼出现在他面前,白眼翁心想难道水湖相通,自己竟然来到抚仙湖底?真要是这样,想找师父的事无异于海底捞针。偌大的抚仙湖年年都有人失足淹死,如果师父真是被卷进了湖底,那恐怕凶多吉少。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祠堂里头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多出来一潭连通抚仙湖的水来。这件事恐怕除了当时身在祠堂的嘎苗师父之外,世界上恐怕再无他人能作出解释。

分享到:
赞(22)

评论2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5
    坐下
    墓道2015-05-25 23:36:44回复
  2. #24
    清朝末还有个古滇王,这三淫先生真是不学无术啊,谁都知自从吴三桂在云南当王后来给康熙撤番了之后就没王了,真是写的白痴无知幼稚夸张敷衍…
    哈哈…古滇王…2015-03-16 5:56:44回复
  3. #23
    终于坐上沙发了,这个感觉....啧......啧.......啧.........................................................也不怎么样?
    小样2014-10-27 14:47:40回复
  4. #22
    解放前就有手电了??
    骗子2013-10-10 18:44:17回复
  5. #21
    张大仙是张三链子吗
    破西游2013-09-11 17:10:14回复
    • 俺是坏蛋…
      张大仙2014-09-23 11:20:31回复
  6. #20
    解放前就有手电筒了
    沧海一粟2013-08-25 5:59:55回复
  7. #19
    !!!心碎了!真的没有之前那几部精彩了呢。后面写的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
    鬼吹了个灯2013-08-23 11:01:12回复
  8. #18
    所以人都一个口气,变成白眼翁盗墓记了
    天下霸唱2013-08-09 4:27:14回复
  9. #17
    那个道士以前倒过斗
    日美上西天2013-07-15 18:05:28回复
  10. #16
    那个道士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绺子
    依旧你东哥2013-05-21 19:05:17回复
  11. #15
    在水下可以说话吗???
    水下呛不死2013-03-29 2:21:43回复
  12. #14
    胡八一是改革开放盗墓,白头翁是回忆N年前的故事,居然有手电筒,穿越~~~~
    点黄2013-03-27 8:17:10回复
  13. #13
    张三链子出马,神马墓都逃不过
    幺蛾子2013-03-11 5:11:15回复
  14. #12
    别说废话,白老头讲快点。
    菜菜2013-03-09 3:56:50回复
  15. #11
    那个坏人是村长的儿子,村长的儿子也可能 是月苗寨现在的土司
    心寒幽魂2013-02-17 8:55:42回复
  16. #10
    这个张大仙会不会就是鹧鸪哨?
    收复钓鱼岛2013-01-15 6:35:44回复
  17. #9
    那道士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是不是倒斗过
    ぇ夜半ヾ思Yi愈浓♀2013-01-14 22:05:32回复
  18. #8
    有了,那时候解放军巡逻队不都是拿手电筒巡逻啊
    元芳2012-11-18 17:07:34回复
  19. #7
    毛主席的时代,应该有了吧
    S-152012-10-06 4:49:05回复
  20. #6
    那个年头连手电都出来了。扯远了啊
    A2012-09-19 23:14:30回复
  21. #5
    精彩 精彩啊
    虎八2012-08-06 19:06:15回复
  22. #4
    那个道士是个假的
    狂草楼上菊花2012-08-01 1:39:33回复
  23. #3
    我知道了!陈瞎子当年难怪在滇王墓只找到人皮地图,原来陪葬品被这几个人拿走了
    真相2012-07-27 3:17:53回复
  24. #2
    老头子快点讲
    胖子2012-07-25 8:47:37回复
  25. #1
    嘿嘿 沙发 今晚还有么?
    Magi2012-07-24 7:27: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