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十一章 诡丝(3)

  四眼一听这话,忙将脖子偏向旁边,像落了枕一样。这时,那根银丝开始慢慢旋转,进而变粗,不一会儿工夫,四眼左边的肩膀上已经落满了数量惊人的丝线。我们都没料到,彼此会中招。四眼苦笑了一下:”这下知道,自己肩膀上是什么样子了吧?”

  我哭的心都有了,难怪他对我说不能乱动,这要是稍微偏一点儿,还不把整个脖子都绕进去。可眼下,前头的队伍已经走得没影了,我们两人又不敢擅自移动,难道就等着风干成茧不成?我仔细盯着四眼肩头那一撮古怪的蛛线,想要找出它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顺着蛛丝的方向,我渐渐将视线瞥向了空中,只见一根细若牛毛的丝线从半空中降了下来,另一头消失在山腰处的密林之中。

  好家伙,果真叫我逮住了老鼠尾巴。我心下一横,反手握起肩头的蛛丝,那东西一人手,又黏又利,充满了弹性。

  ”快放手!”四眼刚一喊,我脚下如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起,整个人朝天空中飞了出去。几乎就在我眨眼的那一瞬间,身边的蜘丝如同一张吞天食地的巨网将我死死地缠了个干净。握着丝线的手心里顿时传来一阵切骨削肉的剧痛。我低头一看,居然是被那一把蛛丝割进了皮肉。霎时间,红色的血顺着蛛丝蔓延开来。我被困在密密麻麻的蛛丝里头,看不清下边的状况,只知道自己大概是被吊上了树梢,我手头的火把早就熄灭了,试着叫了几声,也不知道外面能不能听见。

  在黑暗幽闭的环境,最先要战胜的就是自己的恐惧,我强迫自己先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伸手去摸靴子里的匕首。这时,不知道谁贴着我耳边嗡嗡地哭了一声。我立刻条件反射,用手拍了一下耳朵,可惜什么东西都没碰着,空把自己那半张老脸抽得火辣辣的疼。蛛网内的空间有限,绝不可能容纳第二个人,我手脚几乎是贴在一处,整个人都保持着一种蜷缩的状态,能明显感觉到有黏糊糊的东西粘在后背上。

  一想到四眼此刻可能跟我一样被困在这鬼东西里头,我很是担心。那小子出馊主意的本事一等一,可遇上这种要打要闹的体力活,真不是一般的菜。我也顾不得去细查到底蛛茧内有什么东西,将匕首一横,用力向面前的黏得要死的蛛丝扫了上去。没想到一划之下,居然豁开了一道细长的切口,这玩意儿内部的蛛丝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弹性,反而脆弱得要命。山头上的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吹得我浑身一战,这时那凄厉的哭声又在丝茧内响起,嗡嗡嘤嘤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说不尽的诡异。我握住匕首扭过头去准备乘着外面的月光看个清楚,不料眼前一黑,脸上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盖住了。突袭之间,我慌了神,一边挣扎,一边用手去扯,那东西浑身是毛,手指掐下去又碰到了坚硬的外壳。体积有脸盆大小,因为被它迎面扑住,我不得不紧闭双眼,不断地拉扯,并没有看清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只觉得脸上像爬了无数的蚂蚁,又痒又疼,恶心极了。

  因为不知道遭受了什么东西的攻击,我内心的恐惧急速膨胀,手中的力气没个准数,”呼”地一下,脸颊火辣辣地一疼,居然将那东西硬生生地扯断了。惊魂未定间,我又抄起匕首对着手中那半截甲虫一样的东西狠戳了一下,便被它溅了一身黏糊糊的液体。后来想起这事,其实相当后怕,如果当时遇到的是一只毒虫,那我这般切尸毁骸的行为,简直与自杀无异。不过当时的情况,我的脑子根本来不及转,只想要将它彻底杀死。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面前只剩一摊被捅得稀巴烂的碎片。我用手指戳了戳,结果却挑上来一段银光闪闪的丝,看来这一只流光四溢的圆形茧果真是它用来捕食的牢笼。也许是因为刚才丝茧被我捅破,坏了它关起门来享受美食的习惯,这才在突然之间朝我扑来。

  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觉自己脸上还叮着半截怪虫的尸体。这家伙的口器虽然短小,却十分密集,有点像鞋刷,一旦被它叮住,口器就会直接扣入皮肉,不拿出点壮士扼腕的勇气,是很难脱身的。我深吸了一口,一手捂着脸上的伤口,一手抠住了那半截尸体,狠下心来发力一扯,只觉得自己脸上顿时被揭去一层皮肉,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丝茧内光线不足,光靠我之前划破的小口子根本看不清这怪虫的真面目,我又连划了几刀,想将丝茧彻底捅破从而脱身。不料整个丝茧忽然剧烈地晃动起来,我蜷缩在里面,如同被裹在棉被里的小鸡,遭人蒙头一棒,全身倾斜过来,匕首瞬间从洞口飞了出。我暗骂了一声,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索性将洞口又扯开了几分,探出头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我自己吓退回去。外头星空遍野,整座雷公岭仿佛都在我脚下。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只破网好似悬挂在山间巨木里的一处牢笼,周围的树枝上密密麻麻的有许多这样的银网。一个个呈圆梭状倒吊在枝头。一想到刚才失踪的那些人,可能遭遇了与我相同的恐怖经历,我心中不知为何冒出一股无名之火。决定要将这片害人的银笼毁去。下定决心之后,我就四下寻找出路,离我最近的一棵枝头,大致有两米左右的距离,这要是在平地上,一伸脚就过去了。可我此刻被悬挂在半空中,既找不到起跳点,更寻不着发力处,如同被困在棉花堆里一样,叫人窝火。

  既然跳不过去,唯有从我所在的枝头攀爬出去,才能到达对面。可我看了看头顶上的蛛丝,细得跟头发丝儿一样,感觉风一吹就断了,难道我真要以它作为媒介才能爬上树头?

  就在我犹豫的当口,对面枝头的银茧猛地晃动起来。我隐约听到里头有人晃动的声音。我再也不敢等,生怕慢上一步,里头的人就被那怪物化为腹中晚餐。为了防止被锋利的丝线划伤,我撕下一段布料,包裹在手上,然后两手一拉将上半截身体拖出银茧,想都没想就握住了连接银网和枝头的蛛丝,奋力朝上攀爬。别看着一节短短的蛛丝,虽然细,可承重力相当强,我整个人都挂在上头,它居然纹丝不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看上去与银茧所用的丝似乎不同。我边朝对面枝头悬挂的银茧靠近,边思考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按阿铁叔的说法,马帮已经不是第一次打雷公岭过了,而且当地来往的行人商客也不在少数。怎么就从没听说过,山上有这种怪物?看它们的数量和体积,更不像是最近才冒出来的。总觉得有些年月了,难道它们平时是靠吃素过日子的?今天是瞧见哥几个长得不顺眼,所以才打算开开肉荤?显然不对啊,可为何大家伙都没事,偏偏在今夜,出了纰漏,是日子不对,还是因为其他特殊的原因?我百思不得其解。眼看已经爬到那颗银茧跟前,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唯一携带的利器,已经在刚才的震动中没了。我只好匐在枝头,对茧里头说:”谁在里头,喊个话,我来救你了。”

  我耐心地等待着回应,有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我几乎以为里头的人已经遭了毒手,要放弃希望。慢慢地里面传来呜呜的声响,虽然不大,却是实实在在的呼救。我心中一喜,也不管是不是能破茧救人,顺着树枝一下子滑到了这颗银茧边上。此时银茧忽然再次晃动起来,如同狂风中的秋千左摇右晃。势头之猛,好像恨不得把自己摔落出去一般。我想上前去稳住它,可惜为时已晚。只听见一阵破锦断绸的撕裂声,呼啦一下银茧底下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我开始只当是里面的人要掉出来,心说不好。却见从那道口子里慢慢钻出来一只白白胖胖的东西,我被吓了一跳,随即躲进一旁的密叶之中。那东西出来的速度很快,一眨眼的工夫,大半个身体已经露在空气中。我离它不远,连它身上的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对白底黑边的翅膀,将它整个身体包裹在中间,如同刚出茧的蝴蝶一般。可天底下哪有这么大个的东西?我用手指比画了一下,它此刻虽然蜷缩着身体,但已经足足有半人高,待会儿要是振翅一飞,乖乖,翅膀起码两米以上,绝对是一只巨大的畸形怪物。一看这东西的体型,我就知道,方才银茧中的人恐怕早就死了,是我一厢情愿当做人家在求救。那激烈的震动和声响不过是这只庞然大物破茧前的征兆。看到四下到处挂满了悬银茧,我警觉到自己几乎被这些巨型怪物包围了。这一只是刚刚出生不假,可难保周围会藏着早就孵化出来的成虫。一想到自己进了虫子窝,我急忙往树下爬,不曾想,一抬手,就碰了一鼻子不知从何而来的灰。我打了个喷嚏,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双乒乓球大小的眼睛,黑黢黢的,连眼白都没有。它行动起来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此刻几乎与我贴面而立,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分享到:
赞(9)

评论3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5
    大晚上黢黑,你有夜视镜?握草,太烂看不下去了,走人,操蛋,别可惜了霸唱的版权,还不如把版权还给霸唱!!
    匿名2017-07-18 2:50:39回复
  2. #34
    我仔细盯着四眼肩头那一撮古怪的蛛线,想要找出它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顺着蛛丝的方向,我渐渐将视线瞥向了空中,只见一根细若牛毛的丝线从半空中降了下来,另一头消失在山腰处的密林之中。不是跟你说了头不可以乱动吗?你得眼珠了以转到头顶吗?
    应该是蜘蛛的怪兽2017-02-21 19:53:42回复
  3. #33
    这尼玛不是魔兽世界里的蜘蛛茧么
    啊咋哩2016-02-24 15:50:37回复
  4. #32
    这是掉上去的好不
    鬼魂的老祖宗--之龙首2016-01-03 2:58:37回复
  5. #31
    不是一般的烂,都看郁闷了,好多破绽
    林爷2014-10-23 2:46:28回复
  6. #30
    你妈的这改成悬疑小说侦探柯南得了垃圾
    哇哈哈2014-10-19 15:51:25回复
  7. #29
    确确实太差了破绽太多越看越上火
    匿名2013-12-05 6:58:14回复
  8. #28
    什么啊?越写越垃圾
    血里羊2013-10-22 18:55:37回复
  9. #27
    火把都灭了还能看见怪物
    匿名2013-10-12 17:17:46回复
  10. #26
    老胡,来点灯让我吹好久没吹灯了!
    2013-10-03 9:21:49回复
  11. #25
    霸唱结交这么多垃圾创作者啊,你的那些垃圾作者还假装读者上来反击 ,真服了
    谢文东2013-09-18 19:48:55回复
  12. #24
    蜘蛛趴石头上不行,还非得变个树林出来
    W2013-08-26 7:23:24回复
  13. #23
    光秃秃的山腰上只有一人宽的小道,上下全是峭壁,突然就冒出了树林,你吗这是奇幻小说啊
    W2013-08-26 7:21:42回复
  14. #22
    蜘蛛:我的生命力第一,耶耶耶!
    上官凌柯2013-08-26 0:26:07回复
  15. #21
    怎么哪儿都我啊!
    蜘蛛2013-08-16 20:19:51回复
  16. #20
    作者不一样,好假
    匿名2013-07-22 2:22:29回复
  17. #19
    写的好假呀,都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假,假,假2013-07-17 4:30:45回复
  18. #18
    救人这么紧急的事2b 胡还有闲工夫问话?凑字数也别水啊!
    实在忍不住了2013-06-29 13:09:52回复
  19. #17
    马加货才三百多斤,果然是说书的
    煤油瓶2013-05-31 18:25:08回复
  20. #16
    这是异形窝
    迷恋奶挺2013-04-23 6:28:08回复
  21. #15
    这风格 一看 再看看第一步精绝古城 就知道不是一个人写的。 杂乱无章 毫无感情
    无敌超人2013-04-02 2:14:51回复
  22. #14
    有没有想插我逼逼得男人、我的逼逼好痒呀、你们给我舔舔逼也行
    想找个男人干死我2013-03-10 17:40:36回复
  23. #13
    哥,你在哪个茧里啊~~~~~~~~~
    巨型蝴蝶2013-01-14 0:38:23回复
  24. #12
    不错 写的挺好
    山顶洞人2012-11-25 22:47:40回复
  25. #11
    想好了再写
    发丘天官2012-11-11 23:53:19回复
  26. #10
    写的不错,你们这群二货行么
    红烧肉2012-10-20 4:14:45回复
  27. #9
    你们比霸唱还要牛B,
    生活本不应如此2012-09-30 23:21:52回复
  28. #8
    茂名的老兄怎么又不见了
    北京昌平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9-02 0:08:46回复
  29. #7
    一蹄子砸死它
    黑驴蹄子2012-08-15 0:06:39回复
  30. #6
    货物加马匹才三百斤?
    蛋疼2012-07-27 7:17:44回复
  31. #5
    他们眼睛视力真的好好。呵呵,
    僵尸得祖宗。2012-07-27 2:08:39回复
  32. #4
    明明不是霸爷写的好不好
    浮云2012-07-18 23:16:18回复
  33. #3
    从云南虫谷到抚仙毒蛊,看来霸爷很喜欢从云南取材,只是空间有点牵强,走了怒江的溜索怎么就到抚仙湖了,且云南苗族多聚居于云贵交界。且传说中在云南善用蛊的可不是苗族。不过,小说嘛就是要能想象,不错。
    云南人2012-07-13 1:17:37回复
  34. #2
    嘎嘎嘎,看我放火烧了这群怪物!
    蜡烛2012-07-10 21:25:12回复
  35. #1
    数码宝贝看多了哥
    老书迷2012-07-05 15:32: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