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七章 荒山老尸(4)

  ”我的娘啊,终于走出来了。”大金牙满头大汗,扯着衣领呼啦呼啦地扇风,”真邪门儿,刚才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我还当要一辈子在山上转悠呢。”说着他又扭向阿松抱怨,”你说你没事讲什么狗屁志异,魂都给吓没了。”

  阿松朝他摆摆手,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道:“你们刚才听见没有,我耳朵边上一直呼呼地响,忽近忽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将杜二狗放在一边,擦了一把汗,脑袋里晕晕乎乎的,连怎么走出来的都不记得。虽然我心里明白,这多半是人吓人,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可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像闷在一口大布袋里,连气都呼不上来。至于阿松说的怪声,我倒是没有注意。

  秦四眼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两手撑着膝盖,虽然没发话,看脸色也够戗。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说:“万里长征最后一程,都打起精神来。出了阳山,咱们坐车走。”

  阿松点点头,对我客气道:“胡爷你歇会儿,人换我背。这家伙个头不小,看着就沉,你驮了他一路,歇会儿吧。”大金牙见状跑上来准备跟他假客气,嘴上不停地说我来我来,手底下却一点儿没动。我说:“人家阿松一路为了我们跑前跑后,你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杜二狗的事,你责任重大,快背上,别装孙子了。”

  大金牙憨笑了一声,苦着脸去背地上的杜二狗。我们四人奔着下山的路马不停蹄地赶。我边走边想下山之后的事,虽然证据有了,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翻案,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Shirley杨和胖子已经上路去了云南。看来只能找一个可靠的人将买卖玉石的字据托付出去,这个人,一来要能走得动官司衙门,二来要有说话的分量,最重要的是,要可靠。竹竿子既然敢明目张胆地栽赃嫁祸,事后工作必然是做足了。我思前想后,觉得此事还是要委托孙秘书出马才行。我决定下山之后,还是先去草堂,先安顿了大金牙和杜二狗,然后再请阿松走一趟,为我请孙秘书过门一叙。打定主意后,我加快了步伐,回头招呼其他人抓紧时间。大金牙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架子,背着杜二狗跟在队伍最后,喊道:“胡爷,你们倒是等等我,这厮死沉死沉的,哎哟哟,我的老腰啊,这是哪辈子作的孽。”

  阿松指着前方路牌下的大卡车安慰他说:“看见蓝色的点没有,马上就到了。”说着他追上我的步伐,”胡爷,你们稍等一会儿,我跑过去开车。免得金牙兄弟真折了腰,还是耽误自己的时间。”说着他将一直背在身后的黑驴蹄子塞到了我怀中,独自朝货车跑了过去。

  我看大金牙越走越慢,就折回去想帮他一把。没走几步,就听见他大嚷道:“胡爷,胡爷,你快来看看,怎么回事儿,杜二狗,杜二狗他……”

  言语间,只见跟在最后头的大金牙忽然扑倒在地,声音一下断了。我和四眼不敢等,急忙冲着大金牙摔倒的地方跑了过去。刚一近身,就看见大金牙背脊朝天,横趴在小路上,而他背上的杜二狗跟死了一样,将他牢牢地压在身下,只露了半个头。我心说才走了半个钟头的路,不至于累成这样啊,就伸手去拉杜二狗,没想到手一碰到他,就跟伸进了冰窟一样,冻得我心中一颤。再仔细一看,趴在大金牙背上的,哪里还是昏厥过去的杜二狗,分明是一尊真人大小的石雕人像!

  刹那间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四眼惶恐地看了我一下。我稳住心神,又伸手去碰大金牙背上的”那个人”,粗糙的触感从指尖传递过来。我蹲下身去观察,发现那的确是一尊实打实的石头像,四肢成狗刨式牢牢地扒在大金牙身上,少说也有二三百斤。

  ”先搬开。”我见大金牙已经不省人世,生怕他叫石头压死。我与四眼两人合力去搬那尊不知从何处来的诡异石像。刚把那玩意儿推开,大金牙就开始大声咳嗽,他脸色惨白且透着金紫之气。我将他翻过来,顺着胸口按下去,发现肋骨已经被压断了数根。

  四眼见他睁开了眼,忙问他杜二狗的去向。大金牙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地摇头,说人一直在他背上,可刚才忽然像座山一样压了下来,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四眼把那尊石人像翻转过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伸头一看,那石像居然没有面孔,唯有嘴巴的部位开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外形竟与大金牙之前所说的古尸大径相同。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我根本来不及思考是哪里出了差错。我对四眼说:“他肋骨断了,不能走路。咱们快点抬着他上车,抓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俩一前一后,一个抬脚一个抬肩,将大金牙慢慢地抬向了站牌旁的货车方向。我吆喝着叫阿松来帮忙,喊了半天却无人应声。夜色中只有一辆蓝色的小货车独自停靠在指向坟头村的站牌边上。我觉得不对劲,让四眼先扶住大金牙,自己先他一步,踩着橡胶轮胎攀上了货车,货车上的玻璃不知为何碎了一大块,但肯定不是最近发生的。一串钥匙孤零零地挂在车中,四下到处都没有阿松的影子。我将半个身子探入车中,想看看后座上有没有他的踪迹,不料耳边忽生”呼”的一阵疾风,一股腥气扑来。我急忙往后缩,可惜车中空间有限,我又有半个身子卡在里面,虽避开了要害,可脸颊火辣辣地疼,脚下一晃整个人向后摔了出去。

  ”老胡,脚底下!”

  还没落地,四眼的叫声就从身后响起。我此刻连平衡都掌握不好,哪还有余暇顾忌脚下。”啪”的一声,径直摔落在碎石道上,细小的石子一下子划破了衣服扎进了肉里。来不及喊疼,我耳边又兴起一股”呼呼”的腥风,扭头一看,好家伙,车底下还藏着一个,那东西浑身漆黑,四肢曲张,贴在地面上,头小身长,整个外观看起来有点像人。那东西一伸爪就直扑我脑门儿而来,要不是先前四眼提醒,我根本来不及防备,恐怕眼珠子都得叫它直接撸了去。上山之前,我只当阿松口中阳山诡事只是道听途说的江湖段子。现在亲眼所见,才知道山中确实藏了不为人知的怪物。这厢一愣,那东西呼地一下从车座底下蹿了出来,我连滚带爬好不容易躲过了那双又长又硬的尖爪。

  此时我手无寸铁,琢磨着黑驴蹄子既能驱邪避尸,那不知道对眼前的怪物是不是管用。四眼扶着大金牙在我身后提醒说:“咱们人手不够,没有武器,还是考虑怎么逃跑比较现实。”

  我说废话,你看眼前横的这两只大爷,像是吃素的主嘛!待会儿我引它们往山上跑,你抓紧机会,开车。腿脚麻利点,要不然,兄弟我可就在这交待了。

  四眼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我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冲着地上的怪物大吼一声,撒开了脚丫子玩命地跑了出去。别看那俩孙子是四条腿的,在平地上还真没人跑得快。我绕着八字圈,连头都不敢回,耳朵边上不断传来空气撕裂的声响。脚下不敢懈劲,一心希望四眼能够快些将货车发动起来。

  跑着跑着,身后忽然没了动静,我扭头一看,好家伙,两只怪物居然不见了!这个小广场是往来行人等车的地方,四周一马平川,连棵树都没有,更不要说其他遮蔽物。那两只怪物刚才还跟在我身后,转眼间居然不见了。我心中慌了神,脚下不知被何物绊了一下,狠狠地磕倒在地,脚踝处出奇得疼。定睛一看,居然有一只黑色的枯手从地下伸了出来,紧紧地扣住了我的右脚,又尖又利的爪子一下子插进了肉里,我没想到这家伙还会遁地,急忙提脚就踹。这时,地下传来轰轰的响声,泥土一下子翻滚开来,看样子又有一只怪物要破土而出。我忍着剧痛,用左脚狠狠地跺向怪物,连踹了十来下,竟好似踹在钢板上一般,只觉得脚底心生疼。就在我咬牙的片刻,我面前的泥土顿时拱开了天,我发狠抽动右脚,顿时扯得皮开肉裂,整个人因为用力过猛一下子掀翻了过去。

  再一抬头,面前猛地贴了一张巨脸,其实说脸,还不如说黑洞来得贴切。这怪物眼鼻全无,唯有一张黑洞洞的嘴,凑到我面前就是快如闪电地一啄。我挥臂来挡,手臂上立刻被它撷取了半块皮肉。

  我手脚并用,不住地往后退去。才移了两步,身后忽然撞到了一样硬邦邦的东西,低头一看,一只又长又细的枯爪赫然出现在肩头。我心知不好,自己已经在转眼间,被这两只怪物包围了。

  为了让四眼有机会突围,我以身做饵,拐着那两只怪物跑上了进阳山的小道。岂料,长腿长脚的怪物长得虽丑,脑子倒是挺灵光,居然懂得土遁之法,将我前后围住,加之右脚受了重伤,情况立刻变得岌岌可危。我抽出黑驴蹄子,朝眼前的怪物砸了上去,就听一声闷响,正中脑门儿。可它不避不闪,一点儿表示都没有,跟苍蝇挠头一般继续朝我冲了过来。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最近遇到的怪人怪物都如此邪性,各个身手不凡,全寻不着半点软肋。难道是因为改革开放全民生活得到了改善,连这些个野生的异兽也跟着进化了?这样一想,我都快绝望了。心中暗暗发誓这次要是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好好锻炼拳脚,以免被历史淘汰。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对付眼前这俩活阎王。为了避免再次被钩住,我用双手护住了脖子,蜷起身子,以膝盖顶胃,不断地滚动。姿势虽然狼狈,却是从实践里吸取的经验。人体不比其他异兽生就有甲胄护体,脖子和皮肚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分,稍一大意就会送命。在我毫无章法地满地打滚之下,那两只怪物总算是停止了攻击,因为害怕我就此逃脱,它们开始围着我打转。地上的沙土不断地被掀起来,没多大会儿工夫我的肩背就磨出血来。不过我深知此刻绝不能示弱,一旦停下来随时就有可能被它们分而食之。这场实力悬殊的角逐,其实是在挑战双方的耐心和毅力。

  不知道滚了多久,我渐渐开始眼冒金星。速度刚降下来,守在我边上的怪物立刻扑上前来。我一个后滚翻过去,两手撑地,朝着它扑起的腹部死命踹了下去。那东西发出一阵”呼呼”的哀鸣,一下子飞了出去。这一脚耗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它要是再爬起来,那我只能就此歇菜。这时我身后忽然亮起一道强光,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刺眼。”突突突”的发动机声如同救命稻草从远处传来。

  蓝色的货车高鸣车笛,四眼一手握方向盘,一手伸出车门,朝我比画着上车的手势。我连滚带爬站了起来,单脚蹬地踩着那怪物的脑袋一把扣住了车门,飞身上车。那两只怪物哪肯轻易罢休,铁钩一样的大爪子拍天捣地扇了上来。

  ”转弯,快转弯!”我边往车里爬,边拉住方向盘,使劲一扭,车屁股刷地一下甩了出去,将追兵直接撞了出去。我抓住这片刻的机会一下子缩进车中。四眼见我安全着陆,毫不犹豫地踩下油门,就听车轮滋滋作响,一溜烟地奔下山去。

  我瘫躺在副驾驶座上,大口急喘,恨不得把胸腔填炸了。抬眼一看,大金牙早就昏死过去,被四眼安置在后排。

  ”现在怎么走?”四眼根本不认识回南京的路,我心跳得飞快,眼下阿松和杜二狗都莫名地失踪,如果我们就此走脱,那这两难兄难弟恐怕是凶多吉少。可要是再杀回去,单凭我和四眼,别说救人只怕还要将自己搭进去。四眼似乎看出我的犹豫,他扯开领带丢给我说:“伤口先扎上。”然后猛地踩下油门,杀出了阳山,之后就不再多话。我默默地给他指了回城的路,心中充满了愧疚和恼火,想着这事,眼前忽地一黑,就此昏死过去。 

分享到:
赞(15)

评论49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9
    大金牙哮喘好了?胡八一啥时这么不淡定了!
    恶心2016-02-24 12:01:19回复
  2. #48
    你他媽的一邊喝尿,別擾著老子看小說
    一群盜筆狗在這亂黑2016-02-21 11:03:22回复
  3. #47
    能不能让胡八一不这么傻比。草了,每次都是傻比兮兮自己没事儿找事。
    南派三叔2015-04-29 16:58:46回复
  4. #46
    这作者比霸唱水平差太多了,完全是在毁我的名声。
    鬼吹灯2015-02-12 19:50:59回复
  5. #45
    没有我王胖子在,老胡总是那么脆弱
    王凯旋2015-01-27 5:08:09回复
  6. #44
    我说你那老胡,都不知写什么了,跟面前的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呀。
    我也是老胡2014-09-13 12:39:03回复
  7. #43
    这还是鬼吹灯吗?!改捉妖了啊 情节还这么散乱
    读者2014-08-30 17:39:47回复
  8. #42
    胡爷,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阿松2013-10-18 21:23:30回复
  9. #41
    对 感觉跟之前几部差好多 有一种看不下去的感觉
    霸唱铁粉2013-10-01 19:48:42回复
  10. #40
    御壬六定绝对是写《盗墓鬼话》和《盗墓诡话》那个作者,特点是到处随意挖坑而且绝不填坑、前后文牛头不对马嘴,开去阳山的是面包车,回去的车立即变成大卡车,主角超垃圾的没一点能力遇险从不动脑思考全靠同伙救,文中人物不管受多大的伤,只要不死第二天绝对生龙活虎,配角随意失踪,转眼没事人一样出现……
    rea2013-09-13 22:21:07回复
  11. #39
    感觉,胡八一变性格了,以前总能感觉带一种军人铁血气质,现在是感情丰富的2B青年!
    胡一八2013-08-24 20:25:53回复
  12. #38
    僵尸也会土遁?
    射累羊2013-08-04 6:01:24回复
  13. #37
    怎么跟第一部不一样,不是一个人写得吧
    2013-07-01 7:48:40回复
  14. #36
    敢再科幻点吗,什么东西真的~细节不解释,喜欢乱写没事找事的剧情
    回味2013-06-25 11:04:49回复
  15. #35
    怎么一股三叔的味道
    小胖2013-06-22 16:36:41回复
  16. #34
    像看恐怖小说一样,尼码
    荒山老尸2013-06-20 21:46:18回复
  17. #33
    这TM是火影的土遁之类的嘛,忒玄乎了。
    ET2013-06-18 6:18:02回复
  18. #32
    这一段看得我云里雾里的,都不知道在说啥。杜二狗这段明摆就是用来拖住八一他们,让这段闹鬼发生。这里的鬼尼玛比古墓里面的还变态。
    叶子猪2013-06-09 0:28:52回复
  19. #31
    吗的写成盗母笔记了
    牧野2013-06-03 1:01:29回复
  20. #30
    3楼。哈哈哈哈。。。
    逼我发评论2013-04-25 19:40:24回复
  21. #29
    这就昏死过去了……
    Shirley杨2013-03-21 23:29:30回复
  22. #28
    不就是 做了个恶梦吗 有什么为了凑字啊 老胡是 什么 到哪 那就有离奇的 东东
    圣泉2013-03-16 4:55:24回复
  23. #27
    这傻B段子!
    2013-03-13 21:28:07回复
  24. #26
    老胡什么时候像我似的了,这么大好奇心。。。
    2013-02-09 12:44:27回复
  25. #25
    天地呀太恐怖啦
    如矮磨祖2013-01-27 1:33:15回复
  26. #24
    压死你诅咒你
    石像2013-01-19 18:41:03回复
  27. #23
    我咋这么倒霉,先是烧伤,血都没干呢,就被拖在地上磨,作者先森,你记得前头我烧伤了不?
    胡爷的背2013-01-14 2:38:01回复
  28. #22
    怎么回事 背个人一下子变石头了 又哪来了两头怪物
    大金牙2013-01-05 4:42:00回复
  29. #21
    我觉得这一群人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干,挖了证据就走了,还没事儿去看什么烧掉的古尸,管这么多闲事儿,闲的蛋疼。
    纠结了2012-12-28 19:48:05回复
  30. #20
    怎么不恐怖呢?
    叶子2012-10-18 18:45:05回复
  31. #19
    圣泉以前练胆,圣泉以后练腹肌
    火柴2012-10-03 18:57:29回复
  32. #18
    这是谁写的,写鬼故事吗
    匿名2012-09-16 18:03:49回复
  33. #17
    2b东西还霸唱写的。霸唱写的就八本。这种圣泉寻踪不见泉,抚仙毒蛊未见蛊的太监风格,你认为霸唱会写么。建议大家看看山海妖冢,御定六壬的最新烂作品。大家给他表扬表扬。
    半夏微凉2012-09-09 1:14:01回复
  34. #16
    11楼就是个煞笔 这是御定六壬写的
    百鬼风生云遏2012-09-02 7:11:51回复
  35. #15
    那个妞妞哪里去了。
    妞妞2012-08-18 21:27:57回复
  36. #14
    没把我写死,谢天谢地了
    秦四眼2012-08-14 22:38:10回复
  37. #13
    八一怎么动不动就重伤,晕死,累死
    台灯2012-08-04 9:33:00回复
  38. #12
    的确挺幸运。
    僵尸得祖宗。2012-07-26 7:26:35回复
  39. #11
    千真万确这的确是天下霸唱所写.自己没有眼力劲就别乱叫唤.霸唱的书我一直都追着看.但是我这里要指出.他这次这本书有很大的抄袭嫌疑.其中大耗子吃东西吐出宝珠和那个大耗子的形象.这个情节的原形可以从夜不语的诡秘档案中的系列里找到.注意大家可以去看看
    牙仙2012-07-24 20:03:28回复
  40. #10
    楼上的俩傻逼 不愿意看别看 没人逼你们看 看个盗版书还瞎bb 自己写一个试试啊 弱智
    傻逼吃屎2012-07-23 10:51:13回复
  41. #9
    这是谁写的,垃圾中的极品。
    无名2012-07-17 18:32:20回复
  42. #8
    太假了 这书应该改名叫《幸运之神传奇》只有把这一切当成是运气太好了才能敷衍我们等待已久的期望
    是将2012-07-16 4:21:19回复
  43. #7
    这哪是天下霸唱写的?乱其八糟,胡编乱造!
    真理2012-07-15 3:06:40回复
  44. #6
    这么邪性,什么东西?
    胡爷2012-07-14 20:52:56回复
  45. #5
    我擦!什么鬼东西!迫击炮快点架好了!!
    蜡烛2012-07-10 6:16:31回复
  46. #4
    有点西游了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7-08 5:44:15回复
  47. #3
    我可不会遁地
    粽子2012-07-06 14:59:07回复
  48. #2
    晕死了先来一个西游记的搬山术,又来了一个港版的僵尸先生,太有才了!
    大猫2012-06-30 0:21:00回复
  49. #1
    小霞在吗?
    神中之神2012-06-24 6:55: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