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七章 荒山老尸(1)

  这下我可傻眼了,没听说地底下埋活尸的,既然是尸体,那埋下去还能活吗?阿松在此地收药多年,也从未听说过如此奇事。我们逼着大金牙快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他回忆道:“最开始我也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可后来,村里有个小孩子来找我,说她爹在家里藏了一只大耗子,把粮都吃光了。我当然不信,多大耗子能把一家人的口粮都吃光。没想到她又接着说,那只大耗子是她爹从地里带回来的,黑不溜丢的,不光吃饭还会吐发光的石头,爹拿石头去城里换钱了。经她这一说,我一下子就想起她爹杜二狗这两天似乎真的没有出现过,就给了她一块儿饼,让她带我去家里看看那只大耗子。可小孩倔脾气,说阿爹不让。我只好说那是一只耗子精,吃完米饭就要吃小孩。把她吓哭了,跟我说耗子精藏在她家地窖里。我立刻从石场找了几个有力气的跟着我去了杜二狗家……”

  大金牙说杜二狗是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常住居民,吕大爷介绍杜二狗时曾提起过,那小子也是个外户,只知道姓杜,看不清年纪。因为他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带着两条土狗,自然而然就二狗二狗的叫顺了。至于他女儿妞妞,本是村中一个老太的孙女,老人死后,杜二狗就把她接到自己身边养了。而他家的地窖,以前是村里公用的,后来村里人渐渐散了,慢慢地就成了他杜家的私人财产。大金牙悔恨道:“我当初那会儿没注意这么一个人,现在想想,的确可疑。那天刚到了他家地窖外,还没将门板揭开就闻见一股子腐臭味。仔细一听,里头不知道什么东西,一直在咕咕咕地响。我带头将门闩拔了出来,下面一点儿光都没有,漆黑一片,那东西就在地窖尽头周围,地窖下面不知道点了什么灯,隐隐发光。”

  村里这些流浪汉活了大半辈子,谁也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场面,没有一个愿意下去的。大金牙举着火把,在地窖门口徘徊了好久,也不敢随意下洞。最后还是吕老头主意多,抱了一条大黄狗下去。那狗东西胆子奇大无比,刚下地刺溜一声就不见了,蹿进地窖中没一会儿工夫,就叼着什么东西开始往外拖。

  大伙见没有危险,纷纷下去帮着大黄狗,一帮人呼哧呼哧把那沉甸甸的东西拖到太阳底下一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是一具尸体,一具在喘气的尸体!”大金牙忽然一把抓住我,恨不得将指甲全抠进我肉里去。”那东西摊在石头地上,像一摊被打散的肥肉,浑身上下黑不溜丢,也不知道裹的是什么。还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脸上找不到五官,只有一张嘴在不停地张张合合。”

  我们几个的脚步顿时都慢了下来,别说大金牙没见过,就连我出入大、小古墓无数的人,也从未听说过,天底下有这样的怪物。四眼明显不信,他问大金牙怎么知道那是个人,大金牙说:“这不废话嘛,有胳膊有腿的,那东西要是站起来,恐怕不止两米。猪肉没吃过,僵尸还能没见过嘛。”

  四眼看看我,想听我的意见,我从未听说过这种奇闻,一耸肩:“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起码得让我先看看那东西再说。”

  ”那难了,已经烧了。”

  ”烧了?你不是说那东西还在喘气吗?”

  ”那东西一见光就开始发腐,没多大工夫就烂透了,半脓半疮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我觉得还是早毁了好,就叫大家合力起了个草台子准备烧个干净。没想到那东西一遇着火,忽然就爆炸了。烧得满村狼藉,你来的时候,大家正忙着逃命,怕恶鬼要来报复……”

  我说好好的村子怎么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原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真不知道该恨天还是怨人。大金牙唉声叹气道:“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罢了罢了,看来南京这地方跟我八字不合,赶明儿还是回潘家园去,发财谈不上,起码能睡个踏实觉。你可不知道,自从店里被封之后,我躲在这儿,连个囫囵觉都躺不舒服,天天梦见自己被政府给枪毙喽。”

  我说躲得了一时,避不开一世。眼下就是回得了北京也换不了清白,说到底,还是得把这事了断了。四眼也同意我的观点,他说要是真有字据,那翻案的本钱就有了。就算揪不出幕后黑手,起码能洗脱一源斋的冤屈。大金牙听他这么一说,忙收起了哭丧脸,咧嘴大笑。

  没多会儿工夫,我们下到了山壑间,整个村子早就在烈火中化为了灰烬。阿松惊叹:“这才个把小时的工夫,连根草都没剩下。”

  ”好在是孤村,又凹在山里头。火势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曾经见过厉害的森林大火连烧了四五天,靠人力根本无法扑灭,只能一点一点地从外围把可燃物全部清出去,尽量减少可燃面积,等它烧尽了以后自然熄灭。

  我看满地都是焦黑的枯木,一些塌倒的房屋还在冒烟,问大金牙还能不能认出老吕家那间草屋在什么方位。

  ”老吕家挨着井,就在村尾巴上。”

  ”那你们烧活尸的地方在哪儿,我要过去看看。”

  大金牙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劝道:“都烧成这样了,还能剩个毛啊。咱们挖了东西快跑才是。”

  我说你小子吹了一路,神乎其神。管它剩毛还是剩,我看看怎么了?万一要是什么国家级的珍稀保护动物,送给博物馆也算立功了。

  四眼和阿松也附声说要长见识。大金牙拿我们没辙,直叹说没见过这么多不怕死的,拿古怪当精彩。就答应我们,先挖字据,再去烧尸的地方转悠转悠,看能不能找到一两根怪物的遗骨。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吕老头家的枯井,大金牙沿着井边摸索了一通,然后朝着西边连跨十大步,指着黑焦黑焦的泥土说:“东西就在这儿!”

分享到:
赞(18)

评论19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9
    奶奶个熊的,都过了好几年了,我才看见这个续篇。不过不后悔,这个确实不如以前写的精彩。。。
    后来者2014-07-12 21:17:14回复
  2. #18
    让你丫的烧我,我炸。
    喘气的尸体2013-09-06 0:44:35回复
  3. #17
    下面一点儿光都没有,漆黑一片,...隐隐发光。”
    灯谜2013-08-14 4:12:39回复
  4. #16
    荒山老师?
    路过2013-05-08 7:26:22回复
  5. #15
    比前不足,但还能看。比没有强。
    看客2013-03-22 10:05:04回复
  6. #14
    哎呀。。。。越来越像三叔的。。。
    东派大爷2013-03-18 5:18:47回复
  7. #13
    爹笑了…
    匿名2013-03-16 4:00:27回复
  8. #12
    怎么写的越发的不是个味了呢'不是霸唱的风格!
    匿名2013-03-05 19:53:03回复
  9. #11
    好像不是霸唱的风格了
    潘家园2013-01-20 21:30:24回复
  10. #10
    废话越来越多了,
    盗墓爱好者2012-12-28 7:47:33回复
  11. #9
    小心爷得地刺弄死你
    赤月恶魔2012-12-26 7:38:30回复
  12. #8
    怎么越看越像是那些老掉牙的恐怖小说呢 霸唱的风格哪去了
    紫 韵2012-11-04 0:09:31回复
  13. #7
    怎么我还不出场啊
    黑驴蹄子2012-10-27 17:50:13回复
  14. #6
    我们还没到,火,你自己灭了咯
    消防队2012-09-06 5:19:22回复
  15. #5
    大金牙的性格变的有点厉害
    又见谎言2012-07-27 11:34:26回复
  16. #4
    那僵尸还能生产。 多功能的哦
    僵尸得祖宗。2012-07-26 5:06:52回复
  17. #3
    喷香喷香的僵尸出炉了
    读者。大金牙2012-07-22 6:06:46回复
  18. #2
    爷来考察一下到底是什么玩意
    胡爷2012-07-14 20:20:35回复
  19. #1
    爷好好的喘几口气怎么了 不就吐了几块胆结石嘛 干你们屁事了要烧了爷
    荒山老尸2012-07-02 13:43: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