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五章 坟头村(1)

  短短数月时间,大金牙将一源斋的名声折腾尽了不说,哥儿几个还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事要不是搁自己身上,我肯定佩服得五体投地,掏心掏肺叫他一声大哥,这么大的动静,一般人想整也整不出来啊。我看着林魁说:“我们这趟回南京,就是为了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洗刷这段不白之冤。林兄弟要是知道些什么内幕不妨直讲。”他摆摆手说内幕不敢当,他也是有一茬没一茬地从外头听了一下回来。说完他整理了一下思路,慢条斯理地对我们讲道:“这事,还得从年前的古玩节说起……”

  夫子庙古玩节我是知道的,自打景区翻修一新之后,政府在夫子庙风景带招商引资的事上,动足了脑袋瓜子。古玩节就是其中一个噱头,每到正月的时候,就要举办为期一周的夫子庙古玩节,配合着金陵当地的特色小吃、民间工艺,每年的古玩节都做得有声有色。

  要知道夫子庙里头的古玩店没有上千也是过百的,这么大的节庆,成千上万的游客,谁不愿意趁此良机将手头的陈谷积货处理出去。我依稀记得店里似乎是有那么一批收坏了的赝品,难道,问题出在这里?可就算大金牙借机狮子大开口,狠捞一笔,也不至于弄出封店通缉这种乌龙。

  具体的情形,林魁也说不上太多。只是听一位在朝天宫练摊的朋友闲谈过一二,说是古玩节上曾经出现过一批来路不明的新疆佬。口气十分狂妄,说他们手中的货是从天上寻来的稀罕物件。只兑给出得起价钱的大行家。夫子庙是什么地方,藏龙卧虎聚杰汇英,哪家旗号后面没有一段故事。乍一听对方口气如此之大,许多人都忍不住调笑起来。有几个爱使坏的更是出言恶讽,叫新疆佬将东西掏出来遛遛。不想那些个胡番子对在场的大小人物一概不理,直到霸王店一源斋的伙计来请,这才挪了屁股,进了棂星门。至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与一源斋做了买卖,外人自然是不得而知。

  林大夫说到这里,顿了一顿。Shirley杨皱眉道:“难道是这群新疆人的货出了问题?”胖子一拍腿:“我就知道大金牙这臭小子不靠谱,见钱眼开的老财迷。回头逮住了,老子非把他那点黑心钱都抄出来。”

  我回忆起广播里的内容,似乎的确是与文物走私有关。再听林大夫这一番言语,跑不离是大金牙贼胆包天,收了来路不明的东西才会惹下这等掉脑袋的麻烦。好在他机灵,知道及时抽身。只是苦了我们几个不明真相的,糊里糊涂就成了替罪羊,被追得满南京城跑。

  林家老太太是个大方人,并未追问我们细节,只说找大金牙的事由草堂里的人出面,叫我们先安心住下。又吩咐下人去通报各家,只说虚惊一场并非京城的客人,叫他们不必往草堂跑动,随后就安排我们几个人去客房休息。折腾了一夜,我浑身的筋骨早就散架了,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谢过堂上的老太太之后,一头钻进客房呼呼大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我醒来时还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一起身,只觉得臂膀、腰间出奇的酸疼,跟跑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似的,差点一头从木床上翻落下去。我爬起身之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夜那一连串曲折的机遇。看看日头似乎不早了,我就包里翻出一身干净衣服,准备换上之后出门看看。这时房门口忽然有人招呼:“胡爷,醒了?大小姐那边有消息,请您过去。”

  我一听是阿松的声音,赶紧将外套胡乱一套,拉开门问:“怎么,是大金牙的消息?”

  阿松今天还是穿着一套黑不溜丢的外衣,说话的时候两眼珠子一眯,活像一条大泥鳅:“那可不是嘛!昨夜里,几位刚躺下,大小姐就打发我们几个跑腿的出去探消息。嘿嘿,金陵城这片地头,别说找一有名有姓的大活人,就是埋土钉棺的尸首,咱也能给你挖出来。”

  我见他虽然满脸堆笑,可皮色发暗,裤腿上沾满了泥点,知道必定是折腾了一整夜,赶忙向他道谢。阿松笑道:“哎哟,都是自己人,以后还有仰仗的地方。”说完他指着前厅,”其他几位都在前头等您吃早点呢,胡爷您赶紧去吧。水西门的盐水鸭配小米粥,一等一的好味道。”

  一进前厅,就见满屋子飘着热气,四盏镂花雕空的铜炉里头堆满了火红的炭渣子。Shirley杨换了一身南方常见的绢花夹袄,跟胖子还有秦四眼三人围坐在八仙桌旁。胖子嘴里叼着一整只鸭腿,见我来了,吆喝道:“你怎么才起来,粥都凉了,等你好大会儿了。快来尝尝这大肥鸭……”话说一半,鸭腿差点掉了下来,他紧忙用手接住,连皮带骨吮了下去。我说:“你这吃相也太唬人了,跟黑熊吞山药似的,好东西都给你这么一口吞下肚,尝出味了吗?光知道糟蹋粮食。”

  ”咦?老胡,才一夜的工夫你废话怎么多出来半筐,还专门挤对自己人,贼他妈像地主家的儿子。”

  ”好了好了,一大清早,都消停点。”Shirley杨挪开椅子,”林家老太太在里头等着,估计是大金牙那边有了消息。你把饭吃了,咱们一会儿就过去。”

  秦四眼坐在一边,碗里还剩小半口白粥。他手中握着报纸,眉头一直没松过。我问他是不是咱们几个的光荣事迹见报了。他推了一下眼镜:“这还用问嘛,白纸黑字,整版的篇幅。连你当兵时候在人家田地里摸番薯的事都抖出来了。掌柜的,我看南京是待不下去了,抓紧时间把云南那边的事办了要紧。”

  他说着将报纸递了上来,我一看版面上的大头条,差点没把嘴里的热粥给喷出来。

  胖子凑过来看了一眼,拍腿道:“他娘的,这是诽谤,赤裸裸的诽谤!老子烧他们报社去。谁全村通敌匪患,谁祖上地主老财,他娘的,这哪个孙子写的,他全家都是狗日的!”

  我安慰他说一切都是媒体舆论,记者臆想出来混口饭吃而已。可心底里也不舒服,横竖是给国家站过岗、放过枪的人,平白无故闹这么一出,要不是当着大家的面怕大伙担心,我哭的心都有了。刚入行那会儿,我根本不怕出事,只当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可眼下满纸的软刀子,捅得人是真疼。也不知道我家那俩老的是不是也看见了,我爹他骨头那么硬,真要是知道这事,估计能气得抄家伙满社会主义国家追杀我。

  一顿好好的早饭,被搅和得兴致全无。我草草扒了几口,就直奔林老太太屋子里去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大金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顺个明白,就算做鬼,也不能做个屈死鬼。

  我前脚刚迈出花厅大门,林老太太的嗓子就从远处吊了上来,听那腔调像京剧。胖子问我这是哪一出,我说反正不像样板戏,听唱词可能是老来俏思董郎之类的黄色选段。四眼咳嗽了一声:“这段我听薛二爷练过,霸王别姬。”

  我”哦”了一下,心说总归不严肃。这时林魁抱着他那只大花猫从楼上探了个头。Shirley杨跟他招了个手。他笑道:“奶奶在药庐练声呢。咱们一块儿去。”我这才知道林老太太不在屋内,差点白跑了一趟。

  林家草堂看似前铺后宅一览无余,可真要身在其中了,那逛起来老费神了。整个宅院被花草山石左屏右障隔开,弄得人眼花缭乱。光跟在林大夫后头走,眼睛都慢慢开始犯花。胖子老嘀咕说花花草草是娘儿们整的玩意儿。我对他说千万不能小看林家草堂的格局。这里头颇有讲究,要不是有熟人带路,一般人肯定是要被困死在里头的。胖子说你又想蒙我,一听就是从村口老黄那学来的说书段子,天底下还真有话本里头的八卦阵不成?就算真有,那老孔死了也有段日子了,谁还会用?我琢磨了半天,不记得孔子跟三国搅和过,就问他哪个老孔。胖子语出惊人:“没文化了吧,老孔,卧龙孔明呀!”

分享到:
赞(13)

评论2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8
    这段看着像霸唱写的了,特别是人物的口语,和前几部连贯了
    匿名2016-07-26 23:20:35回复
  2. #27
    你爺爺南派三叔只會虎頭蛇尾,鬼吹燈為第一部盜墓小說,你他媽的說說誰抄誰?一群智障。
    盜墓筆記腦殘粉怎不去死?2016-02-21 1:47:52回复
  3. #26
    樓上一個個,人家寫東西也不容易不想看就別看
    什麼啊2015-06-20 19:00:42回复
  4. #25
    没错是我说的。
    村口老黄2014-12-13 23:09:24回复
  5. #24
    跟盗墓比起来真心差远了,逻辑一点不严谨,扯到哪儿是哪儿.....
    鬼吹牛2014-08-21 13:04:30回复
    • 那你就写出来个比三叔还牛的,让三叔看看他的书让你有了灵感,没事别喷人,小心被人喷
      匿名2015-08-08 20:55:11回复
  6. #23
    明明是吹灯先出的吧
    楼上真逗2014-03-09 9:27:46回复
  7. #22
    作者估计是借鉴了一下盗墓笔记的手法:盗墓的主线夹杂着江湖故事
    看个乐呵2013-10-27 0:28:07回复
  8. #21
    这写的是什么、
    贱B2013-10-04 6:03:06回复
  9. #20
    后面的错误怎么越来越多了,上一章不是说虎皮猫吗怎么这章变大花猫可,它难道是变色龙转变的?我擦
    蜗牛2013-09-29 21:51:06回复
  10. #19
    我去哪了?
    湘西尸王2013-08-27 8:44:32回复
  11. #18
    风味儿变了 感觉怪怪的
    真别扭2013-08-24 0:09:35回复
  12. #17
    的确没有霸唱的风格~写的还行,勉强看看吧
    有点坑~2013-07-24 5:13:30回复
  13. #16
    漏洞确实太多了!那个猫戏蝶也是扯蛋的事,晚上有蝴蝶飞吗?猫怎么戏蝶?
    大头鱼2013-04-20 7:47:56回复
  14. #15
    怎么不回忆一下我呢,好逮我是第一卷的Boss呢!
    精绝女王2013-01-19 23:01:29回复
  15. #14
    好,不错继续,我睡觉了。八一兄晚安。
    洛阳铲2012-12-13 5:23:14回复
  16. #13
    俺还没死呢,俺是故事主线,俺喝了起死回生不老泉,俺。。。。哎等等接着拍啊 我还没说完呢
    桑老头2012-11-08 19:14:18回复
  17. #12
    写的漏洞有点多,不过用了心了
    印加公主2012-10-16 12:23:38回复
  18. #11
    确实没以前的好看,不过有胜于无啊
    看着不爽2012-10-09 4:41:50回复
  19. #10
    来云南虫谷找我吧。我要出山了。嘎嘎。
    霍氏不死虫2012-09-24 9:44:47回复
  20. #9
    不是霸唱写的是谁写的?
    林家妹子2012-09-06 6:53:46回复
  21. #8
    楼上的 闭嘴闷头看书
    好吧。。。。2012-08-30 19:44:18回复
  22. #7
    早餐不是小米粥配咸水鸭吗? 四眼的面前哪来的白米粥? 我一直以这个网站只会发布霸唱的原作的,但这新出的两章越看越不对劲。 拜托不要拿同人来欺骗我们这吹灯些灯丝好不好。我看《鬼吹灯《》比较晚,看到第八章,结尾的时候,正愁书看完了,就发现这两章更新了。但这样狗尾续貂的剧情,不是在侮辱《鬼》的文化内涵么?不是也辜负了我们书迷的期望么? 也坏了作者的名声。
    小米粥2012-08-03 6:02:41回复
  23. #6
    功底的确没有霸唱浑厚,找不到前八卷的感觉
    又见谎言2012-07-27 10:43:03回复
  24. #5
    老孔...很直接的联想到了孔子
    粽中之粽2012-07-26 22:32:00回复
  25. #4
    写的不是小白,不过和霸唱比,还欠火候
    春天里的流盲2012-07-24 7:07:30回复
  26. #3
    诸葛亮、诸葛暗。诸葛成像
    读者。大金牙2012-07-22 5:33:06回复
  27. #2
    哎,巴适的板霸哥有才哈,
    川西汉子2012-07-15 4:09:28回复
  28. #1
    终于等到了
    王胖子2012-06-22 19:56: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