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三章 五鹤朝天(2)

  这下可轮到我结巴了,难道这荷包中藏了成精的老妖,它还能喘气不成?

  Shirley杨眨了眨眼,抿唇一笑:“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五鹤朝天’这句话?”

  嗯?胖子愣了一下,随即接口道:“武松打虎倒是听说过,那啥啥鹤能干吗,红烧还是清蒸?”

  我寻思了一番,仙鹤在古代又叫一品鸟,是一种比较传统的吉祥图案,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鹤鸣人长寿”。这么一想,忽然之间就联想到了国字号的煎煮药坊,老北京的鹤年堂。

  无独有偶,四眼推了一下眼镜片,说道:“我曾经听老一辈提起过,在北京有一家名贯九州的中药铺子,名叫鹤年堂,曾经一连开出五家分店,所以又有五鹤朝天之说,只是不知道跟我们眼前的五鹤荷包是不是有些裙带。”

  我说这茬想到一块儿去了,看来老薛在北京有门道,此物与老字号鹤年堂脱不了关系。百行千业,医者为尊。特别是古时候,科学技术不发达,生产力落后,随便拉一个痢疾都能丢了性命,大夫这个职业,叫人爱恨交加。离了它,不行;可它一上门,必定是家中遭了晦气,有人生病。所以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商贩走夫,无一不对行医之人心存三分敬畏。至于五鹤朝天的鹤年堂,更是杏林行中的龙头舵手,黑白两道都要留它几分薄面,绝非寻常人家能够招惹的。毕竟人活一世,谁能没有个病啊痛的,到时候,还不是落人家大夫手里?

  只可惜天高皇帝远,在六朝金陵面前,它实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人家真有这个心,赶过来搭救,搭趟火车也要耗费几天几夜的工夫,到那时候,咱们几个早就死绝了,只能坐等收尸。

  胖子拧道:“嗨,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北京南京都分不清,依我看薛老头早就朽糊涂了,举着荷包当干粮。要不咱们还是快跑吧,起码先进城再说,别在荒郊野岭耽误工夫,万一那群绿王八壳子追上来,你说怎么好,打还是不打?”

  Shirley杨满有把握地说:“这你不用担心,刚才’鹤唳’已经放出去了。我看用不了多久,自会有人来接应。”

  ”鹤唳?”我不解道,”你说鸟叫啊?拉倒吧,刚才连屁都没响一个,哪来的鹤唳。再说,声音怎么可能装在布兜里面?咱们凡事要讲科学,要知道唯物主义才是人间正道。”

  Shirley杨指着空无一物的荷包说:“你有所不知,荷包上的线,并非普通绣线,而是仙鹤的涅羽。仙鹤在中国神话中的地位,仅次于凤凰。据闻有一种仙鹤能活百年,临死前会不断鹤唳冲霄,直到最后一根羽毛被九天强风卷落。这最后一根鹤羽就叫做涅羽,能传鹤唳声于千百里。刚才你打开荷包的时候,绳结之间相互摩擦,声音早就传出千里之外,只是这种鹤唳分贝过高,人耳难以察觉,要以特定的器物来监测。”

  我们都没听说过世间有此奇物,不禁对Shirley杨的学识佩服得五体投地。四眼问道:“这东西既然是鹤年堂传声求救的信物,那这里面的秘密你又是从何而知?”

  我心想既然Shirley杨对荷包的由来如数家珍,那就没有理由交不出底来。果然,她又继续为我们解说道:“鹤年堂自明朝年间起家,开山祖师名叫丁鹤年,他广结江湖豪门,这其中无论黑白都不在少数。就拿我祖父这一行的手艺人来说,也多少与丁家有过过往。”

  我听说鹤年堂与搬山道人有过来往,先是一惊,稍后一想此事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搬山道人掘土盗墓的初衷便是寻丹问药,鹤年堂做的既是汤药买卖,两者通气互闻自是情理之中。也难怪Shirley杨会对五鹤荷包如此熟悉,敢情她的祖父,搬山道人鹧鹄哨曾经和他们有过来往。

  ”关于五鹤荷包,我听祖父提过,是鹤年堂与各帮各派结义的凭证。丁鹤年曾于百十余行的手艺人有过救命之恩,所以江湖上有一句通用的切口,叫做’红顶白翅人齐福’,意思是说,但凡有良心讲道义的江湖人,只要听闻风声鹤唳必定会出手相助。”

  胖子露出一副心旷神怡的模样感叹说:“没想到,旧社会也有过学雷锋的革命思潮。按你这么说,只要咱们手里头握着荷包,自然会有人主动找上门?”他从田地里伸出脖子,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垂头丧气地说:“依我看啊眼下世道不同,人心不古,咱们在这窝了半个多钟头,别说人了,鬼都没碰上半个。这救命锦囊多半是作废了。”

  我重新找了条毛巾给他:“来,这是招待所里带出来的你先换上。咱们走得太急,只有这么一件战利品。你把伤口重新处理一下再说。既然没有等到援军,那就依着那句老话’靠人不如靠己’。咱们趁天没亮,赶紧离开这里,日头一出来,肯定会大范围警戒,到时候连进城都是问题。”

  说话的工夫,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狗吠,数九天里听来格外凄凉。鹤唳老早就放了出去,我见一直未有回应,就觉得事情可能不如我们设想中美好,一来事隔多年,知道此事的人恐怕多数已经作古;二来,我们身处远郊,哪来的狗屎运,刚好碰上懂行的手艺人呢。所以说,与其坐以待毙等着被公安追上来抡大棒,不如铤而走险摸进城再做打算。

  四眼也同意我的观点,Shirley杨虽然心有不甘,可眼见胖子头上的血窟窿也知道无法再拖延下去。我们扶着胖子从光秃秃的田地里爬了出来,拿出地图一比画,便直奔总统府的方向去。我脚下踩着泥泞的田径,心里头很不是滋味,此行如果不是因为我太过莽撞,大家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回头看看胖子,他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只是大笑了一声,让我赶紧进城给他买两笼猪肉馅的包子赔礼道歉。我说你丫小声点,还没出敌区呢,万一惊动了绿壳王八,咱们回头只能蹲号子里头啃咸菜。

  正说着,一阵猛踩油门的声音由远至近拉着巨风而来,地上的石子被碾得嘎嘎作响。我扭头一看,黑夜中一道强光笔直地罩住了我们身后的小路,亮得叫人睁不开眼。我一瞅这架势,来者不善,急忙招呼大伙甩膀子跑路。没蹿几下,只听一个声音高声喝道:“前边的人,站住,快站住!”

分享到:
赞(5)

评论2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6
    好多挑刺的都是先入为主。要是那么想,鬼吹灯原著里也有好多灵异事件,比如先知预言,凤凰胆什么的,不比这个扯蛋多了。所以看小说就看一乐,何必吹毛求疵。
    挑刺的2016-06-15 0:52:25回复
  2. #25
    80年代,大陆座机都没普及,就是能北京检测到数秒得鹤鸣,但这定位准确到几米得步骤,这快这么准比现在的卫星都牛
    坑爹啊2016-02-12 22:03:59回复
  3. #24
    牵强了点,对面怎么接收信号呢?
    鹤唳2016-02-06 17:40:27回复
  4. #23
    烂啊 味道明显不对
    2015-01-02 20:13:39回复
  5. #22
    还不错啦…
    2014-02-14 7:58:04回复
  6. #21
    坑爹的代笔啊
    我有一头小毛驴2013-11-14 3:59:54回复
  7. #20
    日你们妈妈啊'傻逼们。这个不是霸唱写的,猪鸡巴
    楼上的傻逼2013-11-05 7:54:51回复
  8. #19
    ,九楼。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2013-10-25 9:37:42回复
  9. #18
    一看就知道,别人写的,感觉根本不一样
    ,,,,2013-07-11 6:05:48回复
  10. #17
    头上伤不要紧,让各位挂念。古代无线电让我想的头疼。
    胖子2013-06-13 0:42:01回复
  11. #16
    尼玛,美国那么多人就不会先派一个回去打听打听么,感觉这小说写的越来越SB了
    桑老大2013-05-08 9:11:13回复
  12. #15
    怎么越写越差了,没以前精彩了。都把八一兄写成什么人了?
    胡说2013-04-22 20:23:08回复
  13. #14
    警察用的什么武器啊,给胖爷头上开一窟窿。
    大金牙2013-03-07 6:37:53回复
  14. #13
    你好我叫四脚朝天,五鹤朝天是我五弟。
    四脚朝天2013-02-17 18:24:15回复
  15. #12
    老霸你再胡说八道咱们离婚
    霸唱老婆2013-02-15 11:13:39回复
  16. #11
    “只是这种鹤唳分贝过高,人耳难以察觉”呵,应该是“频率太高”。霸唱兄不会连物理都没学过吧?
    匿名2013-02-08 18:38:21回复
  17. #10
    可眼见胖子头上的血窟窿胖子有危险了
    迷恋的读者2012-12-12 22:45:43回复
  18. #9
    此事有蹊跷
    元芳2012-11-11 20:30:19回复
  19. #8
    怎么穿帮众多啊,每一小节都有一个,这明显是代笔啊
    倒斗研究生2012-09-26 17:52:47回复
  20. #7
    鹧鸪哨不是杨的外祖父吗,怎么成祖父了?别告我他祖父外祖父是一个人
    找茬的2012-08-17 1:01:45回复
  21. #6
    绳解摩擦传千里,高科技啊
    1232012-08-14 20:21:52回复
  22. #5
    涅羽?…笑了
    又见谎言2012-07-26 23:04:45回复
  23. #4
    感觉写的有点问题。。
    读者2012-07-22 5:07:33回复
  24. #3
    到此一留
    摸金为王2012-07-20 7:06:06回复
  25. #2
    鹤唳:嘻嘻~~无线电通信算个屁!一拿出我来就能发出求救信号了而且还不用电池呢。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7-08 3:53:30回复
  26. #1
    好惨哪,当兵的遇上抓号子的
    美元大大滴2012-07-04 21:09: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