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3)

  我被自己的名字弄得浑身一震,脱口而出:“是不是搞错了?”

  Shirley杨示意我继续听下去,此刻胖子刚从梦乡中被我们吵醒,睡眼惺忪,一时半会儿尚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地问我们在折腾啥玩意儿。我冲他嘘了一声,让大家静下心来继续听广播。

  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太差的原因,收音机的接收一直断断续续,后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破碎的只言片语,大致意思是南京地区出现了一个倒卖文物的犯罪团伙,涉及数起金额巨大的文物走私案,在最近的一次行动中该团伙骨干成员落网,牵涉出了幕后黑手胡八一云云。

  我听得目瞪口呆,怎么才出去几个月,转眼就成通缉犯了,还是匪首。胖子拍了我一把:“行啊兄弟,处了这么多年,真没看出来,背着我们搞副业。”

  四眼脸色大变,抄起外套说:“这地方不能待了,咱们得跑。”

  我一把将胖子从床上推了起来:“四眼说的有道理,只怕消息早就出来了。大金牙在信上所指,恐怕正是此事。”

  Shirley杨甩下毛毯,严肃地说:“事不宜迟,我们从消防通道出去,尽量不要惊动前台。”

  刚到南京,我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成了播报员口中的通缉犯,这可慌了众人的手脚。我们几个三下五除二,将刚刚铺开的行李卷又草草打好包,准备从招待所的后门遁走脱身。不料四人前脚刚出房间,后脚就听见走廊里响起了服务员大妈嘹亮的呼喊:“就是他们几个,别让他们跑了,抓贼啊,抓卖国贼胡八一!”

  我被她一喊,满口的牙都酸了半截,胖子惊呼:“肏,老胡家长脸了,大阵仗。”

  我扭头一看,哭的心都有了,一队绿褂、绿裤的大盖帽,手持警棍堵在了走廊的入口处,哥几个连帽子都是绿色的,少说也有十好几人。

  ”走,走,走,这边!”Shirley杨拽着我们几个,拐进转角处的通道,向着反方向跑去。她后来告诉我,这是在陆战队养成的习惯,到了一个地方,得先把前后门摸透彻,搞一个逃生方案出来。要不然,她就不敢躺下。四眼说这个习惯非常好,要借鉴,免得日后着了小王八的道。

  我给他们三人夹在中间,走道又相对狭小,满屋子的公安干警跟地爬子似的,逮哪儿哪冒头,堵得我们抱头鼠窜狼狈极了。

  胖子顶着行李,急得满头是汗:“这是哪个部门的同志啊都是,锲而不舍、鞠躬尽瘁,包围圈战术用得怪娴熟。”

  我说你歇菜吧,被包围的是咱们,要学习借鉴也得等逃出去再说。这时候,有几个跑动比较猛的,已经冲到了我面前,离我最近的一位警察同志,瘦得像只蛐蛐,满眼精光,一个饿虎扑食,牢牢地把我的裤腰带扯在了手中,他兴奋地呼喊同伴:“动1动1,我是动13,嫌疑犯已经被我逮捕,请求支援!重复一遍,请求支援!”

  四眼一看情况不妙,照着他脑门儿一脚狠踹。我说袭警要不得,天下警民是一家,你打他跟打我儿子一样,看着心疼。

  胖子仗着个头壮,将通道堵了个七七八八,有两个大盖帽想要突破他的防线硬挤过来,衣服扣都挤掉了,还是没有成功。

  ”老胡,快跑,我顶不住了。”胖子憋了一脸酱紫,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揍开了,满脸的血印子。我心里明白,以他的身手,远不至于被几个小片警弄得如此狼狈。他必定是为我着想,唯恐事态扩大,所以才会硬顶在枪口上不肯轻易还手。Shirley杨本来跑在最前头,这时她猛地一刹,朝我们大力地挥手,意思说出口近在眼前。

  我见胖子受伤,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提起地上的小警察一把甩了出去。其他人原本都在围着胖子打转,一瞧自己人被提溜起来,急忙去接。胖子乘机抽出身,可能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他脚下不稳,要不是我上前搭了一把,差点给摔个狗啃泥。

  趁着眼下形势混乱,我们撞开了招待所的后门,一鼓作气逃出了半个多钟头的路程。那个时节不同今日,南京的基础建设还没有完全翻新,火车站附近多是农田,要不就是刚刚兴建起来的工厂,大半夜的,想找个有人烟的地方比登天还难。

  ”先找地方停下来,给胖子止血。”

  胖子被我和四眼搀扶着,脑门儿上顶了一条秋裤。我们跑得太急,没工夫为他处理伤口,我从包里胡乱抽了一件衣裳出来打算先把伤口捂上再说,好在是条棉质秋裤,万一抽中了内裤,估计胖子能当场把我揍死。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会穷追不舍,安全起见我们只得先藏身在一片收割过的稻埂田里。

  南京这地方,四季分明,独缺暖春。九九寒歌唱到头,扒了棉袄直接凉拖,别看现在三月天,照样天寒地冻,冷得人鼻涕眼泪一把抓。如果再不抓紧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整一下,我怕我们四个都吃不消。眼下一片漆黑,胖子不断地喘着大气,四眼抽了抽鼻头,哆哆嗦嗦地翻出一张南京地图来。我见状急忙去掏衣兜,想找盒火柴出来照明,不料手指一入口袋,先是被一件滑溜溜的东西碰了个冰凉。

  我心头一惊:薛二爷的救命锦囊!

分享到:
赞(6)

评论2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2
    我被通缉了,那怎么过的海关啊?
    胡八一2015-07-29 14:24:40回复
    • 香港转站
      0.02015-08-16 14:43:24回复
  2. #21
    儿子,你是看小说呢,还是挑刺来了,老子告诉你,不乐意看马上滚
    张牧野他爹2013-10-06 18:13:45回复
    • 吃屎去吧你这个屎壳郎
      匿名2015-03-16 13:29:00回复
    • 回家吃屎去吧你,轮着你放屁了吗?爱看评论看,不爱看挖出你的狗眼来!
      张牧野他爷爷2015-03-16 13:30:18回复
  3. #20
    给你找个很大的纰漏。。故事发生在1985年是吧?你可知道1985年警察的服装?八三式警服,是你说的嫩草绿,83式警服 北京是1984年才换装,全国普及下去最少3年。。就拿99式警服说 最早是大连先换装,然后是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然后是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以及沈阳刑事侦查学院,最后按城市规模逐步换装,而且很麻烦,警号,职务工作证执法证,试问在99年的时候号称全国统一换装的需要3年,何况是1985年的南京。。。。85年的南京还应该是白上衣海蓝裤白帽子的七一式警服 作者同志你很没文化。。。。鄙视
    张牧野2013-07-21 16:01:21回复
  4. #19
    警要不得,天下警民是一家,你打他跟打我儿子一样,看着心疼。
    打击枪手2013-06-15 12:34:57回复
  5. #18
    这不是霸唱写的
    红拖鞋2013-05-16 22:09:52回复
  6. #17
    老娘我穿越来了
    韩淑娜2013-04-03 10:12:38回复
  7. #16
    八一啊,你上飞机之前不是把我塞进行理里了吗?
    小荷包2013-03-07 6:27:14回复
  8. #15
    我说袭警要不得,天下警民是一家,你打他跟打我儿子一样,看着心疼。 哈哈
    打酱油2013-01-26 11:43:10回复
  9. #14
    总觉得打人比打僵尸好玩些。。。
    灯神2013-01-21 4:02:12回复
  10. #13
    越看越无聊!点都没得质量!漏洞可以少点不噢!霸唱同学
    想吹灯啦!2012-12-14 7:38:46回复
  11. #12
    都知道南京出事了 冒险回来都不知道换个名字吗?
    2012-11-22 11:38:15回复
  12. #11
    这书越写越差,通缉犯,正经途径回国不要护照呀,没进海关呢就被抓了,美国华人黑帮敢跟警察火拼,我真受不了了。
    丁丁2012-10-11 21:59:52回复
  13. #10
    亮有一计
    看着不爽2012-10-09 2:21:34回复
  14. #9
    哎我去,终于进入主线了,霸爷多写点,总觉得没以前精彩了...
    鬼迷2012-08-15 6:45:20回复
  15. #8
    八一你跟霸唱讲讲,我刚打了公安,别把我写死啊,怕怕,手贱啊我
    秦四眼2012-08-14 17:05:40回复
  16. #7
    八一君,用稻梗查我的屄吧!啊~~~~
    shirley杨2012-08-09 8:54:13回复
  17. #6
    杨小姐出现,这小说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有没有这种感觉!
    台灯2012-08-03 23:53:30回复
  18. #5
    这个故事终于有shirley了!!!!
    七宝2012-07-27 4:12:32回复
  19. #4
    胖子被我和四眼搀扶着,脑门儿上顶了一条秋裤。我们跑得太急,没工夫为他处理伤口,我从包里胡乱抽了一件衣裳出来打算先把伤口捂上再说,好在是条棉质秋裤,万一抽中了内裤,估计胖子能当场把我揍死。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会穷追不舍,安全起见我们只得先藏身在一片收割过的稻埂田里。 嘎嘎嘎嘎!内裤!嘎嘎嘎!笑死我了!!
    蜡烛2012-07-10 4:38:56回复
  20. #3
    给胖子用秋裤止血?要是用林妹妹的东西给胖子止血,死胖子还不乐晕过去
    123452012-07-08 9:12:44回复
  21. #2
    我说袭警要不得,天下警民是一家,你打他跟打我儿子一样,看着心疼。哈哈
    美国妞2012-07-06 0:24:08回复
  22. #1
    终究还是没人了啊,默哀.....
    美元大大滴2012-07-04 21:04: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