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引子

  Shirley杨遭人下蛊,神志不清,敌友莫辨。眼下虽然已经将毒蛊取出,但放蛊之徒的身份尚未明确。我带着虫蛊向薛二爷请教其中的奥妙,他翻出若干古籍为我详解道:

  苗疆放蛊,确实是人间一大奇闻。蛊,俗称草鬼也,在苗语中叫做“欺”。古来巫蛊之术,不绝于载。

  早在西周时期,就有过关于蛊的记载。《周礼·秋官》云:“庶氏掌除毒蛊,以嘉草攻之。”又《左传·宣公二年》载:“晋里克有蛊疾。”到了西汉时期,巫蛊已经盛行于朝堂内院之中,连宫廷都深受其害。汉武帝时著名的“巫蛊之祸”,牵连数千人丧命。而汉唐以降,巫蛊之说日益兴盛,至宋代时,巫蛊多传说风行福建沿海各省,至明清时代,又传说西南各地亦盛行巫蛊之术,到了清代以及民国年间,巫蛊之风渐退,陆续间只余湘西、云贵等地,皆传以苗蛊最盛。尤其一些当地的旧时官志,内容更为详细。如清代《乾州厅志》卷七云:“苗妇能巫蛊杀人,名曰‘放草鬼’。遇有仇怨嫌隙者放之。放于外,则虫蛇食五体,放于内则食五脏……”如此等等,记载颇丰。

  薛二爷将巫蛊之历史与我细细讲述,而后又说:“吾有一旧友,曾在云南掌事,前些日我向他请教毒蛊之事,遂推荐一饱学之士。当家的你若是有心,不妨前往云南一探究竟。”

  因着薛二爷的一句话,更为了追查神秘老人的身份,我们一行人再次踏上旅途,前往传说中的万蛊之地,云南。

分享到:
赞(8)

评论10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2
    真心亂。。。編劇來寫小說,還是不合適。 天下霸唱寫的劇情比較緊鑼密鼓,很有料,內容還刺激又詳細。唉。
    我草2017-08-11 20:36:09回复
  2. #101
    写多少 我看多少
    天津煤球2014-12-15 18:27:46回复
    • 这节之后才是天下霸唱的文风了么?
      鬼迷2015-10-13 13:31:51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