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镜里乾坤 废园之怪(一)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清朝咸丰年间,爆发了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当时被称为”洪杨之乱”,因为太平天国的主要领袖是洪秀全和杨秀清。战乱规模空前,波及了很多省份,死的人实在太多了,除了那些个打仗阵亡的,还有被乱兵山匪屠杀的、死于疫病饥荒的各种情况。据统计,这段时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以亿计,整个大清国少说减少了一半人口。

  当时有位姓丁名盛的商贾,四十来岁正当壮年。其家原住杭州,祖宅被兵火焚毁,等到乱事平复,他重新在苏州置了一座废园,准备携带亲眷定居下来过日子。

  苏州城的园子最多,全是前朝富户所留,相传丁家所买的废园,也是某巨室的遗宅。早在发匪作乱之前,这处废园就闹鬼闹得很凶,常有怪异之事发生,一直空弃至今,战乱之时更是死了很多人,加上年久失修,从内到外,都甚是破败荒废。

  丁盛就是贪图便宜,才买下来这座废园。推开园门进去一看,只见天井间尸骸纵横,被砍下来的头颅数以百计;那假山竹树之间,到处都是腐骨烂肉,臭得出奇;后园有个小池塘,积满了腐烂的落叶,池塘里的水色呈猩红,黏腻如膏,看一眼能让人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丁家既购此园,为了省钱,没有雇人干活,全家男女老幼一齐动手,逐步清理修整。

  邻家有位老者,也是乱后重归故里,他见丁盛举家迁入废园,便好心劝告,此园绝不能住,园中之人往往无故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乱前已被视为凶宅,连杀人不眨眼的发匪也不敢住。

  丁盛历来胆大,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该死的遇不上鬼怪也得死,不该死的撞见鬼怪也死不了,因此根本不把邻居的话当回事,等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带着家人搬进去居住。

  丁家搬入废园,当天没发生什么变故,只是夜深人静之后,池塘里有怪声传出,听着就像鸭子”嘎嘎”乱叫,声音凄厉,悚人毛骨。等到天光放亮,这怪声就没了,转天发现家中蓄养的鸭鹅鸡禽,意外少了几只。

  一连三天,每天夜里都听得鸡吵鹅叫,声音显得极其惊恐,听得人头皮子发麻,到早上必然丢失几只鸭鹅,家中上下人等无不恐慌,不知这废园里藏着什么鬼怪,纷纷劝说丁盛赶紧搬家。

  丁盛把脑袋一摇,训斥道:“无非是野狸拖鸡,值得什么大惊小怪?”

  有个仆人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您没听邻舍讲吗,废园里常有人无缘无故地失踪,试想野狸拖得去鸡,可拖得去人吗?”

  丁盛闻言大怒,对众人道:“咱们丁家以前是财大气粗,但因发匪作乱,家财早被劫掠一空,祖宅也遭战火焚毁,如今只剩下当初逃难时带的一些钱物。全家这么多张嘴要吃要喝,加上穿戴用度,日常开销,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能置办下这座废园,殊为不易,有了住所,咱们才能安顿下来,再用余下的钱将本图利,做些生意谋求生计,岂可轻易更改预算?况且凡是世上凶宅鬼屋,往往作怪于一时,人住得久了,阳气既能冲压阴气,这就叫邪不压正,咱丁家满门善男信女,违法的不做,犯歹的不吃,从没出过男盗女娼的事,我不信镇不住这座废园。即使真要转手变卖,至少也得等到一两年之后,咱们现在刚买下来就急着要卖,岂不是明告诉别人此园有鬼吗?哪个吃饱了撑的,愿意用重金来买鬼宅?”

  当夜阴云密布,怪声又起,丁盛壮着胆子,挎上宝剑,提了灯笼循声找去,一路绕到后园池塘附近,然而他找到东边,声音就从西边响起;他找到北面,声音又从南面传来,扰攘多时,未见分晓,三更时分,忽见池塘水面上伸出一只白森森的大手,露出一尺多长,似乎作势招人下水。

  其时夜色深暗,灯烛忽明忽暗,丁盛站得远了,也看得不太真切,连忙揉了揉眼睛想要仔细看看,却见那只白手伸出一丈有余,竟冲着他抓了过来。丁盛虽然胆大,遇上这种情形也吓得全身发抖,仗着腿底下利索,掉头就往回逃,他跑到假山背后,再探头向后观瞧,眼前却是夜雾茫茫,一无所见。他心惊胆战,匆匆回到房中和衣而卧,想起池塘里那只怪手,不禁又惊又疑,辗转难眠。

分享到:
赞(1)

评论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
    我来了
    湘西尸王2015-10-07 7:18:34回复
  2. #4
    还是网上的全,手机下的都不全啊
    饿2013-02-08 6:52:16回复
  3. #3
    板凳呢?
    81:2013-01-05 21:53:48回复
  4. #2
    地板
    鼠友2012-09-25 4:55:24回复
  5. #1
    抢沙发,看聊斋
    喵喵2011-01-26 0:55: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