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第一章 地仙村古墓

  话说古墓中所藏珍异宝货,多有“未名之物”,也就是没有记载不知来历的古时秘器重宝,本不该是人间所见的,一旦流入民间,教凡夫俗子见了,怎能不动贪念?即便不肯倒卖了取利,也必是想借此机会,搏此浮空的虚名出来,可见“名利”二字,实是害人不浅。

  我下南洋从海眼里打捞出的青铜古镜,正是一面世间罕有的“周天卦镜”,本以为会由陈教授将古镜上交国家收藏,却没想到,最后竟被一心要“暗中做出番大成就”的孙教授骗了去,倘若不是被我在博物馆中捡到工作记录本,至今还教他蒙在鼓里。

  我和Shirley杨、胖子三人,当即拿着笔记本上门兴师问罪。孙教授被我抓到了把柄,苦求我们千万别把他“私下里藏了文物在家暗中研究”之事检举揭发出去,这事非同小可,他本来就得罪过不少人,万一被上级领导或者哪个同事知道了,绝对是身败名裂的弥天罪过。

  我虽然恼他私藏青铜古镜,却并不真想撕破了脸让他下不来台,所以点到为止,告诉孙教授说,既然你已经有了悔意,现在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咱们的政策就是既往不咎,以后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事。

  我和胖子提出的条件,一是让孙学武写检查,现在虽然不流行“狠斗私字一闪念”了,可把所犯错误落实到书面上,还是很有必要的,万一这老头将来不认帐了,拿出按了手印白纸黑字的检查书来,就能把他移交有关部门处理,内容完全按我的意思,我念一句他写一句,名为“检查”,实为“口供”。

  随后还要将古镜古符完璧归赵,都还给陈教授,不管怎么说,献宝的功劳也轮不到孙教授,但此事乃是后话,眼下我们得先借此物一用,得让孙教授带我们去找藏有“丹鼎天书”的“地仙村古墓”。

  那位精通“观山指迷”妖术的明代地仙,虽然把自己的坟墓藏得极深,但以盗墓古法“问”字诀,使用海气凝聚不散的青铜卦镜,却有几分机会可以占验出“地仙村”的风水脉络,然后我们这伙“摸金校尉”便能进去倒斗,取了千年尸丹回来,至于“地仙村古墓”中有无野史上记载的“尸丹”,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我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为了救回多铃的性命,就不能视而不见。

  孙教授听闻这个要求,当即连连摇头,说此事比登天还难,“人油蜡烛,青铜卦镜”如今都在眼前,那支人油蜡烛,正是打捞队从海眼里带回来的,不过不是真正的人油人脂提炼而成,而是使用南海黑鳞鲛人的油脂制成,可以长明不灭,风吹不熄,凑和着完全能用。

  一龙一鱼的青铜卦符也有了,两枚古符可以推演出半幅卦象,但并不知道两枚古符有何玄机,解不开无眼铜符的暗示,根本没办法使用,另外最关键的是没有时间了,古镜保存不了多久了。

  Shirley杨自从到了孙教授家,始终未发一言,此刻听得奇怪,不禁问道:“何出此言?为什么要说古镜没有时间了?”

  我也拍了拍孙教授的肩膀,警告他说:“别看您是九爷,可我们对于稽古之道也不是棒槌,您要是信口开河,别怪我们不给九爷您留面子。”

  孙教授说:“什么九爷不九爷的,这话就不要提了吧,我当初受过刺激,听这话心里难受啊,而且事到如今,我还瞒你们什么?你们自己看看,这面用归墟龙火铸造的青铜古镜,保存不了几个月了。”说着话,便翻过镜面让我们去看。

  那古镜背面的火漆都已被拆掉了,古纹斑斓的镜背就在面前,我和Shirley杨、胖子这三人先入为主,潜意识里还将此镜视为“秦王照骨镜”,看到镜背,就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免得被此镜照透了身体,沾染上南海僵人的阴晦尸气。

  但见到镜背却并无异状,才想起这是面青铜卦镜,与千年镇尸的“秦王照骨镜”无关,凑过去仔细一看,才明白孙教授言下之意。

  原来归墟古镜最特殊之处,乃是阴火粹炼,南海海眼中的海气,氤氲于铜质之内,万年不散,使得铜色犹如老翠,但此镜流落世间几千年,它在沉入海底前的最后一位“收藏者”,或者说是“文物贩子”,根本不懂如何妥善存放这件稀世古物,可能是担心铜镜中的海气消散,竟用火漆封了镜背,不料是弄巧成拙。火漆与归墟青铜产生了化学反应,镜背的铜性几乎被蚀尽了,现在青铜古镜中的生气,所剩仅如游丝,铜色都已经变了,大概过不了太久,卦镜便会彻底失去铜性,沦为一件寻常的青铜器。

  我知孙教授不是扯谎,只是见寻找“地仙古墓”的设想落空,不免有些失望,正想再问问有没有别的途径,这时胖子却说:“一早起来到现在,只吃了两套煎饼,要是过了饭点儿,肚子就该提意见了,孙老九甭说别的废话了,赶紧带上钱,咱们兵发正阳居开吃去也。”

  孙教授哪敢不从。好在刚发了工资和奖金,加上补贴和上课的外快,全部原封没动地带上,把我们带到赫赫有名的“正阳居”。这个国营饭店专做满汉大菜,我和胖子慕名已久,心想这都是孙教授欠我们的,不吃白不吃,自然毫不客气。但一问才知道,原来想吃满汉全席还得提前预订,只好点了若干道大菜,摆了满满一大桌子。

  孙教授脸上硬挤着笑,也不知他是心疼钱包,还是担心“东窗事发”,总之表情非常不自然,他先给胖子满上一杯酒,陪笑道:“请……请……”

  胖子十分满意,举起酒杯来。“嗞儿”的一声,一口嘬干了杯中茅台,咧着嘴笑道:“孙教授啊,甭看你是九爷,认识字儿比胖爷多,可胖爷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不会喝酒的主儿,瞧见没?刚我喝的这个叫虎泯,长见识了吧?赶紧给胖爷再满上,让胖爷再给你表演个最拿手的鲸吞。”

  我估计孙教授此时把胖子“鲸吞”了的心都有,但他受人所制,只好忍气吞声地给胖子又是斟酒又是夹菜。我看在眼里,忍不住有些好笑,心想这才算出了气,思量着也要耍他一耍,却见一旁的Shirley杨秀眉微蹙地望着我,眼神中有些埋怨之意,显然认为我和胖子的举动有些过头了,这位孙教授虽算不上德高望重,但毕竟也是一位有身份的学者,已经道歉赔过罪了,怎么好如此对待他?

  我并不以此为意,心想:“孙教授这厮如此可恶,要不这么折腾折腾他,以后他未必能吸取教训,不把他批倒批臭已经算便宜他了”,可我也不忍让从Shirley杨觉得为难,只好闷头吃喝,不和胖子一起寻开心了。

  这时孙教授又给Shirley杨倒了杯酒,叹道:“一念之差,我是一念之差啊,请杨小姐回去之后,千万别跟老陈提这件事,否则我这辈子再没脸去见他了……”

  Shirley杨安慰他道:“您放心吧,我发誓只字不提,也不让老胡他们说,古镜就由您亲手还给陈教授好了。”

  孙教授就盼着她这句话,犹如接了一纸九重大赦,喜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我听到此处,抬头看见孙教授双眼闪烁,除了劫后余生般的欣喜光芒之外,还藏有一丝很微妙的神色,虽是稍纵即逝,却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心念一闪,当即就把筷子放下,插口道:“不行,青铜古镜和调查大明观山太保的笔记本,以及那份检讨书,都得先放我这儿存着,我要先研究研究还有没有别的途径找到地仙古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由不得别人。”

  孙教授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Shirley杨,看他表情,好象是在问:“你们两位,一个说还,一个又说不还,到底谁说了算?”

  我不再理睬孙教授,转头和胖子干了一杯,侃些个饭桌上的段子,Shirley杨见状,只好无奈地对孙教授耸了耸肩,说了声:“Sorry。”

  孙教授这才知道Shirley杨原来是做不了主的,便又来给我敬酒,央求道:“胡同志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呀,当初你们在陕西,找我打听了许多紧要之事,我当时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呐,好歹也算帮过你们一场,就让我亲自把铜镜还给老陈吧。”

  我也很诚恳地告诉孙教授:“孙九爷,要不是你在陕西帮过我,这回绝对轻饶不了你,你私自窝藏我们打捞回来的国宝,知不知道这是拿人命换回来的东西?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了,但我不是开玩笑,我确实计划要拿这些东西入川寻找地仙村古墓,在此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重新交到你手里。不过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选择同我合作,只要你肯出力,帮我找到这座古墓博物馆,里面收藏的周天卦图,你尽管拿去研究,到时候反动学术权威的头衔非你莫属。”

  孙教授听罢沉默半晌,抓起酒瓶来“咕咚咚”灌了几口,不多时,酒意上头,已涨紫了脸膛。他盯着我压低了声音说:“胡八一,你小子这是逼着我带你们去盗墓啊!”

  我笑道:“孙九爷您终于开窍了,不过您还看不出来吗?我们可都是老实孩子,只是想去实地考察一下地仙古墓的传说是真是假,另外你偷着研究民间的盗墓手段,难道就没有非份之想?”

  孙教授苦着脸说:“地仙村是明代盗墓者观山太保所造,藏在深山里边,我研究民间盗墓秘术,动机和你们一样,只是想找到方法证实它的存在,可没想过要去盗墓。”

  我心想“酒后吐真言”,趁着孙教授喝多了,我得赶紧问他一个实底,就问他“观山太保、封王坟、地仙村、丹鼎异器、机关埋伏”这些传说,都是否可信?

  孙教授说,当年流寇入川,几十万人也没将它挖出来,现在根本就没人相信“地仙村”的存在了,费尽心血收集了许多资料,越来越多证据都显示,四川确实有“地仙墓”,墓中藏纳了许多各代古墓的棺椁冥器,但此事却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某位权威人士指责说——这类民间传说极不可信,是源于“缺乏知识、迷信、痴心妄想”而产生的原始奇思怪论、简直是难以形容的幼稚想象,谁相信谁就是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我们听这话说得可真够损的,想不到孙教授竟被扣了这么多帽子,不禁也替他叫着撞天的屈,世上之事,向来是“说无易、说有难”,是一种很普遍的从众心理,坚持守旧心理和唯科学元素论,必然会缺乏面对新事物新观念的勇气。我心生同情,就劝他再喝几杯,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好在还能一醉解千愁。

  不料孙教授量浅,刚才灌了几口白酒,酒入愁肠,整个人已然是七昏八素,胖子只好半拖半架着,带他出去呕吐,我望着他脚步踉跄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对Shirley杨说:“孙教授也是个怀才而不遇时的,他这多半辈子恐怕都是活得郁郁不快……”

  Shirley杨忽然想起一事,帮我倒了杯酒,问道:“对了,你们为什么称孙教授为九爷?他排行第九吗?”

  我说那倒不是,他排行第几我不知道,其实“九爷”是种戏谑的称呼,因为以前在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的时候,我们管知识分子叫做“臭老九”,这是从“官、吏、僧、道、医、工、猎、民、儒、丐”的排名而来,因为儒排第九,又因为有位伟人,曾经当众引用《智取威虎山》中的台词说“老九不能走”,他的意思是不能把知识分子都赶走,所以当时才推广普及了“老九”这种说法。不过这些观念早已被时代淘汰了,我和胖子刚才称孙教授为“九爷”,不过是同他开个玩笑而已。

分享到:
赞(40)

评论13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30
    今天是八爷生日 8爷生日快乐
    匿名2017-08-01 16:56:17回复
  2. #129
    老毕也引用了,可惜被关禁闭啦!
    楼下点Sb2017-03-11 16:42:31回复
  3. #128
    好堵呀
    老山村2016-07-31 15:24:21回复
  4. #127
    同感
    影子2016-01-15 13:36:29回复
  5. #126
    很扯淡,摸的东西要么丢了,要么送人哦,最后又是交给国家了。这整个是一个慈善盗墓啊!
    知书人2015-09-01 15:55:02回复
    • 那你认为呢?都归他们几个了?然后暴富?从此后过上臭不要脸的幸福生活?
      你丫真无知2016-01-29 0:01:34回复
  6. #125
    我来看看,只是看看。
    闷油瓶2015-04-30 13:28:36回复
  7. #124
    我也只是来看看
    解九爷2015-03-09 13:07:12回复
  8. #123
    杨,哥哥好想你
    胡八一2014-11-13 20:30:59回复
  9. #122
    儿嘞
    你爸爸2014-06-14 21:46:51回复
  10. #121
    我只是来看看
    陈皮阿四2014-06-13 11:06:33回复
  11. #120
    我无语了
    胡八一2014-06-09 2:24:44回复
  12. #119
    我擦,精绝女皇你太骚了,八一怎么能看上你呢
    献王大粽子2014-05-24 2:06:45回复
  13. #118
    八一快来呀~腿都劈开了就等你捅啦!!O也!
    精绝女皇2014-05-15 5:58:10回复
  14. #117
    不愧是经典小说这都多少年还有人看
    竟然还有人2014-04-09 8:40:45回复
  15. #116
    菊花是我的,宝贝也是我的
    赵信2014-04-05 21:33:45回复
  16. #115
    德玛西亚
    娘希皮2014-03-08 21:52:33回复
  17. #114
    搬山倒斗,我有一手!
    雄霸2014-01-18 4:44:44回复
  18. #113
    逗比们
    巫峡棺山老粽子2014-01-08 5:09:35回复
  19. #112
    八一哥哥,别管他们,我才是你的原配
    雪莉杨2013-12-31 22:00:20回复
  20. #111
    这都发表的什么?
    闷油瓶2013-12-23 8:00:59回复
  21. #110
    精绝女王,让我来干你吧
    粽子2013-10-31 11:17:54回复
  22. #109
    你丫子的。胡八一!劳资迟早弄死。
    孙教授2013-10-24 14:08:13回复
  23. #108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我去2013-10-20 19:09:23回复
  24. #107
    看我的无敌电眼,八一哥哥来干我呀,人家等你等得都死了你还不来,把那个杨狐狸精忘了吧,我才是你的菜
    精绝女王2013-10-20 1:23:13回复
  25. #106
    母狗 你也看这个啊?
    过路人2013-08-08 22:41:06回复
  26. #105
    胡哥是俺的偶像
    棒棒痒2013-08-03 18:49:12回复
  27. #104
    太安逸了
    陈涛2013-07-27 18:59:43回复
  28. #103
    胖子好可爱啊!好喜欢他!说话都好逗喔!
    开开心2013-07-25 17:58:24回复
  29. #102
    八一,你取的什么名字哦,女主的名字太难听了
    穴里痒2013-07-08 10:58:33回复
  30. #101
    说看不懂的就赶紧回家补语文吧!
    牧野2013-05-28 0:36:48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