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墓中寻龙 盗墓(一)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武昌起义隆隆的枪炮声,使中国终于挣脱了封建帝制的沉重枷锁,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民国初年的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涝”灾情,使得许多省份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成了灾民,为了能有口饭吃,更有许多人铤而走险当起了土匪响马,或去做倒卖人口、走私烟土、贩运军火一类缺德到底的勾当。这正是“十年干戈天地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只有黄澄澄的大黄鱼(金条)才是硬通货。但在盗墓者的眼中,如此时局之下,国家的法律已形同虚设,正是盗掘古冢、窃取秘器的大好时机。有经验的盗墓老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稳定下来之后,古董价格必会看涨,届时再把所盗之物出手,便可轻轻松松地发上一笔横财。

  盗墓贼“马王爷”和他的两个老伙计——老北风、费无忌,就是瞅准了眼下的机会,打算趁着淤泥河附近军阀交战,附近村县老百姓逃得十室九空之机,动手盗掘河畔的一处无名古冢。

  马王爷本名叫马连城,只因盗墓经验丰富,做过不少大手笔的勾当,而且眼功极高,甚至有人传说他生了三只眼,不管地下有什么古墓,不论藏得多深,他只瞧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倪,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绰号。然而对马王爷的本领比较熟悉之人,自然都知道他并非生有什么三只眼睛,只尊称其为“观山马爷”。

  马王爷盯上淤泥河边这座古冢不是一两天了,地点就在离河边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时移物换,丘陇渐平,那古冢的地面封土堆和石碑等标记早已消失多年,不是行家根本就发现不了。如果拨开那些枯黄的乱草,在半尺多厚的异色泥下,便可以瞧见一块块奇大无比的墓砖,墓砖的缝隙间铸有铁水加固,要想短时间挖开盗洞,就必须使用土炮炸出缺口。

  只是这附近离官道不远,地理位置虽然偏僻,但却是赶场的必经之路,昔日里人来车往难有机会下手,即使在夜里用土炮炸那墓墙,也有可能会惊动民团或保安队。所以马王爷虽然早就踩过几遍点儿了,却迟迟未敢轻举妄动。当前的战乱却使得这里突然变得人迹罕至,这对马王爷等人来讲那真是天赐的机缘,他立刻会合了另外两个盗墓老手——善使火药术的“老北风”,与身大力不亏的开棺好手“费无忌”,为了掩人耳目,三人都装作道人打扮,带上一干应用器械,牵了几头用来驮东西的骡马,昼伏夜行来至淤泥河畔。

  “淤泥河”之所以得名,是由于这河中是半水半泥,也不管是涝是旱,这条河始终都有这么多烂泥。近年来河水流量逐渐变少,原本一条数丈宽的河流,又被淤泥分割成若干段,只有在雨水最大的时候,才偶尔连成一片。河床则全是一丛丛几尺高的乱草,有那些不明究竟的外地人,路过的时候想在河边喝口水、洗把脸什么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一脚踩到草下的泥潭,往往就陷在淤泥中丢了性命,谁也说不清这淤泥河陷死过多少人。只是这条河由于死人太多,除了河道最中间极窄一段的水质还算说得过去,大部分河道中一年四季都流着黑水,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腐臭。

  马王爷他们到达淤泥河边之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暮色黄昏。由于事先已经多次看过地形,马王爷和老北风等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古墓那铜浇铁灌的砖墙掘了出来。老北风一马当先,在硕大的墓砖上用手指敲敲打打,勘察下手的位置。马王爷同费无忌二人都蹲在一旁等候,马王爷神色悠闲地吸着旱烟袋,而费无忌则神情专注地盯着老北风脸上的表情变化,有几分担心携带的土炮药量不够。

  老北风不慌不忙地探明了砖层的薄厚,对马王爷和费无忌说道:“两位老哥,这寿穴造得好个石椁铁壁,恁般结实坚固,咱们虽然带的火药不多,但我估量着若用土炮落力打它最薄弱之处,就算擂不开也差不多了。”

  马王爷听罢,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吩咐道:“这淤泥河附近的人早就跑光了,动静闹得再大也不打紧,只是需把药量掐算得恰到好处,别损伤了寿穴中值钱的器物便是。”

  马王爷是这伙人中的首领,他发了话之后,老北风才敢动手,三下五除二便安装了土炮的药引,土炮轰然炸响,别看是土制炸药,但配比高明,爆炸的威力着实不小,直炸得土石横飞、浓烟升腾。老北风早年间在北洋火器局做过火药师,这些年来跟随着马王爷盗过不少古墓,土炮破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待烟雾散去之后,只见这座无名古墓被来了个大揭顶,已经给崩出好大一个缺口。

  土炮打出的缺口,位置刚好在墓道铜门的顶端,绕过了最为坚固的铜门铁壁,可墓墙露出的缺口后并不是墓道,里面竖着一块青条石墓碑,三人不免有些奇怪,盗了这么多年的墓,还没见过谁家的墓碑放在坟墓内部,这唱的又是哪出戏?于是并肩走到近前定睛观瞧,都忍不住想要看看这无名古墓里藏着的石碑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那墓碑又扁又长,造得甚是奇特,石头便是普通的大青石,上边顶端雕了一个鬼头,当中歪歪斜斜地刻着一行大字,笔画怪异潦草,透着阵阵邪气。

  这三人中只有费无忌是不识字的粗人,老北风虽然识得一些常用字,但加上认错的白字,最多也就认得几百个字,稍微复杂些的文字便不认得,对于石碑篆刻更是一窍不通。他们俩看起这块墓里的石碑来,跟看天书差不多,连半个字也读不出来,只好请教马王爷这碑上究竟写得些什么文字。马王爷博古通今,自然是难不倒他,青石上的一行字迹虽然奇特,却并非古篆之类繁杂艰难的碑文,稍加辨认就已读出,当下便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马王爷竟然觉得心底里突然生出一阵寒意,这青石上刻的一行字是:“诸敢发吾丘者必遭恶咒坠万劫而不复之地。”原来这是一块古代墓主用于恐吓盗墓者的诅咒石,也就是墓主发下毒咒,谁敢掘这座坟,墓主即使死后千年在冥冥之中,也必诅咒盗墓者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见此石碑者——死。

  自古以来,从有厚葬之风开始,世间便无不发之冢,但“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在古人心中根深蒂固,很少有贵族愿意纸衣瓦棺。既然不能薄葬,便只有想尽办法反盗墓,除了机关疑冢之外,诅咒震慑也是一个常用的办法。马王爷以前也曾见过类似的,但盗墓之人既然敢做这穿梭于阴阳界之间的行当,便早已将鬼神诅咒置之度外了,他对于这种毒咒早已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在乎。然而这次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说不定这无名古墓中真会有什么古怪。

分享到:
赞(0)

评论60

  • 您的称呼
  1. #60
    鬼帽子延伸啊
    雪莉2016-09-11 8:41:19回复
  2. #59
    注意!霸爷却出了这本【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基本上貌似是把鬼吹灯(其实也有不少迷踪之国+贼猫)中一些有趣的桥段、设定,以乡野传闻的形式再度呈现(依照霸唱的说法,这些乡野传闻为鬼吹灯中那些设定的灵感源~~~~~。)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2015-08-25 15:14:50回复
  3. #58
    独立的吗
    不唱了2015-08-12 17:32:58回复
  4. #57
    我孙子呢?我孙媳妇儿呢?
    胡国华2015-07-07 12:33:10回复
  5. #56
    继续看~~
    匿名2015-02-05 10:19:12回复
  6. #55
    太精彩了!
    杨先生2014-05-26 7:55:58回复
  7. #54
    划,写的不错呀,。
    虎踞2014-02-22 7:02:56回复
  8. #53
    什么情况啊
    姚先生2013-11-19 22:36:26回复
  9. #52
    什么情况
    萨帝鹏2013-11-09 0:08:32回复
  10. #51
    这个游戏耍例行公事芤空洞
    马化腾2013-10-25 22:53:57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