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黄天荡 第一章 打孤雁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有道是“耕牛无宿草,仓鼠有余粮”,拉犁耕田的黄牛一生辛勤劳苦,却连果腹的草料都未必够吃,临到老更要受一刀之苦,还不如那些窃粮搬仓的鼠类,吃着精粮,养得肥胖安逸。人世之中,往往也是如此,真正任劳任怨出力气做事的,未必讨得到什么好处。马大人不知耗费了多少心机,筹募团练守城御敌,但那个酒囊饭袋般的旗人提督老图海,却唯恐他在灵州城拥兵自重,处心积虑地剪除此人羽翼,首先就是要除掉雁营。

  这雁营之中皆为雁户出身,也就是以打雁为生的雁民。在灵州城西有好大一片芦苇丛生的沼泽地,被称为黄天荡。水草茂密无边,不知覆着多少里数,那些南来北往的大雁途经此地,多会在黄天荡中落脚。雁乃守信之物,每到迁徙之期,天空中雁阵翩翩,一队连着一队,漫天皆是,观之不尽。

  世上打猎的猎户,无非是挖陷阱下套子,或是用弓弩、火铳击射猎物,如能依法施展出这些手段,要打什么熊罴虎豹,或是狐狸黄狼,自然不在话下,却唯独是打雁最难。俗话说宁吃飞禽一口,莫吃走兽一只,野雁乃是禽中之冠,自古被视为“五常俱全”的灵物——哪五常?仁、义、礼、智、信是为五常。

  说雁有仁心,是因为一队雁阵当中,总有老弱病残之辈,不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打食为生,其余的壮年大雁,绝不会弃之不顾,养其老送其终,此为仁者之心。

  大雁不仅有仁,更有情义,雌雁雄雁相配,向来是从一而终。不论是雌雁死或是雄雁亡,剩下落单的一只孤雁,到死也不会再找别的伴侣,这是其情义过人之处。

  天空中的雁阵,飞行时或为“一”字,或为“人”字,从头到尾依长幼之序而排,称作“雁序”。阵头都是由老雁引领,壮雁飞得再快,也不会赶超到老雁前边,这是其礼让恭谦之意。

  雁为最难猎获之物,是因为大雁有智,落地歇息之际,群雁中会由孤雁放哨警戒。所谓犬为地厌、雁为天厌、鳢为水厌,这三种生灵最是敏锐机警,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群雁就会立刻飞到空中躲避,所以不论是猎户还是野兽,都很难轻易接近地上的雁群。

  雁之信,则是指野雁是南北迁徙的候鸟。因时节变换而迁动,从不爽期,至秋而南翔,故称秋天为雁天。这仁、义、礼、智、信的五常,即便至圣至贤之人也未必能够做足,所以依靠猎雁为生的雁户,无不敬重野雁品质。

  雁户猎雁的器械称为“雁排”,是在一个渡水木伐子上铺设排枪。先把排子隐藏在芦苇荡深处,然后再由身手矫捷的雁民,身披蓑衣,头插雁翎,寻着雁踪,偷偷潜行到雁群栖息之地,约是离着一箭之地便不能再接近了,否则必然惊走雁群。

  雁户们潜伏至深夜,看那月冷星稀之际,便突然点起一支火把。雁群中哨戒的孤雁好不警觉,立刻振翅示警,也就在这同时,雁户急忙把火把浸到水中熄灭了,继续悄无声息地隐蔽不动。那些大雁从睡梦中惊醒,正要展翅腾空逃命,却发现四野茫茫,一片寂静,不免怀疑是那孤雁误报,便嘈杂着责备了它一阵,随后放下心来继续歇息。

  雁户们躲在四周,听得群雁逐渐安静下来,知其已然熟睡,就再次点起火头,孤雁尽忠尽职,立刻再次报警,而雁户们仍是熄灭火把。如此反复几回,雁群都被搅得心神俱疲,它们长途迁徙,本就疲惫不堪,又被孤雁一而再、再而三地惊扰起来,而芦苇荡中哪有什么险情?最后终于恼火起来,活活将那孤雁啄死。

  却不知如此一来,正是中了雁户的诡计:一是失了放哨的孤雁,再者三番两次的惊扰,早已是困乏难挡,警惕性放低了许多,雁户们趁此机会,牵动排枪四下合围。待到那些野雁发觉大事不好,从睡梦中猛然惊醒过来,再想逃脱已经晚了,都被雁排的射程罩住,大多难逃中弹身亡的厄运。这个猎雁的法子,唤作“打孤雁”。

  雁户们依靠猎雁过活,也只勉强糊口,常被官府盘剥压榨,赶上离乱岁月,更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其中便有许多人仗着身手敏捷,藏身在芦苇荡里,劫杀过往的客商,做些替天行道、杀富济贫的勾当,也算是绿林响马中的一路。

  后来这伙人都被马知府招了安,编为灵州团勇,号称雁营。如今营管阵亡,图海将军就推举张小辫儿去统辖此营,因为图海暗觉张小辫儿查出将军府里藏着妖道,让他十分地下不来台,又恐此人日后成为马天锡的左膀右臂,心中自是阴恨起来,打算找个机会要一举除掉这些心腹之患,这正是“朝中奸党横行日,天下英雄失意时”。

  张小辫儿却还道这是上官抬爱,他哪里晓得官场上明争暗斗的险恶之处,于是带着孙大麻子和黑猫,大摇大摆地前去应职。想想那雁营里,少说也有八九百号兵勇,如今都要听张三爷的号令调遣,真是得意非凡。

  雁营中的老营管死后,营中以其子“雁排李四”为首。这李四不过二十几岁,是雁民出身的闹银响马,擅能扎排使铳,故此得了个绰号,唤为“雁排李四”,又素有神手之称,手中火器百发百中。他还有个自小相依为命的妹子雁铃儿,生得眉目秀艳,体态绰约,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家,胜过《水浒》扈三娘,不让《西游》罗刹女;除了能征惯战,更有百步穿杨的手段,随身一张雁头弯弓,七十二支雁翎箭,向来是箭不虚发,发必应弦,此时也着了男装,跟随在营中征战。

  雁排李四早就觉得充为团勇给官府卖命,虽然出生入死,却不似官军那般有粮有饷,远不如在黄天荡里杀人越货来得痛快,何苦屈身小就,终日受人管制,靠吃着顺气丸才能度日。正思量着要带兵反出城去,到时候天是王大,老子就是王二,管你什么清军太平军,只要胆敢进得黄天荡来,便随着爷的性子,一发杀个痛快。

  正这时,忽闻灵州捕盗衙门里的张牌头要来统领雁营。雁排李四是足踏风云,气冲牛斗的傲骨之人,最喜爱结交天下豪杰,心想:“久闻张牌头大名,听得耳朵也快起茧子了,既有机缘,何不会上一会,看看他是否果真是个出众的好汉子,然后再走却也不晚。”当下出来相迎。

  谁知双方一照面,雁排李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瞧那张小辫儿猴里猴气的一脸泼皮相,歪戴帽子斜瞪着眼,小号官服穿在身上都显得肥大,肩膀上还架着一只黑猫。只有旁边那个麻子脸,倒是生得虎背熊腰,只看那身量步法,料来也是得过些传授的壮士。

  但灵州自古就有拜猫仙的风俗,雁民们也尊猫仙爷爷,一见张小辫儿肩头蹲着只黑猫,雁排李四等人便不敢太多轻看于他,当即上前抱拳行礼,可心中却是有些尴尬,不太相信就凭这个泼皮般的小子,怎有本事剿杀老鼠和尚和白塔真人那伙巨寇。

  张小辫儿惯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又得林中老鬼指点,知道雁营之中多是草莽之辈,便也抱拳拱手,直接就问李四等人,诸位好汉,以前可都是啸聚山林的响马?

  雁排李四和雁铃儿等人闻言吃了一惊,雁营如今是受了朝廷招安的团勇,官家早就表示对以前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不知他又提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官府变了心意,要去了我等不成?想到此节,不禁个个戒备起来,悄悄将手按在了腰刀的刀柄上,只等潜伏的官军蜂拥上来,就亮出家伙拼他个鱼死网破。

  谁知张小辫儿却大言侃侃地说,想我张家祖上就有人做过响马盗,当年在绿林之中,那也是有字号有踪迹的人物。自古以来,响马多为明盗,遇到过往的客商大户,先是放出一支响箭为号,这才现身出来拦住去路,并要念动劫山赞子说:“此山是爷开,此树是爷栽,要想打此过,十个驮子留九个,牙蹦半个说不字,嘿嘿,一刀一个草里埋。”这就叫明目张胆,连马颈上也要系着铃铛,走到哪儿响到哪儿,如此方才算得上是梁山本色的明盗响马了,绝不是寻常的草寇毛贼之流可比。世人愚眼俗眉,哪识得咱们响马子的来历,更不知咱这绿林义气,从来就不是那些龌龊儿男能学得来的。诸位既然是响马出身,想必都是慷慨洒脱的当世英雄,让小弟有幸得遇,实是三生有幸。

  张小辫儿前两天曾和孙大麻子暗中掘藏,找出了白塔真人生前埋在城内的一匣子金洋钱。他信从林中老鬼之言,唯恐聚多了钱物招来祸端自毁前程,在没做上高官之前,不敢再动贪念,此刻只好忍痛割爱,把金洋钱全部带到营中,当场分给众人,以表结纳之心。

  古人言:“士为知己者死。”张小辫儿这几句话果真是说入了巷,满满一匣金洋钱更是动人眼目。那雁排李四等人俱是豪杰的襟怀、草莽的性情,一听之下无不动容,都觉得先不论张营官本事如何,单只这番器量,以及仗义疏财的手段,也称得上是宰相之才了。能够说出这等言语,绝非凡品,此时虽然只是个雁营营官,想来日后必成大事,而且同为绿林一脉所出,我等将来如能跟随在侧,怎不得他些好处受用?于是尽皆心服,当场推金山倒玉柱,呼啦啦拜倒了一片。为首的李四说道:“虽然我等多是出身于尘埃之中,却也颇知英雄典故,曾见古今事迹,晓得世间义气二字最重,如蒙张三哥不弃,愿先就此结纳了。今后同生共死,荣损相连,不论刀山火海、枪林箭雨,永远追随左右。”

  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当时的民团兵勇当中,多有拉帮结伙拜把子的风气,若不用此,便难以在军中立足。这也该着是他们前世的缘分,命中天数近合,一见之下,都觉意气相投,愿意拜把子结为生死兄弟。择日不如撞日,雁营众人当即就撮土为炉,插草为香,张小辫儿、孙大麻子、雁排李四、雁铃儿,以及营中几位雁户出身的哨官,一同跪倒在地,双手抱拳,用大拇指指向自己心口,当着那只黑猫,对天盟誓,念起“插香令”来。其令曰: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万众齐志,名标青史。

  江湖一把,功业千秋。

  香火在手,歃血为盟。

  张小辫儿幸得林中老鬼点破了自身命数,只用三言两语,便凭空得了一班好汉子以性命相交,真乃如虎添翼。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如此一来,何愁大计不成?

  这正是:“逢山必要先开道,遇水还得早架桥。”欲知张三爷率领着雁营何去何从,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赞(9)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仿呢吧,这是我的魂儿
    韦小宝2016-03-23 12:47: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