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错乱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些洞口虽说也是呈拱形,但宽度明显小了很多,基本只能供一人出入,而且排列得十分紧密,不像是作为通道来使用的。

  而且看到这些石洞,我居然隐约还有一丝熟悉感,再凑上前仔细一看,不由得大骇。石洞果然是封死的,里面放置着一尊金属人像,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东西,那居然是一口人形棺。

  我第一次见这东西是在灵宫后的一个祭祀室里,当时我们还戏称其为纳米材料,而眼前的这些人形棺也一样,表面光亮如新,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侵蚀。

  我对胜男道:“不要碰这些人形棺,里面可能都是活尸,这么多十分的危险!”我绝不是危言耸听,那东西的厉害我可是见识过,我们的武器都在坠落的过程中丢失了,眼下手无寸铁,随便蹦出来一个我们都顶不住。

  “活尸?”胜男不信地道,“怎么可能,什么东西能保存这么长时间?封在这里面还能活?”

  我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却不敢大意,我对她道我们现在处的环境不同,什么事情都不能按着常规的思维来理解。

  “这东西我见过,南陵的先民也用这种东西,非常的邪门,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我一边说一边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周围全部都是这种石洞,无一例外地都摆满了这些人形棺,我们方才进的是唯一的入口,也就是说这里是个死胡同,有进无出。我不放心地又小心检查了一番,依旧如此,当下颇感失望,又不愿在这里再耗费时间,于是转身原路返回。

  这里的岔道实在太复杂了,我们都有些沮丧,按照这样的走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出口,而且冤枉路走得越多,我们的体力消耗得越快,情况对我们越不利,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困死在这里?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这时胜男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她问道:“喂,你说你之前在上面见过和那种人形棺一模一样的东西?”

  我很肯定地回道绝对错不了,那东西对我冲击力太大了,怎么可能记错,当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种人形棺的自净功能,当属世间罕见,如果有机会带出去一个,保准是轰动一时的重大发现。

  胜男继续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还会多一点希望,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脑子一片混乱,也不想动脑筋,心道你有什么发现直接说呗,干吗还来考验我,动脑筋和说话都是劳气伤神的,咱们这情况可没精力再折腾了。

  胜男也意识到了这点,很快也就不再卖关子了,直接道:“你发现没有?从相似的古城到诱捕蜈蚣,再到这种人形棺,似乎南陵的很多东西都是完全仿照这里的遗迹,我认为南陵其实就是这个可能曾经存在的地底王国的地上版本!”

  我点头称是,心道我也早就看出来南陵是山寨了,可这对我们又有什么帮助,所谓多一点希望又从何谈起?

  胜男补充道,根据他们所掌握的资料,南陵最早的居民其实就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经过多年的繁衍生息,最终适应了陆上的生活,渐渐形成了以狩猎为主业的简易文明,最后受汉化影响,慢慢过渡到农耕文明,直至建立政权。所以这里很可能就是南陵最早的居民生存的遗迹。

  胜男道:“如果南陵的古城是完全仿照这里建的,那如果按正常的古城来看,出口会设在什么地方呢?”

  我略一思索,觉得不无道理,但即便这样,要找到出口还是比较困难。胜男所说的这一切只能说明这个遗迹和南陵古城是存在密切联系的,很可能有直接相连的通道。但我们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时间问题,如果铆足了劲头去找,说不定能找到,但那时候我们已经饿得眼睛都没力气睁开了。

  事情已至此已经别无他法了,我们顺着原来标示的路线返回,重新又添置了一些标记,以备不时之需。

  走了一段,我便感到有些不对劲,这种感觉说不好,仿佛我们走的路和之前的不一样了。我只当是自己大脑错乱了,也没怎么在意,就在这时,胜男突然停下了脚步,弯腰去看之前我们布的那些标记,接着很吃惊地对我道:“奇怪,这些标记不对,和原来的不一样了!”

  “这怎么可能!你该不会记错了吧?”胜男这么一说,我当即眉头一皱,之前那种感觉便越加明显了,但我还是安慰她道,“这里的岔道都很乱,你记错也是正常的。”

  胜男很肯定地道:“不会的,这些记号都是我标的,我记得很清楚!”胜男解释了她所做记号的特点:这些标记都是十字形的,用大块石头表示反方向,用小块石头作指示箭头,十分有规律,记号左边放一块大石头,右边放一块小石头。胜男在丛林中也是这样做记号,她说这样特征明显的记号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被动物等各种因素破坏。

  再检查完几个我们留下的标记后,胜男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一边摇头一边不敢相信地对我道:“不可能的啊,这些记号好像被人动过!”

  胜男强调的是记号被“人”动过,我自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因为我看到的所有标记不是单纯地遭到破坏,而是方位和指示方向都发生了改变,如果按着这样的标记走下去,是不可能回到之前的出发地的。对方显然发现了我们做的这些标记的规律,有意识地误导我们,除了人以外,其他东西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我不由得吃了一惊,那会是什么人呢,阿东那小子吗?想着我又觉得不可能,且不说在这里碰上他的可能性有多大了,就算真的是他,大大方方现身就是了,没必要和我们玩躲猫猫啊,总不至于是存心消遣我们吧!难不成,这里居然还存在着上古的先民?

  傻子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有多低,可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做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单纯地想困死我们吗?可直接偷袭我们把我们干掉不是更简便吗?何必费这劲!

  胜男也在纳闷,这时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随即道:“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两个,除了搅乱我们的视线困住我们外,另外的可能就是通过这些标记来指引我们抵达某个地方!”

  胜男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显然赞同我的猜测,不过我还有些顾虑,又补充道:“对方会指引我们去什么地方?会不会又是个陷阱呢?”

  话刚说完胜男不假思索地道:“不会的,既然他这样做了,就绝对不应该有陷阱!”

  我听了随即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胜男自信地对我一笑回道:“这就是直觉,女人特有的直觉!”

  我苦笑一声,心道你也别太迷信什么女人的直觉,万一你这直觉不准,咱可就报销了,还是理性一点的好。

  胜男随即也补充道:“不难想到的,我们现在四处都是破绽,根本就没有和对方对抗的实力,要摆平我们太容易了,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

  这话不难理解,也的确有几分道理,我们稍微宽了宽心,同时也横下了心,顺着对方给我们标的方向走。

  按着标记的指引方向,我感觉我们离之前的入口越来越远,渐渐地在往遗迹的深处深入,似乎在进入某个核心部位,而这种感觉简直比趟地雷阵还要难受,我觉得此刻的我们似乎正向着地狱迈去。

  我们摸索深入了足有二十分钟,这时候,前方的标记忽然消失了,眼看着似乎又是断头路。我心道总不会是咱走得太快了,做标记的人跟不上咱的节奏导致的吧?

  我们一边四周张望着,一边摸索着继续向前走,我正待说话,突然感到脚下一打滑,整个身子猛地一沉,径直向前栽去。

  我还没来得及恐惧,整个身子就像掉进了冰轨一样,不受控制地急速向下滑去。我伸出双手四处乱抓,却抓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脑袋,接着就感到整个身子猛地一震,重重地撞到了某个坚硬物上。紧接着又是一下,一个软软的躯体砸到了我的身上,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我听出来这是胜男的声音,这才知道她和我一样失足坠了下来。之前那一番可叫做天翻地覆,我感觉自己几乎是被抛石机抛出去,再硬生生地砸到岩石上,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散了架,疼得不得了,当下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我牙齿都被磕掉了,血水倒流进了气管,呛得我止不住大咳起来,一边四处摸索一边对胜男道:“你怎么样?”

  “我还好,没想到会这么不小心!”听她的口气,我断定她的情况比我好很多,这还得感谢我恰好给她当了垫板,最重的一下帮她挡了。

  胜男问道:“你没事吧,我们的冷烟火还在不在?”

  我麻木地伸出手摸了摸,背上的背包依旧在,冷烟火只剩两根了,感觉还没有损坏,应该可以用。我当然明白胜男是什么意思,她肯定认为现在所在的地方不安全,想看下四周的环境。

  从产生的回声来看,我感觉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非常的空旷,而且非常的大,似乎原本紧密的山体中突然有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我抽出一根冷烟火,挣扎着爬起身,迫不及待地打开,光亮迅速地腾起,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接下来,眼前的一幕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分享到:
赞(1)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