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崔老道射天狗(1)

  老早以前,还有皇上的时候,北京城九座城门各有一个镇物。阜成门的镇物,是个刻在瓮城门洞左壁上的梅花。因为阜成门运煤的多,城下住的全是煤黑子,很多拉骆驼的苦力也在那儿住,没几处像样儿的屋子,净是“篱笆灯”。篱笆灯可不是灯,穷人住不起砖瓦房,竖几根木头柱子,搭上大梁,挑起个架子,屋顶铺草席子,秫秸杆儿涂上白灰当墙,人住在里边,这叫“篱笆灯”。

  穷苦力住的“篱笆灯”当中,有个摆卦摊儿的。算卦的先生三十出头,本是传了多少代的财主,积祖开下三个当铺,一个当古董字画、一个当金珠宝玉、一个当绫罗绸缎,可是传到他这儿落败了,万贯家财散尽,携儿带女在京城卖卦,凭胸中见识对付口饭吃。

  在他对面,是个补靴的皮匠,三十上下的年岁,脸上是虎相,老家在山西,拉了一屁股两肋都是饥荒,迫不得已到北京城搬煤,连带缝鞋补靴,成天起早贪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打算存几个钱,给老婆孩子捎回去。算卦的心眼儿好,见皮匠无依无靠,赶上阴天下雨摆不了摊儿,总让皮匠到他家中吃饭过夜,一来二去,两个人有了交情。

  有这么一天,皮匠从他老乡手中得了一件宝物。他那位老乡是个掏坟扒墓的贼,前不久掏出一个翠玉扳指,溜光碧绿。清朝王公贵族骑马射箭,手上都有扳指,一般人可用不起。东西是好东西,又急等用钱,有几个钱好出逃,可是天子脚下,王法当前,谁不怕吃官司?一时找不到买主,只好来问同乡。皮匠以为有机可乘,拿出辛辛苦苦攒了三年的血汗钱,换了这个扳指。他也不摆摊儿了,一路跑来找算卦的。关上大门,他让算卦的点上灯烛,从怀中掏出个布包,里外裹了三层,一层一层揭开,一边揭开布包一边说:“我一个臭皮匠,在北京城举目无亲,多亏老兄你看得起我,一向没少关照,正不知如何报答,天让我撞上大运,从盗墓贼手上得了一个扳指。这个东西了不得,清朝十大珍宝之一,老罕王统率八旗军进关,一马三箭定天下,扣弦用的扳指!”

  算卦的吓了一跳:“从墓中盗出当朝王公的陪葬珍宝非同小可,须知皮肉有情,王法无情,北京城中做公的最多,万一让眼明手快的拿住,那可是全家抄斩灭祖坟的罪过!”不过在烛光底下,往打开的布包中看了一看,他倒放心了,对皮匠说:“你啊,赶紧出去买块冰,镇上它!”

  皮匠直纳闷儿:“怎么个意思,要冰干什么?”

  算卦的说:“买打眼了,冰糖做的,不拿冰镇上,不怕化了?”

  北京城到处是“撂跤货”,纵然是活神仙,你也保不齐看走了眼,以为捡个便宜,到头来只是吃亏上当。皮匠挣了三年的钱全没了,他为人心窄,一时想不开,出去跳了护城河。

  算卦的追上去,找人借来挠钩,将他拽上河,好说歹说一通劝,又拿了几个钱给他,罢了他寻死的念头。转眼进了腊月,皮匠拜别算卦的,回老家过年。再说算卦的买卖也不好做,听说山西的布又结实又便宜,想去趸一批布,趁年底下多挣几个钱,打定主意,他也带上盘缠去了山西。

  岂料赶上打仗,耽搁了十来天,半路又撞见乱军,他慌不择路躲进荒山,走了几天不见道路。说话到年三十儿了,但见铅云密布,朔风一吹,漫天飞雪,山峦重叠,旷无人迹。算卦的又冷又饿,走也走不动了,以为要冻死在这儿,却见风雪中有个破瓦寒窑,可能住了人家,隐约透出灯火。他见了活路,抢步上前叫门。屋门一开,出来个人,万没料到,住在这儿的竟是那个皮匠。

  皮匠见是算卦先生,一脸饥寒之色,忙将他让进屋,烧了热汤给他喝下去,算卦的这才还阳。二人说起别来情由,各自唏嘘不已。皮匠叫出老婆孩子给恩公叩头,他老婆是一般的乡下女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孩子大约七八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小名虎娃,见了生人也不好意思开口。

  算卦的一路逃到这里,带的东西全没了,一摸身上还有一小块碎银子,北京人讲究礼数,过年见了小辈儿,总要给几个压岁钱。算卦的没有别的东西,拿出这块银子给虎娃,虎娃摇头不要。

  算卦的对皮匠说:“你看你这孩子,多大的规矩,我给他银子还不要。”

  皮匠告诉虎娃:“你叔又不是外人,给你银子你拿了也罢。”

  虎娃仍是摇头,不肯伸手接银子。

  皮匠说:“你娃没见过,解不了这是啥,这叫银子!”

  虎娃说:“这东西有的是,我要它干啥。”

  皮匠说:“憨娃,啥话都说,如若有的是银子,你爹和你叔还受什么穷?”

  虎娃说:“真有许多,前几天上山捡柴,见到一个山洞,里边全是这东西。”

  皮匠和算卦的半信半疑,当天吃罢晚饭,安歇无话。转过天来,风雪住了,皮匠让虎娃带他们俩去看。打村后上山,逶迤行至一处,见那半山腰上,埋了一块石碑,由于年代久远,石碑当中已经裂开,周围长出了蒿草,遮挡得严严实实。虎娃拨开乱草,下边是个墓穴。皮匠让虎娃等在外边,他和算卦的点起火烛,拎了柴刀,一前一后进去,举火一照,石碑内侧有字——“遇虎而开,有龙则兴”。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作声不得。又见四个躺箱,箱盖半开,抚去尘土,里边放得满满当当,全是金银元宝,看得二人眼都直了。墓穴中并无棺材,仅有一具枯骨散落在石台之上,不知是何许人也,旁边摆了一个皮匣子,积满了灰尘。

  二人望枯骨拜了几拜,上前打开皮匣子,匣中是一卷古书,页册陈黄,残破不堪。

  皮匠认不了几个大字,只顾去看躺箱中的金银,他对算卦的说:“天让我父子俩发财,当初不是老兄你救我,可不会有我的今天,四箱金银,应该你我二人均分。”

  算卦的一抬头,借烛光看见皮匠的脸,分明是只恶虎,要吃人似的。

  算卦的是明白人,常言道“说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皮匠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可全听出来了。算卦的心中一掉个儿,忙说:“老弟你这是什么话,不是你收留,我也在山上冻死了,所以说你不欠我的。既是你儿子找到的古墓,里边的东西,都是你家的,命该如此,岂可由人计较。”

  皮匠再三说要平分:“多少你也得拿几个,不拿你是看不起我。”

  算卦的只好说:“干脆这么着,四箱金银全是你的,匣中一卷古书给我。”

  皮匠问他:“书中有撒豆成兵的道法不成?”

  算卦的在烛光下翻了一翻,尽是寻龙之术,看来古墓中枯骨,生前是位“天官”,当地一直有“天官”的传说,等同于有道的真人,明晓八卦,暗通阴阳,有寻龙之术。

  皮匠没见识,他是“井底之蛙,所见不大;萤烛之光,其亮不远”,一看不是神通道法,他也不打算要了,正好分给算卦的。古墓中出来的东西,怎么说也犯王法,分给算卦的一份,不至于给他说出去,他落得安心。

  二人说定了,又对枯骨拜了三拜,扒土掩埋,搬取四箱金银下山。那会儿说的躺箱,乃是乡下放在炕上的大箱子,一头齐炕沿儿,一头顶到后墙,塞得下两个大人,装满了金银,直接搬可搬不动,俩人一包袱一包袱往下背,背了好几天才背完。算卦的不敢久留,别过皮匠,连夜上路。回到阜成门外,他心里还在后怕。他是宅门儿出身,老娘生他之时,梦中有虎来夺,未卜吉凶,因此他单名喆,字是“遇虎”,石碑上刻的前半句“遇虎而开”,指的不是他又是谁?他也看出皮匠是什么人了,穷的时候怎么都行,这样的人你别让他看见钱,见财起意,没有干不出来的事情。

  回去之后,他仍在阜成门算卦,没买卖的时候,他翻看古书,一字一句暗记在心,末页仅有四句:“要寻真龙观真形,阴阳卦数胸中藏。六十四卦无从认,只恐寻龙到此穷……”下配卦图,皮匣子中还藏了一枚官印,上有两行古篆“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他是有慧根的人,别人看不明白,到他手上一目了然,可也不知寻龙之术的来头。打这儿之后,他不光算卦了,还给别人看风水,说得上阴阳有准,在北京城的名头不小。

  怎知有这么一天,皮匠又来找算卦的,说是发财之后,活人该有的他都有了,说不尽有许多快活,又想起了列祖列宗,不仅要造祠堂,还要迁动祖坟中的棺材,来请算卦的给他找块风水宝地。

  算卦的听外边人说“皮匠为富不仁,贪得无厌”,不打算再同此人往来了,可又惹不起这位。他沉吟半晌,说道:“一分宝地一分福,福分不够占不住。无福之人,祖坟埋在什么地方也没用。你可想好了,如若当真要动祖坟,将来你还得多行仁义。不必远寻,你们县城东边的山就是条龙脉。迎神避鬼,坟不定穴,你迁出棺材不要妄动,按我说的时辰抬棺出去,只管往山上走,几时抬棺的绳子断了,棺材落地之处,即是龙穴!”

分享到:
赞(29)

评论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
    明显感觉不一样了,支持
    小编智障2017-06-28 15:42:01回复
  2. #7
    那小孩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七重天2017-05-01 3:54:14回复
  3. #6
    是霸唱写的😍
    匿名2017-03-20 16:03:43回复
  4. #5
    写的不错哎!
    涛声依旧2016-04-16 13:00:27回复
  5. #4
    看这个文风应该真是霸唱自己写的,前面有几部读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根本就不是霸唱写的,又出新书了好高兴,喜欢!喜欢!喜欢!!!
    孙胖子2016-02-09 11:00:41回复
  6. #3
    好棒
    我是人,我不是神2016-02-05 20:07:35回复
  7. #2
    被你吃了
    粽子2016-02-03 13:23:35回复
  8. #1
    我是第一个?~粽子呢?!!!!
    匿名2015-12-31 21:28: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