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赤须土龙(5)

  命在顷刻之际,洞顶忽然出现一道亮光,有个身材胖大的汉子,顺着一根长绳下到洞中,正是先前将我们推进祖庙古井的傻子,他二话不说,将大烟碟儿夹在胳肢窝下攀绳而上,身手矫捷,不让山中猿猱。

  我和厚脸皮在走投无路之际见来了救星,也顾不得再跟傻子算旧账,立即跟在傻子后面攀绳爬出山洞,通天岭中枯死的赤须树着起大火,使周围的岩层纷纷崩塌,火势蔓延到了深处, 我们爬到山顶之时天将破晓,山风冷飕飕的,周老头也在山上,是他带着傻子把我们救了出来,我们三人见了周老头和傻子,不禁恼火,但没有寸缕遮身,样子狼狈已极,有什么话也只好等到返回村堡再说。

  傻子背了周老头,带路走下通天岭,引着我们再次进了飞仙村八卦堡,他挑来水让我们清洗泥污伤口,又找了几件旧衣服给我们换上,来到周老头屋中,他才跟我们说明来龙去脉,原来这通天岭里有赤须树,龙气极盛,埋下尸身可以千年不朽,是块风水宝地,春秋战国时曾是仇尤人的古坟,赤须树根里有赤须虫,被仇尤人称为土龙,奉若神明,据说此虫在僵尸身上吐丝做茧,那些死人被这层茧裹住,许多年后便会复苏活转,到晋国灭掉仇尤,这个秘密就很少有人知道了,直至明朝末年,通天岭山崩地裂,有当年的僵尸从山口飞出,恰好阴阳端公周遇吉路过此地,看出那飞僵不是死人复生,而是土龙借死人做茧生出幼虫,放出来遗祸无穷,周遇吉有心除掉通天岭中的土龙,奈何洞中有水进不去,也没法用火攻,只得带窟子军造八卦村堡,挡住了裂开的山口,又命后人把他死后装在棺材里钉住龙脉,等到山中暗泉枯竭,赤须树彻底死掉,再进去放火烧尽土龙的虫茧,永绝后患。

  昨天周老头贪杯喝得烂醉,等醒过来发现到飞仙村投宿的三个人都不见了,背包却还扔在屋里,他怕外来的人不识路径,困在飞仙村里出事,赶紧找来傻子问是怎么回事,傻子比划着告诉周老头,那仨人揭开祖庙的风水井,飞仙村八卦堡留有祖训,村中的风水井不能随意触动,傻子急了,一脚一个,把三人踹到了井里。周老头大惊失色,怕是要出人命,他让傻子下到井底察看,也没见到尸首,又看井水上涨,推断那三个人进了通天岭,忙到岭上打开封闭两百多年的洞口,紧要关头把人救了出来,多亏这些年通天岭地气散尽,树根里的土龙都已枯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厚脸皮一听这话不干了:“我们招谁惹谁了,谁也没招谁也没惹,平白无故让傻子踹进井里,要不是命大,我们这三条汉子早归位了,这么大的事,几句话就想对付过去?”

  周老头说:“我们一直守着村堡里的祖庙,就是要等通天岭里的赤须树枯死,可这么多年没也人敢进去看个究竟,三位壮士误打误撞进了山洞,一把火烧尽了土龙和尸茧,这也是冥冥中有先祖圣灵护佑,咱飞仙村的人都该感谢你们才是。”

  大烟碟儿说:“有这份心意就好,实话不瞒您说,我们哥儿仨是收古董的贩子,出来一趟不容易,这次不但半路上翻了车,如今连裤衩都搭进去了,既然帮了村里这么大的忙,您总不能忍心让我们空手回去,我寻思您这村里有没有什么传辈儿的东西,您好歹匀出来几件,我先瞧瞧,只要是好东西,我一定按行市给钱,绝不亏您。”

  周老头说:“我们飞仙村虽也有两三百年了,但僻处深山,哪有什么东西能入得了三位的法眼,以前倒是有些祖辈传下的古物,可度荒年那阵子,都搬去换粮食了。”

  我们听周老头说村堡里的古物都在度荒时换了粮食,看他为人忠厚,所言当是实情,不免有些失望。大烟碟儿不死心,问道:“村堡中的盘龙沉香椅还在不在?”周老头说那把蟠龙沉香椅也没了,这样好不好,你们三个人在村堡里看看,除了祖庙里的东西,别的看上什么都可以拿去一件,也不用给钱,算是我答谢你们了。

  我自打进了周老头这间屋子,就看到墙角有个长方形瓷兽,那兽头圆尾圆,四爪蜷曲,放在角落里脏兮兮的毫不起眼,但我似乎在哪见过这东西,指着墙角问周老头:“那是个什么东西?”周老头愣了一愣,答道:“是个枕头。”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