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赤须土龙(1)

  相传女娲伏羲时有赤须树,这虬龙般起伏的树根,色泽赤红如血,即使不是传说中的赤须树,它也足够古老,在山岭下盘根错节,大部分已经枯死,有少半仍在生长,它将山脉中的地气水土都吸尽了,以至于飞仙村水土流失严重,无法再耕田种庄稼,山上鸟兽绝迹,明朝末年山崩地裂,没准正是树根在里面拱塌了山壁所致。

  大烟碟儿道:“周老头好像说过,阴阳端公周遇吉将飞仙村造在此地,是为了镇住通天岭中的土龙,当是我就没琢磨过来,什么是土龙,以为是龙脉之类,现在一看,土龙也许是指这些树根啊。”

  厚脸皮说:“那老头跟他祖宗周遇吉一样喜欢装神弄鬼,树跟不说树跟,却说什么土龙。”

  我说:“风水形势中的龙,从来不是腾云驾雾的飞龙,单指山中龙脉,龙脉中定有龙气,正是由于通天岭有龙气,才让一部分树根生长不死,以我的理解,说白了那就是地气,是地下的活动能量,并不完全属于迷信观念,比如这拱裂山岭的粗大树根,用土龙形容也不算唬人。”

  厚脸皮不关心什么土龙,他说:“如果通天岭中有汉代诸侯王墓,咱摸进去掏出几件陪葬的宝物出来,也不枉折腾这么一场。”

  我用打火机照在厚脸皮面前说:“你也不瞧瞧你现在什么样。”

  厚脸皮说:“瞧什么瞧,爷们儿光膀子不算黄色。”

  我说:“你是捏着空拳说梦话,当汉墓是纸糊的?何况通天岭中未必有汉代诸侯王墓,我看飞仙村的布局,还有周老头提到的传说,从里到外透着诡异凶险,眼下是活命要紧,取宝发财的念头得先往后放放了。”

  大烟碟儿连连点头:“万一这次是甘蔗没有两头甜,要么要钱,要么要命,那还是得要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们三个人光着膀子,一边说话壮胆,一边在洞穴中摸索而行,手里只有一个打火机,走两步照一下,黑暗中连大致方向都无法辨别,也不知道打火机中的气体还能维持多久,顺这地势走出几十步,洞穴中有口大棺材,半陷在一条枯死的树根里。

  厚脸皮上前去推棺盖,他咬牙瞪眼使了半天劲,棺板纹丝不动,好像那死人在里头拽着。

  大烟碟儿摸出是石棺,外边覆盖着一层枯苔,伸手抹了几下,显出大片的浮雕图案。

  我拢着打火机以防让风吹灭,凑到近处打量,见棺盖上的图案层次分明,内容是一位顶盔贯甲的军官,骑在马上弯弓搭箭,射死了一头猛虎,旁边有一只猿猴作揖下拜,以前听说阴阳端公周遇吉,行至山中遇到一只长臂老猿,那老猿似通人性,拜在马前,将周遇吉引到一处深谷中,深山穷之地不知从哪跑来一头恶虎,时常咬死老猿的猴子猴孙,周遇吉用弓箭射死猛虎,那老猿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指点周遇吉观看古人遗刻在绝壁上的天书,由此通晓阴阳异术,浮雕在棺盖上的图案,正是阴阳端公周遇吉射虎得天书的经过,显然是飞仙村主人周遇吉的棺材。

  这时打火机的火苗仅剩黄豆大小,眼看不能再用,我瞥见石棺旁边有两个凸台,轮廓像是灯盏,刮去积在上面的泥土,下边有鱼膏灯油,我让那两个人过来,先在附近扯来些干枯的古树藤茎,再缠到木枝上涂抹鱼膏,那鱼膏不怕潮湿,用打火机点上就是火把,绑了两根火把点起来,眼前亮堂多了,我却比刚才摸黑看不见的时候更为不安,暗想:“为什么以飞仙村的层层壁垒尚且不够,阴阳端公周遇吉死后还要用棺材挡住这个洞穴?”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