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吃人壁画(9)

  索妮儿以往听多了萨满神女的传说,一看我们要摘黄金面具,吓得捂住眼不敢看女尸的脸。

  张巨娃说:“姐呀,你在后头可不能闭眼啊,万一你那猎枪搂走了火,一枪招呼到我和我哥身上,那我俩死得也太屈了。”

  我告诉索妮儿不用怕,契丹女尸的脸,不会比墓室里三具殉葬干尸的脸更吓人了,按理说黄金覆面下应该仅是一具枯骨,莽古有倾国之貌,一定极爱惜自己的容颜,灌水银是能保持尸身不朽,可干尸和活人的样子相差太多,以往也只有殉葬的奴仆才用水银防腐,这古墓里又没有棺椁,契丹女尸已经死去千年,保存再好也只是一堆骸骨了,身上穿金罩玉裹了十几层敛袍,又以黄金面具罩脸,撑在尸床上显得还有人形轮廓,敛袍和覆面里头除了几根枯骨可能什么都没有了。

  索妮儿却认为萨满神女莽古不是常人,至少看这契丹女尸的头发,仍是那么浓密乌黑,只是没了活人才有的光泽。

  事到临头,张巨娃也没胆子取下女尸的黄金面具,他先伸手撸下几样金饰和琥珀柄银刀,递给我放进蛇皮口袋里,又将契丹女尸抱住金盒的手挪开,捧下那个嵌着玛瑙的金盒,这金盒有一尺多长。

  我揭开看了一眼,盒子分为三层,头一层只装着几块刻有古符的兽骨。

  索妮儿说:“我知道,这是莽古的噶啦哈。”

  我听说在东北地区,姑娘们喜欢一种兽骨制成的玩物叫“嘎拉哈”,传到关内叫“羊拐”,关外是用猪膝盖骨制成,关内则以羊膝盖骨来做,但都不是这种的东西,这几块兽骨年代古老,表面光润如玉,又刻着犬形符文,各面有赤黑青白几种颜色,也许是萨满老教预测吉凶用的东西,金盒其余两层,分别装着玉璧和大如龙眼的明珠,我不知那玉璧价值几何,只看那珠子让马灯照得泛出异光,只怕灭掉马灯,凭着珠光也可以数清契丹女尸的头发,实再是非同小可,我想起瞎老义说过倒斗最忌讳贪心,凡事不能做绝,琥珀璎珞玉刀金匣皆是身外之物,取之无妨,至于黄金覆面和女尸头下的伏虎玉枕不拿也罢。

  我正想叫张巨娃收手,忽听索妮儿说:“我瞅古墓里的壁画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

  我掩上金盒放进蛇皮口袋,抬眼看向契丹女尸身后的壁画,盯得久了会觉得要被那轮黑月吸进去,可要说壁画在不知不觉间有变化,这我倒看不出来,反正那壁画中间只是黑乎乎的一个大片。

  这时地上插的那柱香也快烧到头了,我本以为这柱香可以烧一个时辰,没成想至多能烧二十几分钟,我对张巨娃说:“差不多了,你要是不敢拿契丹女尸脸上的黄金面具,咱们就赶紧从古墓里出去了,这可不是留之地。”

  张巨娃初时提心吊胆,等他接连从契丹女尸身上撸下几件金饰,一看没出什么事,贼胆更壮,拿一件是拿,拿两件是拿,全拿了也是拿,当取不取,过后莫悔,想来想去,他还是要摘契丹女尸头上的黄金覆面。黄金覆面后头有玉搭扣,张巨娃用手揽住契丹女尸的头,解开缠在发髻中的玉扣,粗手笨脚忙得满头是汗,解了好几次才解开,此刻地上那柱香早也烧尽了。

  我不明白二老道为何非让我们在香灭前离开古墓,但这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扯着张巨娃说:“别拿黄金覆面了,快走!”

  张巨娃还舍不得撒手,那黄金面具已经被他揭掉了。我和索妮儿站在张巨娃身后,仅有一盏马灯照明,看不到契丹女尸的脸,也不知张巨娃看见了什么,黑暗中只听他叫了声:“哎呀我的哥呀,吓死我了!”惊呼声中,他如触蛇蝎般闪到一旁。

  晃动不定的马灯光影下,我和索妮儿看到了契丹女尸的面容,这个被人们说成有倾国之色的萨满神女,在黄金面具下却只有一张枯树皮似的脸,深陷的两眼和嘴部像三个黑窟窿,如同壁画上的黑月一样可怖。

  契丹女尸也许在生前受到那个噩梦的纠缠,死得格外痛苦,难怪把张巨娃吓得不轻,我看在眼里,也感到头发根子直竖,口中对张巨娃说:“让你别摘女尸脸上的面具你非要摘,把自己吓着了不是?”可侧过头一看,刚才躲到一旁的张巨娃却不在那,他如果逃出墓室,我不会听不到脚步声,活生生的人怎么会在一瞬间突然消失?

  索妮儿骇然道:“人呢?撩了?”

  东北话说“撩了”,是说跑了的意思,我觉得张巨娃不可能撩得那么快,不知怎样作答,只好摸出手电筒照过去找人,猛然发现张巨娃让古墓里的壁画吃了。

分享到:
赞(3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