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镜里乾坤 兵家秘诀(一)

  春秋时”鬼谷子”,世称王禅老祖,曾观天地开辟,知万物之造化,见阴阳之终始,有通天彻地之能,兼顾数术学问,古往今来无人能及。

  当时诸侯纷争,天下不安,正值英雄豪杰建功立业之秋,有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四人,先后拜师于鬼谷子门下,求其传授”兵家秘诀”,以平乱世。

  鬼谷子告诉四个徒弟,兵家秘诀分为”权谋、形势、技巧”三篇,变化无穷,各有所归,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或闭,或弛或张。然而势不相容,因此不能兼顾,只需精通其中一篇,武能安邦,文可治国。

  四个弟子不知三篇兵家秘诀有何分别,都曾请教师傅,愿闻其详。

  鬼谷子便说:

  形势者–善知天时、地利、人和,以此权衡天下形势,度量各方短长,令其或纵或横,或南或北,或东或西,或反或复,或联合,或对抗,使天下形势握于股掌之中。

  权谋者–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以此审情定机,图取制胜之道,拥力而避战,交言而弭兵,不战而屈人,阴谋阳谋,方略圆略,揣情摩意,纵横捭阖,无往而不利。

  技巧者–“攻杀占守,布阵行军,奇门数术,六韬三略,观象望气,言谈辩论”为技巧。学得此篇,当知兵无定策,策无定形,终能穷通变化,鬼神莫测。

  四个弟子听罢,心中各有所想。苏秦出身农家,自幼刻苦好学,胸怀大志,请鬼谷子传授”形势”;张仪乃魏国贵族之后,心机深刻,有为相之才,愿学”权谋”;孙膑、庞涓都想拜为上将军,统兵横行天下,建立盖世奇功,因此想学”技巧”。

  鬼谷子察其先后,度权量能,根据四人短长,分别加以传授。

  不过兵家秘诀实为四篇,除了”权谋、技巧、形势”之外,尚有”阴阳”一篇,相传其中包含隐形藏体之术,混天移地之法,能呼风唤雨,撒豆为兵,斩草为马,为鬼神所忌,不能泄露于世。

  其实兵家秘诀中的阴阳篇,是利用上古三式,从数学的高度抽象模拟了天地万物,演测宇宙间阴阳消长、交替变化的过程,并将其最大限度地用于战争之中,使之产生巨大威力,如果让它流传于世,恐有大乱难定,天下百姓尽受荼毒。

  所以鬼谷子将兵家秘诀中的阴阳篇,分别藏匿于”权谋、技巧、形势”三篇之内,传与四个弟子,让其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生克循环,使天下不致受制于一人。

  从此兵家三大流派出世,彼此在乱世中互为厮杀,表面上看,是权谋克技巧,技巧克形势,形势克权谋。可一旦有人领悟到任意一篇秘诀内的阴阳变化之理,就将生克易位,翦伏群雄,将相持不下的混乱时局归于一统。

  庞涓嫉贤妒能、心胸狭窄,与孙膑二虎相争,终于惨死在马陵道,而孙膑则在齐国成就了功名,著书立说,使兵家技巧广为流传;苏秦出山后居赵国相位,提出”合纵抗秦”之说,并兼六国相印,以形势之利压制强秦,一时间威风八面;直至张仪做了秦国大夫,推行权谋之术,远交近攻,使苏秦的”合纵”坦荡无存,也为秦国最后统一国家奠定了雄厚基础。春秋争霸的历史,终于落下了帷幕,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三大兵家流派的明争暗斗也才刚刚开始。

  东汉末年,汉室衰微,豪强并起,有官宦世家公子,沛国谯郡人,姓曹名操字孟德,生而颖悟,倜傥不凡,少年时有机变之才,然而性喜任侠,游荡无度,不修品行学业,众皆谓之难成大器。

  某日,一位苍髯老叟漫步街前,恰见曹操鲜衣怒马,驺从如云,拥簇过市。老叟目送而去,惊呼:“真国器也,安天下者必为此人,吾当教之!”当即登门求见曹操之父曹崇,当面说明来意,自称为”通玄真人”,曾于春秋古冢中窥得竹简天书,此乃兵家不传之秘,得者翻手成云,覆手为雨,因于街中视曹操气宇不凡,故此愿倾囊相授。

  曹崇见这老叟容貌奇古、谈吐非俗,不敢怠慢,转日就命曹操拜其为师,并嘱之:“自今以往,唯师命是听。”

  从此老叟与曹操独处一室,却并不谈经讲史,而是循循善诱,如有弓箭,即以技射教之;如有管弦,即以音律教之,随其所欲,引今证古加以开导,虽然事近嬉戏,而智识渐开,不出数年,已能熟诵群经诸史,又据其禀性授以兵法权谋,曹操尽测其蕴。

  后值世事动荡,天下将乱,各方招募披甲持戈之士。曹操素有野心,自知精熟兵家权谋,足以带甲百万,与天下群雄争锋,急于到军前建功,又恐恩师再将”兵家秘诀”转授他人,成己之敌,便暗图窥得阴阳奥妙之后下毒加害。那老叟看出曹操用心不善,自恨养虎成患,当即翩然离去,从此不知所终。

  曹操悔之无及,但木已成舟,也只好出仕为官,并在镇压黄巾军的过程中崭露头角,迅速从群雄逐鹿的乱世中脱颖而出,逐次歼灭北方各个割据势力,平定了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建安十三年,曹操占据江陵,统率八十三万人马水陆并进,欲图统一南北,与孙刘联军对峙于赤壁,大战一触即发。

  赤壁之战,双方实力悬殊,以孙刘数万联军,难挡百万曹军雷霆之锋。但深谋远虑的曹操却感到处境极其不利,在营中昼夜难安:一来北兵不服南方水土,军中爆发疫情,士卒多有死者;二来马超、韩遂尚在关西,有后患未除;三是刚刚占据的荆州士民听命于曹军,也只是暂时受兵势所迫,而非诚心归服。此数者皆为用兵之大忌,而孙刘联军虽然仅有数万之众,却凭借天险地势扼守,诸葛亮、周瑜之辈,尤为精通兵家形势技巧,尚能以寡敌众,如果曹军不能一战成功,恐怕将会陷入腹背受敌之绝境。

  所谓”一着棋错,满盘皆输”。曹操虽然多谋善断,当此局面也不禁束手无策,迟迟不敢挥师南下,眼看隆冬已近,军中粮草接济不上,兵士已无厮杀之心,形势对曹军更为不利。

  且说曹操置身危局,心中焦躁烦恼,食不甘味,一日亲自率众前往江边勘察敌情,忽然大雨骤至,波浪汹涌,水流犹如滚汤一般紧急,江中沉沉浮浮似有两条蛟龙相争,不时有血水涌出,曹操见状甚觉古怪,指之询问究竟。

  曹操部下立刻找来知情的当地土人,禀告道:“此非江中之蛟,而是两只巨鼋。那江鼋生来性独,只因窥此处江底洞穴渊深,都欲据此为巢,故而时时相争,数十年来难分上下,每次都是两败俱伤。”

分享到:
赞(0)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4
    搞不懂了。
    柒仔2013-04-09 5:23:43回复
  2. #3
    sf,什么跟什么呀。。。。
    *我是你们的爷爷*2013-02-07 1:10:02回复
  3. #2
    鬼谷子老先生 活了好几百年啊。所以所以。。。。。。。。您的思维再开放点吧。别当史实看
    八百年前一阵风2010-12-26 14:03:40回复
  4. #1
    大哥,这四个人不是同时拜师的,更不可能同时发问。孙膑庞涓是一组,苏秦张仪是一组
    程小叽2010-12-19 0:14: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