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十三章 雪山金身木乃伊

  我们站在冰层上往下看,看来这冰斗并非是大自然的产物,冰壁中封冻着的尸体都摆出一个神秘的姿势,站立低首俯视着斜下方。胖子看后笑骂:“临死还不忘捡钱包。”

  我对他们摆了摆手,别议论了,得赶紧下去把韩淑娜救上来,不管怎么看,这冰窟都透着很重的邪气,绝非善地。

  于是众人赶忙放下绳索,我抄起冰凿拽着登山绳滑进冰窟,随后Shirley 杨也跟着下来。我们俩顾不上看四周冰壁中的死人,赶紧先查看韩淑娜的伤势,身体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就是脸上被坚冰划了几道浅浅的擦痕,人只是昏迷了过去。

  我拿出硝石,在她鼻端一擦,韩淑娜立刻打了个喷嚏,清醒了过来。我问她有没有受伤,韩淑娜摇了摇头,原来她刚才鞋子松了,低头重新绑好,已和众人拉开了距离,当时大伙见终于找到了龙顶,都十分兴奋,所以一时间没注意到有人掉队了。韩淑娜赶上来的时候,一脚偏离了路线,踩破冰壳掉了进来。这里黑乎乎的,就打起手电筒照亮,然后准备发信号求救,但还没等开口,就发现周围全是古代的冰尸,虽然她平时接触过很多古尸,但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毫无思想准备,当时就被吓晕了过去。

  我看韩淑娜没受伤,就放下心来,举着狼眼手电筒看了看四周冰层中的尸体,不像是在献王墓天宫中见到的铜人。这些尸体可能都是活着的时候冻在冰壁里的,鲜活如生,里面一层挨着一层,站得满满当当,很难估算数量,但是能看见的,就不下数十具,虽然穿着都是古衣古冠,但并不是魔国的服饰。

  Shirley 杨给韩淑娜钩上快挂,准备让明叔胖子等人在上面将她拉上去,两人低头准备的时候,忽然都惊呼了一声,分别向后跃开,好像见到地上有毒蛇一样。

  我忙低头往下看,用手电筒照着地下平整光滑的冰面。只见里面有个朦胧的黑色人影,蜷曲着缩成一团,横倒着冻在地下的冰层中,冷眼一看,还以为是个冷冻的超大虾仁。

  我对Shirley 杨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就是冻着的死人而已,不过怎么会摆了个这么奇怪的姿势?”

  Shirley 杨耸了耸肩说:“我根本没看清下面是什么,刚刚是被韩姐吓了一跳。”

  韩淑娜说道:“刚才一看这下面的人影,好像蜷缩成一团,我就想到了胎儿的样子,可是猛然间想到世上哪有这么大的胎儿,所以吓得向后跳开。”

  我让韩淑娜先上去,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添乱。等她上去后我和Shirley 杨在冰斗中商量了几句,这里可能是轮回宗教主的墓穴。埋有邪神妖塔的冰川,一定是后世轮回宗信徒眼中的圣地,他们的历代宗主信徒,大概死后也都葬在此地,这冰斗就是其中一处。地下这蜷缩的黑色影子,大概就是其中一位教主,周围这些人是陪葬的信徒。冰川下环绕着九层妖楼,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冰窟墓葬,不妨把这冰下的教主尸体挖出来,看看他的陪葬品中有什么信息。

  二人商议完毕,也从冰斗中爬回上面,把计划对众人讲了一遍。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以说是四座雪峰各自的冰川交汇之处,形成了一大片又厚又深的冰舌。这里地形凹凸不平,冰沟冰缝纵横,由于建造妖塔的时候密宗甚至还没有成形的风水理论,所以无法使用分金定穴的办法,与其大海捞针一样在冰舌上逐渐排查,还不如先挖这轮回宗教主的墓穴,以此来确定妖塔的确切位置。

  明叔等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自然我怎么说怎么是。安排已毕,在刚才那冰斗旁边插了支风马旗作为标识,就地支起帐篷,由彼得黄和向导初一负责哨戒,防止狼群来偷袭。明叔和韩淑娜负责探险队的饮食,我带着阿香、Shirley 杨和胖子,吃过饭后,就进冰斗中开工。

  这时天色将晚,远处的森林中,传来一阵阵野狼的哀嗥,看来狼王也聚集了狼群,尾随而至了。我听到狼嗥,就想起格玛军医,恨得咬牙切齿,嘱托初一等人小心戒备,然后搬着器械,下到冰斗之中。

  明叔就在上面挂起了荧光灯照明,他是倒腾古尸的老手了,见到这冰层下有具姿势如此诡异的尸体,也是猎奇心起,说不定这就能挖出一具价值连城的冰川水晶尸,于是和韩淑娜一起在上面观看。

  把阿香带在身边,可比点蜡烛方便多了,不过阿香胆子很小,为了预防她吓傻了说不出话,我们还是按老规矩,在东南角点燃了一支牛油蜡烛。

  胖子按我所说的,把生姜汁灌在一个气压喷壶里,先给地面的冰层喷了几下,接下来需要做的只是慢慢等着姜汁渗透进去。

  四周冰壁中封冻着的尸体,都低着头注视着我们将要挖开的冰面,好像是一群看热闹的在围着我们,一言不发地冷眼盯视。胖子说这太他妈别扭了,要不咱们找块布把这四周的冰壁都挡上,实在是看得人心里发毛啊。

  我对胖子说:“你又不是大姑娘,还怕被人看,你就当那些死尸不存在就好了……”我虽然这么说,但也感觉这冰斗里邪得厉害,从来没见过这种陪葬的方式,而且墓主没有棺材,还摆得跟个大虾仁儿似的冻在下面,稍后究竟会挖个什么东西,还真不好说。

  Shirley 杨大概看出来我有点犹豫,就对我说:“轮回宗保留了很多魔国的邪教传统。在英雄王说唱诗篇中,魔国是一个崇拜深渊和洞穴的国家,四周的陪葬者做出俯视深渊的姿势,这大概和他们的宗教信仰有关系,不用大惊小怪。”

  这时生姜汁已经渗透得差不多了,我们便用冰凿风钻开挖,生姜汁是坚冰的克星,万年玄冰都可以迎刃而解,这道冰层也并没有多厚,不多时,就挖掉一个方形冰盖,再下面就没有冰了。我们发现在冰层下粘着鱼鳔,尸体就裹在其中。

  一看尸体,大伙都觉得有几分惊讶,阿香吓得全身直抖,Shirley 杨只好将她搂住,问她是否发现了什么东西,阿香摇了摇头,就是觉得这尸体实在太恐怖了。

  我转头看了看蜡烛,正常地燃烧着,看来没什么问题,这才沉住了气观看冰下露出来的尸体。没破冰之前,所看到的是个黑影,但这时一看,那尸体十分巨大,全身都是白色的,不是尸变那种长白毛,而像是全身起了一层厚厚的硬茧,有几处地方白色的茧壳脱落,露出里面金灿灿的光芒,似乎里面全是黄金。

  尸体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这可能也和轮回宗的教诣有关,死亡后将进行转生,所以将死者摆成回到母体中胎儿的姿态。

  明叔在上面也看得清清楚楚:“哇噻,这是雪山木乃伊啊,不得了,不得了,这具雪山金身木乃伊就值一百多万啊……只不过年代太近了,要是再久一点,比冰川水晶尸也差不多了。”

  我抬头问明叔:“什么是雪山金身木乃伊?”对于这些“骨董”,我们谁也没明叔和他的情妇所知详熟。

  明叔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也下到冰斗。明叔拿着放大镜看了半天,伸手在尸体白色的茧壳上摸了摸,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不会错,绝对是雪山金身木乃伊。”

  这种尸体的处理方式非常复杂,先要将死者摆好特定的姿态,装进石棺,在里面填满沼盐,停置大约三个月的时间,等待盐分完全吸入身体各个部分,取代尸体中全部的水分腌渍妥善之后,再涂抹上一层类似水泥的物质,此物质由檀木、香料、泥土以及种种药品配制而成。

  然后此物质便逐渐凝固硬化,尸体上所有一切凹陷或皱缩的部分,例如眼睛、两腮、胃部,都会自行膨胀起来,形成自然和谐的比例,再于外部涂抹上一层熔金的漆皮,这就是金身,最后还要再用沼盐包裹一层。只有身份极高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

  我和胖子都听傻了,没想到粽子还有这么复杂的制作过程,明叔说咱们动手把雪山木乃伊搬上来吧。但我们一动手发现无法移动,尸体和下面的冰层冻成了一体,极为结实,用手电筒向深处照了照,冰下似乎有很多东西,但是隔着冰层看不太清楚。

  于是再次取出喷壶,把生姜汁喷洒在冰层上,等了一会儿,估计差不多了,于是一冰钎打了下去。不料顺着冰钎穿破的冰层,突然冒出一道长长的巨大蓝色火柱,带着刺破耳膜的尖啸声,直从冰斗的最深处蹿上了天空。

  按轮回宗经书所载,蓝色的火焰与其他的火焰不同,轮回宗称之为“无量业火”,是传说中能把灵魂都烧成灰烬的烈火。谁也没有预料到,这雪山金身木乃伊下边,会藏着如此古老而又狠毒的陷阱。

  幸亏胖子眼疾手快,在火焰喷射而上的一瞬间,将明叔推开,我和Shirley 杨也拽着阿香向后闪避。众人都缩到冰窟的角落里,只觉得舌头尖发干,好像全身的水分都在急剧蒸发。

  无量业火喷射而上的尖锐呼啸声,在狭窄局促的冰窟里,听起来格外惊心动魄。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盼着这股鬼火尽快散尽,如果再没有新鲜空气进来,根本没有人能支撑多久。

  无量业火的呼啸之声终于止歇,互相看了看,好在没人受伤,只有明叔没戴登山头盔,刚才慌乱中,脑袋被冰壁撞了一下,幸无大碍。

  冰窟中的那具金身木乃伊,已被无量业火烧成了一团黑炭,众人惊魂之余,都无心再去看它,忽听上面有人大呼小叫,听声音是向导初一。

  可能是狼群趁着天黑摸上来了,但是怎么没人开枪?我顾不上多想,抢先爬上冰面,只见彼得黄与初一,正在手忙脚乱地抢救韩淑娜。我走近一看,心中顿时一凛,韩淑娜的脸都被无量业火烧没了。可能当时她正俯身向下看,结果刚好被无量业火烧到脸部,鼻子、眼睛都没了,嘴唇也烧没了,黑炭般的脸上,只剩下两排光秃秃的牙齿,和里面漆黑的舌头,十分吓人。

  韩淑娜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初一对我摇了摇头,看来当场就死了。

  我见韩淑娜死得如此之惨,也觉得心下黯然,拿了张毯子,把尸体遮住,免得让明叔看见了这惨状无法接受。

  这时明叔等人也陆续爬了上来,看了看我们几个人,又望了望地下盖着毯子的尸体,刚想问他老婆哪里去了,却发现毯子下露出的大弯鬈发。韩淑娜脸部烧没了,但那无量业火却避开了她的头发。明叔一看头发,便已知道发生了什么,晃了两晃,差点晕倒,彼得黄赶紧将他扶住。

  我对Shirley 杨使了个眼色,让她把阿香先带到帐篷里,虽然不知道阿香跟她干妈感情怎么样,但就凭她的胆子,看到那没有脸皮的尸体,非得吓出点毛病来不可。

  我也不忍看明叔伤心过度,但又想不出怎么劝慰,只好把初一叫在一边,跟他商量,能否把明叔、阿香、彼得黄先带回去,这龙顶冰川危机四伏,他们继续留在这里,难保不再出别的危险。

  初一为难地说,都吉兄弟,现在恐怕想走都走不掉了。你看看这天上的云有多厚,咱们在喀拉米尔山口,看到那些黑颈水鸟远飞而去,看来真的是有寒潮要来了。雪山上一山有四季,天气变得太快,没人能够预测,一年中只有在风速低、没有雨雪的日子能进冰川。五月份是最合适的,现在是九月中旬,按理说也是一个吉祥的时间,但雪山上的天气是不能用情理来推测的,天气说变就变了,不出两个小时,就会降下大雪。

  这里虽然不至于大雪封山,但龙顶冰川的地形非常复杂,这里可能在远古时代,是一个巨大的山间湖泊,所以才有灾难之海的名称。后来经过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得海拔上升,气温降低,整个湖演变成了大冰川,加之偶尔的雪崩,使得冰川越来越厚,里面的地形也越来越复杂。

  夏天的时候,很厚一层冰川都会融化,冰层的厚度会降低许多,所以韩淑娜才会踏破一个冰斗。在气温低的季节里,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而现在龙顶冰川中,许多纵横交错的冰缝和冰漏、冰斗,都暴露了出来。

  进来的时候没下雪还好说,但是山里一旦出现寒潮,大雪铺天盖地地下起来,不到两三个小时,就会把冰川覆盖,冰下脆弱的地方却还没冻结实,掉下去就完了。即使最有经验的向导,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带队涉险,何况狼群也跟着进了山,万一出现状况,它们肯定会来趁火打劫,想往回走,就必须等到雪停了,冰川彻底冻住之后再离开。

  我和初一正在说话,就觉得脸上一凉,这雪说话间就已经下了起来,我忙回去把众人聚集起来,说明了目前所处的状况。要离开,最少需要等两天以后,而且我和胖子、Shirley 杨三人已经有破釜沉舟的决心了,不把魔国邪神的妖塔挖个底朝天绝不罢休,别说下雪了,下刀子也不撤退。

  明叔老泪纵横,尽说些个什么他和韩淑娜真心相爱,什么山险不曾离身边,酒醒常见在床前之类的话。我和胖子以为他伤心过度,开始胡言乱语了,正想劝他休息休息,没想到明叔突然来这么一句:“总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回就顶硬上了,不挖出冰川水晶尸就不回去。”然后嘱托我们,他如果有什么意外,一定要我们把阿香带回去。

  我见明叔执迷不悟,也无话好说,心想我和胖子大金牙这些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很多时候,之所以会功败垂成,不是智谋不足,也不是胆略不够,其实只不过是利益使人头脑发昏,虽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设身处地,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谁也想不起来这个道理了,毕竟都是凡人,谁也没长一双能明见彻始彻终永恒的佛眼,而且我们以前也实在是太穷了。

  等我们商议完毕之时,已经是将近午夜时分了,雪开始下得大了,远处的狼嗥声在风雪中时隐时现。我们把韩淑娜的尸体放在了营地旁边,盖了一条毯子,胖子和彼得黄负责挖一些冰砖,垒在帐篷边缘,用来挡风和防备狼群的偷袭。

  我和Shirley 杨再次下到冰斗中,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确认九层妖塔的位置,但愿能在明天天黑之前把它掘开。

  魔国的坟墓,都有一种被密宗称为达普的透明瓢虫,接近的人,都会被无量业火焚烧成灰烬。我们进藏之前,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这酷寒的高原上,水壶里的水很快就会结冰,根本无法使用,而灌满生姜汁的气压喷壶,足可以把达普的鬼火浇灭。

  不过这安放轮回宗教主金身的冰窟中,突然出现的巨大蓝色火柱却在我们意料之外。经过Shirley 杨的查看,这种火柱可能是一种古老的机关,魔国的鬼火轮回宗不会使用,只是模仿着那种无量业火造了一种人工的喷火机括。金身下是个密封的空间,里面装了大量的秘药,积年累月的绝对封闭环境,使秘药与停滞其内的空气相混合,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气体,触动雪山金身木乃伊,冰层一破就会引发它燃烧。墓主宁肯尸身烧成灰,也不想被外人惊扰。

  在冰窟的最深处,被火焰熔化的冰墙后,有一个更大的冰窟,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一间隐蔽的冰室,看样子是用来放教主陪葬器物的。最中央摆放着一个三层灵塔,象征着天上、地下、人间,灵塔高有一点五米,都是黄金制成,上面嵌满了各种珍珠,众宝严饰,光彩夺目。

  Shirley 杨在四周放置了几根荧光管照明,我用探阴爪撬开塔门。灵塔中层有十多个类似于嘎乌的护身宝盒,以及红白珊瑚、云石、玛瑙之类的珍宝。下边代表地下的一层,都是些粮食、茶叶、盐、干果、药材之类的东西。上层有一套金丝袍服,以及镂空的雕刻。

  我们看到灵塔最高处的雕刻漆绘,与古格遗迹中轮回庙的银眼壁画类似,用异兽来表示方位坐标,中间则有个裸身半透明的女子,那应该就是冰川水晶尸了。从这陪葬陵塔的摆放位置,以及那册古经卷中的描述,供奉邪神的妖塔,就在这冰斗以西,不超过三十米的范围内。龙顶冰川上,少说有上百,甚至几百处轮回教历代教主的墓穴,我们所发现的只是其中之一。这些墓穴都是按密宗的星图排列,拱卫着魔国自古遗留下来的九层妖楼。不用再多找了,有了这一个参照物,配合经卷中的记载,明天一定可以找到最终的目标。

  这间冰室的墙壁上刻着许多恶鬼的形象,看样子灵塔中的财宝都受了诅咒。按我的意思,就是虱子多了不咬,账多了不愁,就算是把这些珍宝都倒出去也无所谓,不过眼下大事当前,也没心思去管这些黄白之物,于是我和Shirley 杨将那灵塔按原样摆好,返回冰川之上。

  我让众人轮流休息,由我和向导初一值第一轮班。我们两人趴在冰墙后,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一边喝酒取暖。不久前还若隐若现的狼踪,此时已经彻底被风雪掩盖,初一说狼群如果不在今晚来袭击,可能就是退到林子里避雪去了。

  我见初一对狼性十分熟悉,又听他说曾担任过喀拉米尔打狼工作队的队长,不免有些好奇,便出言相询。

  初一讲起了他以前的经历,解放前,他家世世代代都是为头人做活,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七岁那年,狼群一次就咬死了几十只羊。这种现象十分反常,头人以为是有人得罪了山神,便将他爷爷活活地扒了皮,还要拿初一去祭神,后来他全家就逃到了千里之外的喀拉米尔定居下来。路上他父亲也被追上来的马队所杀……

  初一每说一段,就要沉默半天,我见他不太想说,也就不再追问。这时夜已经深了,地上的积雪渐渐变厚,火光中,可以见到不远处的积雪凸起一块,那是摆放韩淑娜尸体的地方。我忽然发现那团雪动了一动,忙把手中的散弹枪握紧,举起手电筒照了过去,心中暗想可能是饿狼摸过来偷尸体了,但马上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韩淑娜正手足僵硬地从雪堆里慢慢爬了出来,手电筒的光束穿过风雪中的夜幕,刚好照在她那张没有了脸皮,并且焦黑如炭的脸上,只有她那两排裸露的牙齿最为醒目。

分享到:
赞(105)

评论18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0
    不晓得为什么 看到雪山金身木乃伊就想起了雪姨~
    52012-10-20 10:48:37回复
  2. #99
    英雄王说唱诗篇 说唱?←_← →_→ come on baby go!y∩__∩y
    番茄2012-10-20 10:46:11回复
  3. #98
    我要吃人肉
    独眼狼王2012-10-20 2:32:35回复
  4. #97
    开放的MM请加:2498108700
    色狼2012-10-18 23:33:02回复
  5. #96
    求欲女,有兴趣加 19130037
    红毛2012-10-13 10:51:38回复
  6. #95
    中枪了。哦草.
    大虾仁2012-09-24 14:42:52回复
  7. #94
    想找我聊天的女女加我523865102
    嘿咻2012-09-22 17:28:25回复
  8. #93
    老纸不是不想说,老纸是知道韩淑娜会爬出来,哎哟妈啊,救命…
    初一2012-09-12 0:39:03回复
  9. #92
    老娘是有史以来女摸金校尉第一人!!!╭(╯^╰)╮
    杨参谋长2012-09-07 15:48:23回复
  10. #91
    悲剧了,我们又要打酱油了。
    和明叔一起来的人2012-08-30 4:25:18回复
  11. #90
    声音那么大,为什么不引发雪崩?前期小心翼翼不敢弄出声音。
    明叔祖2012-08-27 1:57:20回复
  12. #89
    我又来了~
    灰太狼2012-08-23 1:44:46回复
  13. #88
    我又出现了 哈哈『看来作者很喜欢我啊啊』
    裸女2012-08-20 4:06:23回复
  14. #87
    评论一如既往地欢乐啊
    小二来两斤酱油2012-08-18 1:52:41回复
  15. #86
    这下没脸见人了
    韩淑娜2012-08-16 7:43:18回复
  16. #85
    杨 给爷生个
    HH2012-08-09 22:29:01回复
  17. #84
    老娘还没死呢!
    韩淑娜2012-07-12 21:26:41回复
  18. #83
    金身木乃姨我找的你好苦
    金身木乃姨夫2012-07-11 7:11:03回复
  19. #82
    真好
    赵硕2012-05-03 8:16:25回复
  20. #81
    瞬间想到了盗墓里的昆仑冰胎……三叔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继续看鬼吹灯。
    满脑子问号看来是腐不起来的某2012-04-29 8:08:02回复
  21. #80
    我了个去啊,杨杨是我的~
    胡八一2012-03-21 2:19:25回复
  22. #79
    头人剥了他爷爷的皮,杀了他爸爸,他恨狼做甚,他杀了那么多狼,应该是狼恨他才对吧,我总觉着狼比人强 借用盗墓笔记里的话,大概是说,最可怕的,是人心
    麦子仲猫2012-02-21 2:17:35回复
  23. #78
    小样,还敢想着用生姜汁喷老朽,看老朽烧死你们!!
    达普老爷爷2012-01-12 6:39:40回复
  24. #77
    你们快来呀,我几千年没吃东西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
    九重妖塔2012-01-01 22:28:24回复
  25. #76
    我怎么觉得这个有点像是纪实的小说 是不是发生的都是真实的啊
    僵尸2011-12-18 4:47:34回复
  26. #75
    其实那姜水已经冻结成冰了
    2011-12-04 23:48:48回复
  27. #74
    你们都赢了。。要不是为了那俩死鬼。我才不会从美国回来呢!
    Shirley 杨2011-11-12 11:53:10回复
  28. #73
    诈尸了
    胡八一2011-11-12 6:26:06回复
  29. #72
    难道得罪了山神,就得扒我的皮吗?又不是我得罪的,死不瞑目啊。
    初一的爷爷2011-11-06 23:29:35回复
  30. #71
    这卷有藏地密码的风格哦 胖子 司令 杨是绝配组合 但明叔带的人太不给力了
    日你错2011-10-25 10:15:05回复
  31. #70
    你們快來!等的著急 嘿嘿嘿嘿
    九重妖樓2011-09-16 19:36:08回复
  32. #69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个就是你的死期
    独眼狼王2011-09-04 23:21:16回复
  33. #68
    还这么多人围观呢。。。
    护国将军2011-09-03 8:59:01回复
  34. #67
    还是新鲜的
    七月七2011-08-28 1:17:36回复
  35. #66
    又诈尸了
    七月七2011-08-28 1:15:58回复
  36. #65
    我飞来打你这只狼
    子弹2011-08-16 1:27:01回复
  37. #64
    神经病,看到那个脸还不得吓死!
    2011-07-04 5:52:15回复
  38. #63
    黄白之物虽说是身外之物,但也不能暴殄天物啊,不要还不如送我算了
    胡司令2011-07-02 22:13:39回复
  39. #62
    你们就把老娘扔外面,冻死老娘了,我要进里面取暖
    韩淑娜2011-06-25 17:08:47回复
  40. #61
    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我。
    十五2011-05-31 17:32:08回复
  41. #60
    谁说这书死9个男的也不死一女的。这不刚死一男就死一女的么
    死了2011-05-15 3:45:09回复
  42. #59
    胡八一,你咋这么能吹呢?那倒斗的事情,你是纯粹瞎编(那你的想象力也忒超人了)的,还是有所耳闻?反正我被你虎的一愣一愣的。
    佩服的五体投地2011-05-07 7:32:05回复
  43. #58
    我要找个垫背的.......................................--、
    韩淑娜2011-04-04 2:30:58回复
  44. #57
    她被我附身了,哈哈!哈
    2011-04-03 19:32:54回复
  45. #56
    韩淑娜,死了都不让人好过呀!又活过来了!有意思呀!
    jackwangwu2011-03-24 23:10:20回复
  46. #55
    嫌啰嗦,就去看文言文
    2011-03-12 20:44:30回复
  47. #54
    胆也太小了点吧
    老胡2011-02-16 0:50:15回复
  48. #53
    这明叔夹喇嘛夹的好窝囊,应该多带几个打手和体力好的说,才带了两个马哥,一个还死了,女人倒带了两个,除了他干女儿,真不知掉他带着老婆干啥用的,不如多带几个男人来的好,又不是没钱招人,这一路上都让胡八一占了先锋。
    无邪同学好天真2010-09-25 1:03:11回复
  49. #52
    以后再也不吃虾仁儿了
    胡云玄2010-08-20 2:37:53回复
  50. #51
    哇~~~~~~~~~
    贞子2010-08-16 22:45:25回复
1 2 3 4